呵呵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仙修炼纪要 > 第三十九章 尝试防御
    铮!

    剑光下发出金铁交击的铮鸣。

    秦涵影微微一怔,心中觉得不可思议。

    她舍弃法术精修飞剑,单以攻击力而言绝对是同辈中的佼佼者,之前遇到的巨兽是有些棘手,可仍未达到足以抵挡她飞剑攻击的程度。

    眼前的这个煞兽,连她的飞剑都无法斩断,防御强的有点离谱。

    慕青岩怒吼一声,手持金戈合身扑上。

    可那黑刺连秦涵影的飞剑都奈何不得,他区区的武道攻击能有何用?

    黑刺飞快的一缩一伸,又刺穿慕青岩的胸膛。

    千锤百炼的金甲然挡不住黑刺毫无声势的刺击,看的众人冷汗直冒。

    好歹有点反应不?

    哪怕是叮或是锵一声都好,让人看到有阻挡的过程,好歹有抵抗的希望啊。

    “活见鬼了,这是什么东西?”

    林牧临危不惧,双手掐动复杂的灵诀,施展二阶法术‘玄冰封妖’。

    反正有御雷霞衣护体,他根本不怕这种物理攻击,有本事击破御雷霞衣的防御再说。

    随着法术施展,寒冰的颜色由幽蓝飞速转成深黑色,裹着黑刺形成一根晶莹的黑锥。

    林牧怕玄冰也封不住它,不惜耗费真气增加法术为例,直将‘玄冰’扩大成带刺的三丈圆球,笼罩住黑刺后方的庞大身躯。

    虽然看不见,可从法术传回的感应来看,那物的体积不下一间房屋。

    比不上之前杀死的煞兽王,但远比普通的煞兽庞大,而且实力仿佛还在煞兽王之上。

    咔嚓。

    玄冰碎裂,黑刺电一般从缝隙中窜出,正刺中林牧心口。

    准的令人咋舌。

    “啊!”

    林牧惨叫一声,如中巨锤,不由自主的退了步,只觉胸口一点酥麻转为疼痛,在猝不及防的时间里令心脏痉挛的痛楚席卷身,让他匍匐倒地。

    “痛痛痛……”

    林牧疯狂打滚逃窜,避开黑刺连续的攻击。

    秦涵影瞳孔微缩,飞剑迎上破开玄冰重来的黑影。

    紫光径涨,仿佛一道紫色长虹毫不费力的切入黑影的身躯,将黑影切做两段。

    哗啦啦,内脏血液像是打翻的水桶一样洒落满地,血红色的。

    “原来只是黑刺坚硬而已,身体不堪一击。”

    秦涵影收回飞剑,目光转向林牧,对他身上的那件衣服生出极大的兴趣。

    林牧被路飞白扶起,心有余悸的摸着胸口,忍痛打量妖物。

    那兽身体臃肿肥大,后背及腹下披满黑色硬甲,枝枝叉叉长了许多条细细的长腿,看样子像是一头长偏了的大蜘蛛,极其狰狞。

    它头顶上有一根拳头粗细的黑角,想来是伸出黑刺的地方。

    “好一头凶恶的猛兽!”

    林牧忍者胸口的疼痛赞了一声,道“这头煞兽的黑刺当真是厉害,若非我有宝物护身,肯定也会丢掉性命。”

    秦涵影切下黑角收起,目光随着落到低落的火焰上,关切的对林牧说道“林师弟受伤严不严重?我这里有上好的疗伤灵丹长春丹,林师弟要不要服用一颗?”

    “多谢秦师姐关心,我这伤不算重,不必浪费灵丹啦。”

    林牧挺直身子,目光扫视周围:“火焰势头落下后会有更多的煞兽围上来,你们且退在中心吧,尽量保住性命。”

    最后一句是对扶着慕青岩尸体的五个金甲卫士所说,五人茫然无措的绕着慕青岩的尸体,目光中充斥着绝望。

    数十年间有过数次煞潮,可何时有过这等恐怖的经历,连煞兽兽王都是接连出现,金阙城如何抵挡这样的攻势?

    慕青岩活着,这些人还有主心骨,慕青岩一死,他们的希望数破灭,已然与朽木无异。

    “唉。”

    林牧叹口气,接着说道:“我施展玄冰筑墙抵挡煞兽,请秦师姐以飞剑斩杀靠近的强大煞兽,路师兄就麻烦你帮我护法,以免漏网之鱼靠近。”

    路飞白长吸一口气:“以我的实力阻挡漏网之鱼倒是勉强可以,只是林师弟你不过真气境界,如何支撑得住法术?”

    “行不行试过便知道!”

