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虚斩灵录II > 第十六章 我是来杀你的
    林灿并不知道他自己昏迷了多久,只觉得仿佛坠入了熊熊烈焰之中,炙热的烈焰焚烧着他的每一寸身体,痛到窒息,痛到再也提不起一丝的力道抵挡。

    当他醒来的时候,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被长袍女子拎在手上。

    长袍女子此刻正力的奔跑着,并没有注意到林灿的苏醒。

    “活着真好啊。”缓了一会儿,林灿终于提起了几分力气,朝着长袍女子忍不住叹道。

    听到林灿的声音,长袍女子瞥了他一眼,她的脸色并不太好,看上去十分憔悴,冷声道:“如果你想死,我这就可以把你丢下去。”

    林灿苦笑一声,连忙摇头,道:“我们逃了多久,那家伙还在追吗。”

    长袍女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最好把你余下的灵果给我拿出来,不然那家伙就要追上来了。”

    林灿虽然十分的累赘,但长袍女子十分庆幸自己当初带上了他,若是没有那些灵果的支持,六个时辰不间断的奔驰,她早就被冰魇追上了。

    金色的光芒一闪,一颗金灿灿的灵果送到了长袍女子的手中。

    看着手中的灵果,长袍女子没有丝毫犹豫,几口便吞了下去,根本没有丝毫的形象可言。

    在这六个时辰里,她不止一次的想要从林灿的剑鞘里找到灵果,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剑鞘都没有丝毫的反应,有了灵果的滋补,长袍女子的气息瞬间增长了几分。

    长袍下,女子的目光偷偷的瞥着那柄剑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还好他刚刚脱困,实力还不强,不然我们真的危险了。”看着长袍女子一副紧张不敢松懈的模样,林灿忍不住朝着后面望去,只见身后十分平静,并没有发现冰魇的身影,道:“他还在追吗?”

    “你给我安静一点,你快点告诉我,那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六个时辰我逃了两座城了,那家伙生生的灭了两座城。”目光从林灿的剑鞘上挪开,长袍女子对着林灿吼道。

    即便是面对圣境,长袍女子也有手段能够脱困,可是面对那个冰魇,她穷尽了所有手段竟然险些挂掉,这让她如何不惊慌。

    对于长袍女子的提问,林灿沉默了许久,就在长袍女子忍住将他丢下的冲动,再次开口的同时,林灿这才缓缓说道:“千年前的灵魔霍乱你可听过,冰魇就是五大灵魔之一的冰魔。”

    林灿的话让长袍女子的身子一颤,险些摔倒,惊呼道:“什么,这家伙怎么可能还活着,不是说当初四国三宗,在付出极大代价之后,已经将他们灭杀了吗?”

    千年前,灵魔霍乱,四国三宗唯一一次达成共识,派出无数的强者,在伤亡近半的代价下,终于将灵魔部覆灭,这是一段血史,一段悲壮的辉煌,也是从那以后,四国三宗的关系融洽了许多。

    “他怎么可能还活着。”长袍女子不敢相信的说道。

    林灿摇摇头,道:“你知道他是来自哪里吗,岂是那么容易消灭的。”

    林灿的话让长袍女子微微一怔,只是还没等她开口,林灿突然诧异的问道:“我们这是往哪里跑?”

    “西凉。”长袍女子淡淡的说道:“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那家伙屠了两座城,已经壮大许多了。”

    林灿摇摇头,道:“血食并不能增加那家伙的力量,屠城只不过是不想暴露他的踪迹罢了,至于力量的提升,只怕是寻到了一些对他有益的东西。”

    话刚说一般,林灿突然一怔,随即说道:“你说我们要去哪?西凉?”

    长袍女子点点头,道:“西凉王,东方歧可是圣境惊天境的强者,若是他也挡不住,那我们就真的没希望了。”

    长袍女子话音刚落,被她拎在手中的林灿突然开始挣扎起来,拼命喊道:“我们不能去西凉。”

    “别乱动。”长袍女子不知道林灿为什么不让她去西凉,现在除了西凉,他们已经无路可去了。

    “我拜托你,去哪里都可以,我们别去西凉好吗?”被长袍女子喝了一声,林灿突然停止了挣扎,对着长袍女子乞求道。

    事到如今,除了西凉,附近再没有能抵挡冰魇的力量,如果不去西凉,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可是看着林灿乞求的模样,长袍女子竟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从遇到林灿的那一刻起,这是长袍女子第一次见到林灿如此卑微的模样。

    “为什么。”明明是要拒绝的,可是话一出口却是变了模样。

    “因为。”林灿不知道如何开口,此时的他是自私的。

    “有一个人。”林灿正要开口,一股寒意瞬间将二人笼罩,生生将林灿的话堵了回去。

    只见身后的天际,一道身影急速而来,虽然相隔还很远,但那股杀意早已将他们笼罩。

    长袍女子没想到冰魇这么快又追了上来,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是用什么手段锁定追踪的,不过既然已经追了上来,再抱怨已经没用了。

    “我们已经没的选了。”长袍女子朝着林灿看了一眼淡淡说道,伸手入怀,掏出一枚玉符,与之前纸质的符阵不同,此符浑身通透,乃是用上品的良玉雕刻的玉符,俗称千里符。

    “这是最后一枚了。”

    长袍女子之所以能够带着林灿摆脱冰魇的追踪,指的便是这千里符,如果这最后一枚再不能让他们摆脱冰魇,那么就真要认命了。

    见到长袍女子掏出千里符,林灿眼中闪过一道坚毅,剑鞘在她的手背一拍,林灿便从长袍女子身上摔了下来。

    林灿的举动让长袍女子惊讶,她不明白林灿究竟要做什么,难道他想死吗?

    看着手中的千里符,长袍女子眉头微皱,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没有林灿的约束,长袍女子的动作反而更快了一些,短短片刻,便跑出了很远。

    刺骨的寒意并没有消失,千里玉虽然被长袍女子握在手中,却并没有使用,下意识的回过头,长袍女子见到,林灿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等到林灿抚掉身上的草泥,再次抬头,寒冷已经将他笼罩,冰魇的身影就屹立在他面前。

    “被遗弃的滋味不好受吧,不必惊慌,你马上就要死了,她也逃不掉。”在冰魇看来林灿是被长袍女子遗弃的,为了活命,林灿便是她的牺牲品。

    就像一千多年前他们的命运一样。

    “不,我和你们不一样,我不是被抛弃的。”刺骨的寒冷让林灿的声音有些颤抖,缓缓的举起剑鞘,金色的光芒将他笼罩其中。

    “我是来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