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会治水 > 第二章 交友
    肖亦舒醒来的时候,身旁多了两个丫鬟。己四站在边上:“夫人身边没人,老夫人实在不放心,让奴才挑了几个下人到您院子里。这两个丫鬟您就留在身边使唤吧。”

    肖亦舒是有起床气的,此刻头脑还不清晰,好在还记得这个己四不是寻常的仆人,而是大禹的乳娘,不能得罪。

    “好。”肖亦舒在两个人的服侍下把衣服穿好,心里虽然别扭,也咬咬牙忍了。不知道那个老夫人脾性如何,历史课上学了舜杀鲧,还以为大禹家中没有旁人了,却忽视了千年来最磨人的婆媳关系。

    “阿二,服侍夫人梳头。”己四吩咐道,“老夫人说您昨日受了惊,让您好好休息,今个就不用去她屋里了”。

    ……明个能不能也不去,肖亦舒倒是不知道先秦也有请安的规矩,没想到奴隶制社会也这么多繁文缛节。

    “我知道了。”

    梳完头发,肖亦舒在己四的招呼下用早饭。肖亦舒觉得自己颇有种任人摆布的感觉,不过初来乍到,她也不敢做些什么。虽然现代也看过很多穿越小说,可是毕竟不是真事,不能借鉴呀。她瞧着桌上的菜肴,还算丰盛。舀了一勺粥送到嘴里,奇怪的味道,忍着想吐的欲望,她又尝了几个菜。要么淡的没有味道,要么太咸,实在不尽人意。看来穿越的世界线太早,口味实在是相距甚远,她有些想念现代的油炸食品,最好再来一瓶冰可乐,那就快活似神仙了。

    肖亦舒本来想去老夫人那刷刷好感度,可是想了想,还是趁今天清闲,先随便逛逛吧,以后有的是她请安的日子。

    “夫人要一个人出门?”己四拦在她面前,“恕老奴顶撞了。只是夫人还记得昨日吗?”

    肖亦舒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想起昨天的事,“忘记问了,我昨日是怎么回来的?”

    “老奴也十分惊讶,一个弱女子居然有这样的力气。”

    “不会是浣纱女把我背回来的吧?”肖亦舒听着己四的话,内心颇为震撼,没记错的话,自己昨天还是跑得挺远的。

    己四不说话,点点头。

    肖亦舒带着新来的两个丫鬟,挑了些礼品去浣纱女家。一路上,她边走边看着农家的布局。每户人家隔得都比较远,整体又比较密集,有点接近现代的山村。

    “你们在门口等我。”浣纱女家的房屋明显与周围的农屋格格不入。大禹家的房屋是几座相连,可以称为府宅,周围的人家虽没有那么富裕,但也是石头砌成,眼前的却是一座简单的茅草屋。

    肖亦舒在记忆深处找到了浣纱女的名字,艾叶。“艾叶,你在家吗?”

    艾叶原本正在做针线,听到她的声音,将布料小心地放好,给她开门:“女娇,你怎么来了?”

    屋里只有简单的几张桌椅,內房不断有咳嗽声传来。“家父身体不好,你别介意。”

    肖亦舒把带来的礼物放到桌上,不顾艾叶的推辞:“你不用和我客气,也不是值钱的东西,就一些吃食和女儿家的玩意。”

    肖亦舒是真心谢她的,后悔没有提前问问艾叶家的情况,早知道就给她带些药材了。

    “多谢女娇。”见推辞不了,艾叶将东西收置好,小心地从竹筐里取出一帕手绢来,“这是我自己绣的,赠与你,希望你不要嫌弃。”

    “哇,你的手艺真好。”手绢的质感不是很好,捏在指尖有微微的摩擦感,但手绢上的刺绣却十分精致。“我可以向你学刺绣吗?”

    “只要你喜欢当然可以。”

    “那我每周都来找你,一周一节课,每次付你十文钱。”十文钱是寻常人家一个月的收入,这是肖亦舒刚刚从阿二阿三嘴里套出来的。

    “不,这太多了,我不收你钱。”

    “亲兄弟明算账,再说了千金难买好手艺。”肖亦舒知道不管是大禹姬氏,还是原身涂山氏,都是有名的望族,不缺这点钱,她也正好对刺绣有兴趣,算是一举两得。

    两个人年纪相当,又颇为投缘,很快屋里就充满了欢笑声。肖亦舒甩掉两个小尾巴,和艾叶一起熟悉附近的环境。

    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她听艾叶说这附近是一片果林,她瞧了瞧,树的枝干都上长着许许多多的小花苞,不过还没有开放,不知道会结些什么果子。

    “我知道附近有桑椹,可甜了。”艾叶还是孩子一样的年纪,大概十五六岁。肖亦舒把她当妹妹看,总觉得比家中那个二小姐顺眼多了。“是吗?快带我去,快带我去。”

    艾叶笑嘻嘻地拉着她跑,肖亦舒发现自己居然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累,不仅如此还通体舒畅,想到从前上学时她的体育总是险些不及格的情景,肖亦舒将这归功于原身。在心里默默感谢一番后,艾叶也拉着她到了地方。

    地上掉落着大片的桑椹,红紫色的果实在树上微微飘摇,惹得肖亦舒心动万分。“这片果林没有主人吗?”

    “当然有了,所以我只有饿极了才会摘一些。”艾叶瞧着她发痴的模样,笑出了声。

    “有花堪折直须折,它掉在地上才可惜呢。”肖亦舒叹了一口气,“要是这片果林是我的就好了。”

    “女娇,你说什么胡话呢?”艾叶捧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这片果林本来就是你的。”

    原身大土豪,肖亦舒揉了揉自己的小心脏,努力回想原身留下来的记忆,好像是女娇的母亲送她的嫁妆,女娇的嫁妆很多,多到轰动了部落很久,这只是其中之一。

    肖亦舒终于体会到了被财富淹没是什么滋味。

    “那还愣什么。”肖亦舒豪气地一掀裙摆,“今天你想吃多少吃多少。”

    说完,两个原本还称得上端庄的人都原形毕露,嘴角都沾染到果浆的颜色,可爱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