    林牧神色肃然,双手掐动法诀,那一面方鉴缓缓飞起落到他的脑后,发出莹莹的光芒滋润身躯。

    路飞白和秦涵影各自眼中闪过异色,秦涵影心道这八成便是他家中长辈给的护身法宝了。

    在双月照海鉴的加持下,玄冰墙以众人脚下为中心飞快辐射铺开,在一丈方圆时向上拔起,愈以众人为中心建立封闭的玄冰防御。

    “内里空间越小,能够承受的压力越大,所以中心的空白区域只要留下少许,不过氧气是个难题,要留下通气孔才行。”

    通气孔不能是直的,以免敌人直接攻击进来,而且最好是相互交错连通,不会被人用类似法术的攻击方式快速打进来。

    林牧沉下心思索施展法术,很快就将‘玄冰封妖’这门法术改得面目非,更像是建立一座寒冰要塞。

    只取玄冰封妖法术中转换成玄冰的符纹,然后便是更改玄冰的结构而已。

    可惜没有学过土木工程,不懂如何才能把房子建立更牢固,不然就能开创一门更强大的防御法术。

    冰墙刚升到齐腰高,紫色光华于黑暗间闪过,两段黑狼的尸体落到地上。

    秦涵影御使飞剑斩杀逼近的煞兽,剑光一转照亮周围的空间,一排狰狞的煞兽缓缓逼近冰墙,来的无声无息。

    “有头领指挥!”

    秦涵影心下了然,剑随意动,飞剑仿佛一道电光从成排的煞兽中撕开口子,将围绕玄冰的煞兽尽数斩杀。

    融灵境的修士已经超脱凡俗,煞兽即便强大,也无她一合之敌。

    林牧没有分心在阻敌的事情上,事实上也无需他分心顾及,秦涵影一柄飞剑扫荡四方,只见紫光匹练过处残躯断肢遍地,威势无双。

    剑光切开煞兽坚硬的身体,鲜血随之四溢,快速蔓延的玄冰席卷而来,将飞起的血珠冻结在内,似乎将时光都定住了。

    圆壁立起后自向内结成倒盖式的穹顶,一根庞大的兽足从天空垂下,哗啦啦踩碎一片玄冰。

    秦涵影猛的抬头,脸上露出愕然之色,什么鬼?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怪归怪,可实力总不会有假。

    剑光调转,朝上刮起一阵旋风。

    兽足随着旋风寸寸化作飞灰,玄冰将纷飞的血雾冻结,秦涵影放下心来,掐了个剑诀将巨兽切成碎末。

    哗哗哗……

    雨声紧致,衬的煞兽撞击玄冰的声音特别紧迫,压的人心头罩上一层阴影。

    林牧潜心运神催动玄冰法术,真气贯穿周深百脉,心神随着法术不断延伸,扩展到三丈,五丈……

    天地清灵,中有杀机。

    凶煞之气随着破碎的万物生灵在天地间汹涌,一双双充斥凶厉的眼睛,一张张狰狞可怖的面孔,随着玄冰的蔓延映入林牧的脑海。

    “第一视角确实好爽,比看电影强太多了。”

    他的心里蓦然闪过这个奇怪的念头,心灵忽然感到一阵奇特的波动,在遥远的前方传来森冷刺骨的锋芒,似乎要将整个人剖开一般。

    脑海里浮现出一柄奇特的凶剑,裹着道道黑气若隐若现,看不清晰。

    但其凶厉之气直冲心神,令人神为之夺,有种无法言说的邪恶魅力。

    波动一闪即逝,脑海里的影像恢复到满是狰狞的煞兽,不过与那充满凶煞的剑影相比煞兽都变得可爱起来。

    林牧从奇妙的境界中惊醒,一时间疑问纷纭,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映照到他的脑海里来?

    看其剑无比凶恶,想来应该又是一件重宝啊!

    林牧眼睛一亮,又自闭目凝神,运转真气施展玄冰法术。

    不过刚才施展法术进入到奇妙境界只是偶然,现在一时间哪里进得去,反而连方才施展的玄冰术边缘也探不到了。

    “不妙。”

    林牧心觉不好,暗道自己太过自大了,竟以为仰仗双月照海鉴的威力能够结下足够坚固的寒冰防御层,可事实上法术的威力不仅仅考虑真气能够输出多少,还要考虑施法人能够控制的范围有多大。

    他此时不过真气境界,神魂自比别人强大,可也只能将玄冰施展出两丈。

    看似无比厚重,可在那如山般的煞兽兽王面前,跟玩具有什么区别?

    “不能纯粹的依靠防御,有双月照海鉴支撑,我的真气恢复速度足以跟得上消耗,既然如此何不以数量弥补攻击的不足?”

    林牧眼睛一亮,立即将手里的法诀一转,开始施展起另外一门攻击类的法术。

    秦涵影眼神不由得转往林牧身上,见他不再催动玄冰扩大,不由得在内心叹息一声。

    毕竟只是真气境界,又岂能真得抵挡住煞潮的攻击?

    说到底还是要靠自己才行,以她的实力,未必不能找出回极乐教的道路。

    咚!

    忽的秦涵影面色大变,高声道“不好,有兽王攻击!”

    “咚~~~”

    玄冰震颤,巨大的轰鸣将众人的耳膜震得嗡嗡作响,恍惚中只见玄冰的墙壁越来越近,众人被冰墙撞的飞起,东倒西歪的跌了一地。

    “好强大的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