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太虚斩灵录II > 第十五章 背我
    不用老者解释,林灿和长袍女子自然明白,这老者就是三图真人本人了。

    只是没想到,他的遗骸中竟然还留了一道神魂,这道神魂显然要比之前的那道强大,其目的,似乎是为了困住他身前的那个家伙。

    三图真人只是朝着四周望了一眼,便已猜到了大概。

    没有继承他的衣钵,破开了这禁制,从此后,他再没有力量来制约这恶魔了,本想为了后人留下希望,以他的衣钵,再加上残存的神魂,以特殊的法阵加持,将它的力量化为己用。

    却不想,世事难料,他的后人不仅没落了,还将魂玉失了,被外人所持,寻到了这里,破掉了他的希望,也放出了这恶魔。

    目光从林灿和长袍女子的身上扫过,微微叹息一声,三图真人并没有去责怪什么,伸手一挥,狼魂布下的禁制便瞬间散去。

    “孩子们,逃吧,去找这片大陆的至强者,告诉他们,冰魇出世了。”

    溶洞顶端破开一道缺口,在一股强大的魂力将二人包裹,林灿和长袍女子被三图真人直接送了出去。

    想逃?

    冰雪中的少年目光如锋,伸手便要将其拦下,三图真人又怎会让他如愿,身影一晃,便拦在了他的面前。

    两个符箓从天而降,落在三图真人的手中,看着手中的符箓,三图真人诧异的朝着长袍女子望了一眼,眼中多了几分笑意。

    “就凭你也想要拦住我?”冰雪中的少年口气十分狂妄,根本没有将三图真人放在眼中。

    “我自然是拦不下你,即便是我盛状态,也不是你的对手,只要给你世间,你将是这世间最为强大的存在。”三图真人并没有反驳,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拥有怎样的力量。

    “那你还不让开。”林灿和长袍女子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少年的脸上怒气瞬间攀升,他并不惧怕什么,只是,想要恢复力量需要一些时间,他不想脱困的消息人尽皆知。

    “昔年我拜师之时,无人愿为我师,说我资质愚钝,拙的很,只有我师父愿意收我,说我不凡,我不甘平庸,亦不愿吾师蒙羞,努力一生,拼搏一世,却依旧籍籍无名。”三图真人自言自语,寥寥几句便道出了他的一生。

    “如今我魂去其二,纵是来世缥缈也与我无关,我凭何惧你。”迎着冰魇锐利的目光,三图真人毫无惧色。

    只可惜符箓只是阵法的一角,若是手握两个完整的符阵,即便不敌,他也有把握将其困上一阵,为林灿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你找死。”少年一挥手,冰蓝色的光芒瞬间凝结,朝着三图真人斩了过去。

    冰魇虽然强大,但他此刻不过刚刚脱困,昔年的阵法磨灭了他大部分的力量,纵是不敌,三图真人也不会让他轻易得逞。

    斩灵剑凭空而现,即便只剩下了一魂,手握斩灵剑的那一刻,三图真人的气势还是攀升到了难以想象的高度,一道虚影在三图真人身后缓缓浮现。

    斩灵的境界分为斩、灵、圣三大境,斩境为斩心,斩意,斩乾坤,只有到了灵境之后,斩灵才会渐渐生有灵智,分为灵魂,灵主,灵衍像三个境界,灵境的前两个小境界只能让斩灵拥有灵智,只有到了灵境的最后一个境界,衍像境,斩灵才能够拥有衍像灵体。

    虽然只是残魂,但当三图真人手握斩灵的那一刻,剑身依旧传来一阵颤抖,仿佛期待已久。

    斩灵的衍像灵体一闪而没,缓缓的融入三图真人的体内,人魂剑魂相融的那一刻,青色的光芒骤然而起,与迎面而来的冰蓝色光芒撞在了一起。

    溶洞外,林灿与长袍女子从高空急速坠下,眼看着就要摔死在地上,林灿刚要举起手中的剑鞘,突然发现长袍女子就在自己的身边,他的脸上突然一喜,飞快收起了剑鞘,一把将长袍女子抱住。

    眼看着就要落地,长袍女子早已做好了准备,可是伴随着腰间的一紧,和背后突如其来的拥抱,长袍女子是又羞又恼。

    手臂一挥,星云锁链在地上狠狠的砸出了一个大坑,借着这股反力,长袍女子与林灿平安的落在了地上。

    双脚刚刚踏在地面上,星云锁链反手便缠到了林灿的身上,下一刻,林灿再次飞了起来。

    刚刚情急之下,林灿只想着如何平安落地,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在他身边的这位和他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融洽,更何况,人家还是一个女子。

    莫名的被一个并不熟悉的男子从背后抱住,即便女子长袍女子脾气再好,也不会善罢甘休,只是想起送他们出来的三图,长袍女子朝着林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转身便跑。

    她并不曾听过冰魇这个名字,不过看三图那般郑重的模样,长袍女子不敢大意。

    长袍女子刚跑几步,被甩飞的林灿又跑了回来。

    “等等带我一下。”

    眼看着林灿靠近,紫色的光芒再度从长袍女子掌心腾起。

    随着星云锁链的出现,林灿的脚步瞬间止在了原地,不过此刻他的脸上非但不惊,反而带着几分谄媚。

    “能不能带我一下。”林灿的话音刚落,长袍女子的身子突然颤抖起来,虽然看不到她的面容,但从她颤抖的身子和星云锁链暴涨的光芒来看,此刻她的心情似乎并不太好。

    林灿自知理亏,不敢迟疑,生怕那蓄劲的星云锁链再次落在身上,手握剑鞘一挥,七八个模样各异的果种落在长袍女子的身前。

    “之前消耗了太多的力气,有了它们,一会儿跑起来你会轻松一些。”

    看着地上的异果,长袍女子先是一愣,而后诧异的看着林灿,这些果种虽然算不上珍惜却也是极为贵重,其中更有一些能够让她快速的恢复体力。

    “冰魇非同小可,以你的状态没有足够的补充根本逃不出,只要你带上我,我能够保证,给你足够的支持。”说着又是一些果种堆在了长袍女子身前。

    “你先将它们收起,短时间内我不能给你帮助了,我需要四个时辰,如果你能够坚持到那时候的话。”林灿的眼皮越来越重,声音越来越小,道:“背我走,不然我们谁都逃不掉,冰魇冰魇。”

    还未等林灿的话说完,林灿的身子便重重的朝着后面倒去。

    就在林灿的身子即将砸到地上的时候,一双纤细的手掌将他拉住,长袍女子看了看地上成堆的果种,又看了看昏过去的林灿,随即冷哼一声。

    要她背一个男子,这种事怎么可能。

    迟疑之际,身后的山体中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长袍女子一挥手将地上的灵果收起,看了看身前的林灿,暗骂一声,一把将他抓起,拔腿便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