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什么都会的仁王君 > 第84章 十八
    第一轮轮空,  第二轮的对手是东北地区的一所学校,八强战的对手是中部地区的一所学校。一路过关斩将,  立海大在半决赛才算是遇到了能一战的对手——狮子乐中学。

    在半决赛之前,立海大的比赛全部都是30直接结束的,单打二都不需要出场,打完前三场就晋级了。这也就意味着,一直排在单打一的幸村,进入全国大赛后还没出场比赛过。

    “我们的目标是,  这一次也别让幸村上场。”狄堂半开玩笑道。

    “上场也没什么。”三枝语气淡淡,说的内容却很霸气,“大不了再遇上坂元,不又是一次60吗?”

    狄堂瞥了一眼三枝,  眼神很复杂,大概含着“你这家伙居然拍马屁”的意思。

    三枝巍然不动我说的是实话。

    幸村眉眼弯弯“前辈说的也是。不过我们也不能大意。”

    俗话说得好,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更别说狮子乐根本没有没落的迹象,比起今年排名骤降的牧之藤来说,更是呈现上升的势态。橘桔平和千岁千里这一对一年生双打,在全国大赛上大放异彩,  表现得比关西大赛时还出色,“九州双雄”的名头也渐渐响亮起来。

    这次作战会议室,自然就提到了这两个人。

    参加了集训的七个人,已经通过真田和仁王双打的比赛,  了解到“九州双雄”的一部分实力了。

    不提其他,  光是“野兽同调”这一招,  就足够说明他们的默契和实力。

    在场上自然要打击对手,  因此可以说出“再花哨也没用,  这又不是真正的同调”这种话。可事实上,在国中阶段,能进入同调的双打组合并不多,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而这一对一年生搭档的“野兽同调”的状态,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真正的同调的前奏了,再让他们成长一段时间,说不定都不用一年,他们肯定可以进入真正的同调状态。

    “不能像之前那样随便抓两个人上场打双打了呢。”幸村含笑道。

    立海大前几轮的出场顺序定的比较随意,带着一点实验性质,实在是看到对手的名字就知道对手毫无还手之力。但遇上狮子乐,就要认真排一排出场顺序了。

    仁王看了一眼自己的任务面板。

    任务周期调整过后,每次他都会在前一个任务结束后拥有一个月的休息时间,也可以说是任务空窗时间,因此这一轮的现实任务也是在全国大赛开始后才发布的。

    既然正好赶上全国大赛,系统也果然“紧跟时事”,颁布的都是和全国大赛相关的任务。

    打赢一场双打,打赢一场单打,打赢每一轮比赛,打赢一些学校……

    扫过前面几行已经完成的任务,仁王的目光停在其中一个任务上。

    特殊任务打败狮子乐中学的“九州双雄”。

    任务解说在关东关西代表队的练习赛过后,狮子乐中学的“九州双雄”,对打败了他们的立海大的双打组合耿耿于怀,期望在全国大赛中一雪前耻。宿主作为打败了他们的双打组合中的一员,需要狠狠打击他们的气焰,再一次打败他们。

    任务提示因宿主在上一次比赛时说过“我可不会再和他组一次双打”,此次任务宿主双打搭档不可以是真田弦一郎。

    就算没有任务提示,仁王也不会再提议和真田一起单打了。

    不合适,也很浪费,真田显然在单打位上更能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不过任务摆在这里,仁王也就只能选择双打了。

    还好他前两场争取到了一次单打三的出场顺序,完成了“打赢一场单打比赛”的任务,不然等到了决赛,看样子他还是只能在双打位上。

    什么时候立海大也有固定的双打组合呢?我也想去打单打。仁王单手托腮,另一只手则举起来,做出类似学生上课发言的样子。

    “仁王?”幸村喊他,“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这两个人,这几场比赛都是在狮子乐中学的双打二的位置上吧?”仁王说,“那这次我也想上双打二。搭档随意,除了真田都行。”

    真田哼了一声,没说话,但表情是“你不说我也不想和你打双打”。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立海大正选中的很多人也不敢相信仁王和真田的双打居然还打的挺好。就比如,鹤守在听狄堂给他描述那场比赛时,每每发出惊呼,怀疑狄堂在开玩笑。

    两个当事人反倒是镇定得多。

    幸村也很镇定。

    他问“还想和他们打吗?”

