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会治水 > 第五章 喜相见,原是枕边人
    姜宴结束,众人欢散,在涂山氏的安排下,肖亦舒硬着头皮将大禹扶到房中。

    回到房中,大禹恢复清明不再装醉,坐在石凳上继续饮酒:“今日你也乏了,安置吧。”

    在油灯的映照下,肖亦舒莫名觉得这个男人很落寞,她也不劝,如果酒真能消愁她也愿意醉一把,但现下,她看了眼狭小的木榻,“夫君今晚何去何从?”

    “你歇吧,我坐会。”男人手中杯未停,自斟自酌。

    肖亦舒懒得管他,裹着棉被假寐。油灯的光亮虽然昏暗,却让她始终难眠,这是她现代就有的毛病,有光就睡不着。

    男人察觉到她的辗转反侧,“是这光扰着你了吗?”

    “嗯。”女人的回答让他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她嘟囔着求他关灯的时候。

    他吹灭油灯,径直提起酒坛就往嘴里倒。

    肖亦舒很困,可她睡不着,也有些不敢入睡,她努力将呼吸放平稳,装作睡着的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她躺得腿麻了,竟隐约听到男人的哭声。看来治水的压力很大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有点想哭了。

    “亦舒。”几不可闻的一声轻吟,狠狠地敲击在肖亦舒的心上。

    她抱起棉被,赤着脚走向他,男人趴在桌前,一身酒气,她的心被狠狠揪着。

    “昱鸿?”她将棉被搭在他肩上,“是你吗?”

    男人没有回应,肖亦舒凑上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她长叹一声,竟有些不确定了。

    她不敢睡,披了件衣服出门散步,涂山一族是有名的望族,她不用担心有人骚扰。月光洒清辉,夜空中的星星繁密可见,让她的心情稍好了些。

    她坐了一夜,直到云霞染红了天边,方才起身回屋,男人堪堪转醒,看到她以后明显还没反应过来。

    就见她朱唇微张:“暮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意识混沌的陆昱鸿接了下半句,先是一阵迷糊,随即一阵狂喜,“亦舒?”

    “是我。”

    陆昱鸿一把将肖亦舒抱住,不敢松手,“真的是你吗?”

    “昱鸿,是我,我在。”她回抱住身前的男人,终于又见到了。

    两个人紧紧相拥,谁也不愿意放开,直到敲门声把二人惊醒。

    “爷,今该启程了。”大禹的贴身奴仆阿方恭敬地候在门外。

    “这么快?”大禹松开她,改为牵住她的手。

    “爷也可多留两日。”阿方瞧着大禹的模样,先前可是您嚷嚷着要一大早就出发,现在被美人拴住了吧。

    “那便再留两日。”陆昱鸿像小猫一样蹭着肖亦舒的脑袋,“阿方你去和兄弟们说一声。”

    “是,爷。”阿方的声音里明显夹杂着欢喜,老爷在天有灵,少爷终于开窍了。

    肖亦舒靠在陆昱鸿的怀里笑出声,末了,又有些心疼:“你昨天都没吃过东西,我这有很多好吃的果子,都给你吃。”

    陆昱鸿摸摸她的头,“没事,吃你就够了。”

    肖亦舒拍掉头上的手,“不行,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好,都听你的。”陆昱鸿恶作剧地揉乱她的头发,“记得最后喂饱我就可以。”

    失而复得,或许就是二人此刻的心情。本以为这一世只能在这乱世蹉跎,苦苦谋生,所幸还能够执手前行。

    陆昱鸿陪着肖亦舒用早饭,看着石桌上的东西,肖亦舒提不起胃口。

    “你先将就吃点,我瞧过了,这附近有许多野菜,中午给你做点新鲜的。”

    肖亦舒虽然不喜欢吃,但毕竟也在这生活了快一年,加上身边有喜欢的人,仍是勉强用了些。

    “你吃得惯吗?”肖亦舒悄悄地戳着陆昱鸿的腰,很是亲昵。

    陆昱鸿笑了笑,握住她的手,“刚来的时候也难以下咽。后来饿极了就吃下去了。”看到肖亦舒停著,他嘴角的笑意加深,“吃得差不多了?”

    “吃好就歇会,我去附近挖些野菜回来。”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肖亦舒搂住陆昱鸿的脖子,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陆昱鸿一把把她抱起,向屋外走去,屋外的奴仆看到瞪大了眼睛,回过神来都乐呵呵地打趣,果然是小别胜新婚呀。

    肖亦舒被陆昱鸿抱到田野边,不远处是农田,只是这个时代的作物还比较单一,且大多数和现代不同。清风徐来,夹杂着自然的芬芳,肖亦舒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看你脚下。”陆昱鸿把她放下来,指着她鞋边上的一株绿植,像一把撑开的小伞,边缘不平,呈锯齿状。肖亦舒好奇地看了眼,问他:“这是什么菜?”

    “这是绿荠荠菜,适合用来当馅料。”陆昱鸿又指指旁边的几株荠菜,“荠菜以颜色为深绿色、根粗、须长者为佳。那些开花的荠菜已经有些老了,最好不要。”

    肖亦舒连连点头,嘴就像抹了蜜一样,直夸他。

    饶是陆昱鸿脸皮厚,也不好意思了,“知道你夫君厉害了,一会儿给你包饺子吃。”

    “夫君万岁!”

    陆昱鸿带着肖亦舒认了些野菜,又挖了几株荠菜、茼蒿、小根蒜,领着她一路回到厨房。

    这个时候还没有小麦,陆昱鸿把一些五谷磨碎,混着水将就扯了皮子,又去把昨天剩的羊肉剁碎,与洗净的荠菜混合在一块,略略撒上些粗盐,用手调拌均匀……

    这一忙活就又过去两个时辰。

    随着饺子在瓦罐里煮开,肖亦舒迫不及待地用手拿了一个放到嘴里,“呼呼~好烫!”

    翘着烫出眼泪的肖亦舒,陆昱鸿用勺子把饺子沥干捞到碟子里递给她,“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太好吃了。”肖亦舒简直要哭出声来,“自从到了这里,我就再也没吃过饺子了。”

    “不哭了,不哭了,以后我给你做。”陆昱鸿抱住她,“你要喜欢吃,我顿顿给你做饺子,吃到你腻为止。”

    “你也吃。”肖亦舒把眼泪蹭在他的衣袖上,喂他一口饺子,“我们一起吃。”

    “好,一起吃。”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一碟饺子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吃饱了吗?”陆昱鸿摸着她的小肚子,似乎还不够鼓。

    “饱了饱了,肚子都撑了。”肖亦舒一脸满足,“夫君,我们晚上吃什么呀?”陆昱鸿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晚上给你炒几个菜。别老惦记吃了。”

    肖亦舒舒舒服服地窝在陆昱鸿怀里,突然想到什么,端正神色道:“昱鸿,你是什么时候穿过来的。”

    陆昱鸿刮了刮她的鼻子:“我穿过来的时候是大禹去治水的途中,你放心,我可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肖亦舒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心里更加满足,原来他们俩是一起穿过来的。”你不知道生孩子可疼了,要是我们的性别也对调就好了。“

    ”要是知道是你,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受苦。“陆昱鸿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肚子,”我早该想到你会一起穿越的。“

    肖亦舒一直在等他问自己孩子是怎么来的,可他一直都不问,感觉到身边人的逃避与隐忍,她握住肚子上的那只手,陆昱鸿很快回握住,另一只手别过她耳边的一缕乱发。

    光线透过天窗,暖洋洋地照在两个人身上,肖亦舒感觉脸颊有些发烫:“阿启不是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