    仁王便拖长了音“上次他们说要打败我嘛,那我当然要再给他们一个教训。”

    仁王并不是非常睚眦必报(除去某些特定的事以外)的人,这样的说法配上懒散的语气,听起来就很像是借口。幸村笑着听了,也没把这个说法当真。他并不在意仁王为什么要请战。仁王自己愿意打双打,那排兵布阵也要轻松一些。

    他扫了一圈坐在会议桌边的其他人,先是看了一眼柳,又是看了一眼鹤守。

    接到暗示的柳点了点头“那么,就让我在双打二出场吧。”

    鹤守愣了愣“诶?”

    柳半是解释地道“全国大赛上,‘九州双雄’展现出来的球风还要比练习赛时更粗野一些。上次仁王和真田也算是试探出了他们一部分的底牌,我也收集了不少资料。综合来看,我比鹤守前辈更合适。”

    鹤守还想再追问,柳却微笑着接了一句“况且,一年生和一年生的对决不是很有意思吗?”

    鹤守这下不说话了。

    他刚才跟着其他人一起看过了录像,也拿到了柳分发下来的基本资料,认为对付这种暴力网球的选手,他会更有经验一些。但既然柳摆出了“同龄人对决”的说法,那他便不好再争取了。

    只是散会以后想想还是担心,就去找仁王。

    “你可别受伤了。”

    没头没尾的,要不是仁王的精神力从鹤守身上感知到了担心的情绪,他肯定会费解鹤守前辈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的。

    “前辈,你的对手也是暴力网球的选手啊。”仁王挑眉道。

    鹤守和狄堂被放在双打一的位置。让狄堂和鹤守搭档,就比让三枝和鹤守搭档更保险一点。技术上更搭,关系也要更好一些。

    狄堂和三枝私下里商量过高中不继续打网球后,对幸村的态度都变得更“顺从”了,也在辅助幸村进一步建立网球部一把手的威严。这次他也主动自荐去打双打,说是这样更保险。

    幸村欣然答应。

    狮子乐就没有球风不彪悍的选手。关西这么多学校里,狮子乐是最奉行暴力网球的一所学校,就连当初的牧之藤都没有这么“暴力”。平等院打起网球来其实不会刻意伤人,只是他本身打法彪悍,气势慑人,才显得可怕。狮子乐反而不同,打球要更“脏”一些。

    鹤守摸了摸鼻子“我当然能对付,我是前辈啊。”

    仁王便笑。

    他笑到鹤守几乎要恼羞成怒了,才揶揄道“前辈,你和柳说这句话了吗?”

    鹤守不自在地看了看旁边“我和你更熟,当然先来找你。等会儿会去找柳的。我可不会厚此薄彼。”

    “原来如此。”仁王就凑近,“前辈承认了和我更熟呀,iyo~”

    鹤守“可以了!你不用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真是讨人厌的小鬼!

    只有一天休息时间,定下出赛名单以后做了简单的配合训练,就到了比赛当天。

    进场时橘和千岁就盯着仁王和真田看。他们一直是双打二的位置,也在猜测立海大的人到底会不会让同样的对手再上场和他们比赛。再打一次的话,他们不会再输的!

    这次,他们不会留手了!

    “给他们一点教训看看,橘,千岁?”前辈们冲着他们比手势。

    橘郑重点头“当然!”

    但团体问候以及简单的热身活动过后,裁判念出来的,却并不是他们心心念念想着的那两个名字。

    “全国大赛半决赛,由狮子乐中学,对战立海大附属中学的比赛,现在开始!双打二,狮子乐中学,橘桔平,千岁千里,对战立海大附属中学,柳莲二,仁王雅治!”

    仁王雅治……柳莲二?

    橘忍不住皱起眉。

    他和千岁走到网前,做赛前礼仪。

    “为什么不是真田?”他问。

    仁王有些意外他真的问出口了。

    勾起唇,仁王用被很多人认证过“听着就有点冒火,很难控制脾气”的语调道“我上次也说过了吧?我和真田可不是固定搭档,我可不想和那家伙再打一次双打了。反正对付你们的话,谁都可以的吧,ua~”

    这在橘耳里,就是“上次也不过是随便组了个组合,就能打败你们,这次当然也一样”。

    他收紧了手。

    仁王却在这时候抽回了手,没让橘捏着自己的手掌。他甩了甩手,故作夸张地吐了吐舌头道“好粗鲁。”

    千岁忍不住按住额头,又按住自家搭档的肩膀“冷静,桔平!”

    橘看了他一眼“我很冷静啊。”

    确实,从表面上看,橘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也没有生气的样子。但了解他的千岁知道这家伙,根本是已经快要爆发了吧!

    千岁叹了口气。

    他也松开手,看了一眼非常平静,什么话也没说,甚至眼睛都没睁开一样的柳。

    立海大的人……可真会挑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