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平顶山峡谷大混战(二合一5000字章)
    “呔!妖怪出来,妖怪出来……再不出来,猪爷爷刨了你的山,塌了你的洞。叫你全家老小,都在一个坟头头里等投胎……”

    八戒雄赳赳气昂昂,扛着钉耙行走在山路上。看到石头打一耙,看到大树打一耙。这一路走将过去,花花草草是坏了无数。

    敖辰在云端瞧的真切,不由得一阵无语。

    之前来平顶山,八戒怕碰见妖怪。可是现在,他只怕妖怪不出来。

    与银角大王一番打斗,让八戒对妖怪的本事已经有了点数。若是拿出真本事拼起命来,银角并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八戒从来没有拼命的习惯。他只想着把妖怪引出来,让大蟒夺了宝贝。

    敖辰敢肯定,只要他和银角大王交上手,八戒保准第一时间开溜。

    “你这猪倒是好算计,但到时候只怕由不得你。”敖辰望向山里头。“那两个妖怪,也该出来了。”

    金角和银角还没等出门,便接到了小妖来报。离了洞府登上山顶,正看到八戒嚣张的样子。

    “这猪八戒实在是可恨!”银角大王咬牙切齿“哥哥稍待,小弟这便去擒他。”

    “贤弟且慢。”金角大王道“猪八戒这般肆无忌惮,显然是想引你我兄弟出来。如果所料不差,那孙悟空定然躲在附近。”

    “光为这遭瘟的猪生气,竟然差点中了这等粗浅诡计。”银角大王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与他斗。且看小弟的神通变化,略施小计戏他一戏……”

    银角大王将计策托出,金角大王连声说妙。“妙妙妙,为兄便在这看贤弟手段。”

    敖辰在不远处看着两个妖怪,眼神越发的古怪。

    “这个银角大王,莫不是要用那一招?”

    就见银角大王跳下山顶,站在山路上摇身一变,变作个老道士。

    鹤发蓬松头戴星冠,一副仙风道骨的善良模样。

    银角大王望了一眼前方,八戒正晃晃悠悠的往这边走来。当即歪在路边,装作跌倒折腿的样子。腿上也做了手脚,看上去血淋漓的甚是骇人。

    金角大王在山顶望见,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可敖辰在云端望着,却是一阵摇头。

    还真是这招啊。”敖辰摇着头“若是对付猴子,肯定能有奇效。可对付这猪,却是找错了对象。”

    “救人啊,救人……”银角瘫在地上喊叫。

    八戒正往前走,听到声音翘首张望。只见前方不远处,一个老道士倒在路边。哎哎呦呦,腿上流血,甚是可怜的样子。

    “怪哉怪哉。”八戒嘀咕道“这荒山野岭妖魔横行,怎会突然冒出个老道士?”

    见八戒在那犯嘀咕,敖辰一点都不意外。

    就算没有猴子的火眼金睛,也能察觉到异常。除了三藏那种圣母性子,稍微有点脑子都不会上当。

    猴子曾经在这上面吃过亏,可那都是有原因的。一是三藏不识妖怪坑了徒弟,二是猴子自己头铁,故意背那妖怪想要使坏。

    可换成八戒就不一样了,不管认识不认识妖怪,都不可能做那好事。

    “不管是不是妖怪,都不好去管。”八戒思索道“若是妖怪,肯定要算计老猪。要是凡人,老猪正要去打妖怪,总不好背着他去……咦?老猪好像走错路了。”

    八戒一边嘀咕着,一边转头另找山路。

    敖辰叹了口气,金角大王目瞪口呆。银角在那哎哟半天没见八戒过来,忍不住抬头一看,更是气了个半死。

    “那位师父,救命啊……”银角大王大喊“我和徒弟遇到斑斓猛虎,徒弟被虎衔了去。老道狼狈逃走,不慎摔伤了腿……上天有缘得见师父,望师父大发慈悲救我一救……”

    八戒头也不回,只加速奔走。“哎呀呀,好像有老虎,需走快些。”

    银角大王气闷非常,只当已被八戒发现。便干脆显出本相,跳起来大骂起来。

    “好你个遭瘟的黑猪,出家人慈悲半点也无。唐僧怎么收了你这个徒弟,简直是给佛门抹黑。”

    八戒回头看了眼,嘿嘿道“就知道有古怪,原来真的是你。这变化之术比老猪的大师兄差多了,想蒙你猪爹爹还早呢。”

    “猪八戒!”银角大王一声怒喝“方才侥幸逃得性命,竟然还敢上门挑衅。你这猪莫不是觉得自己命长,真来给本大王送下酒菜吗!”

    “嘿嘿,我的儿。”八戒笑道“猪爷爷方才和你逗逗乐子,你竟然还当真了。这次猪爷爷回来,却不会再让你好受。”

    嘴上说着,八戒抡着耙子便往前冲。

    银角大王自然不会势弱,抽出一杆大刀迎上前去,与八戒斗在一处。

    之前两人交手二十余合不分胜负,可这次只打了个回合,银角大王便有些吃力起来。

    八戒那耙子是正经的仙兵宝贝,银角大王又不擅近身打斗之道。有趁手的兵器还能较量一二,可现在失了七星剑难免落了下风。

    一个不留神,手中大刀被钉耙崩飞。随后八戒肉乎乎的大手往前一探,抓住银角的胸襟高高举起。

    “我的儿,现在知道你猪爹爹的厉害了吧。”八戒得意洋洋,作势便要往地上摔。

    逃跑是八戒的重要技能,但这不代表他真就喜欢跑。如果能占据绝对优势,也不介意英勇一把。

    “这猪飘了啊。”敖辰暗叹。“银角的本事,可不止如此。”

    像是应证敖辰的话,银角口中念念有词,猛然呼了一声。

    “山来。”

    轰轰隆……

    八戒突然感觉银角变的如千斤重,手再也抓之不住。甚至整个身子,都要被压下来似的。

    “糟糕糟糕,这妖怪竟然有移山换影的神通。”

    八戒是有见识的,顿时慌张起来。

    光是移山还好应付一些,尽可能躲的快些便是。

    可是这移山换影不同,锁定气机避无可避。除非有人也精通移山之道,将气机截断。

    金角大王在山顶望着,嘴角高高扬起来。

    若是单纯比拼起法力来,他比银角大王要强上一些。可是这手移山神通,银角要更胜一筹。对付一个猪八戒,绝对是杀鸡用牛刀了。

    “老猪莽撞了,这次可真是遭了瘟。”八戒懊悔不已。“那怪蟒是指望不上了,只能指望猴哥来救。”

    八戒更是准备认命,可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大山的压力呼之欲来,却迟迟没有落下。

    “奇怪,有人帮忙?还是那妖怪的法术出了岔子?”

    八戒不知道发生什么,但发现破绽又岂有放过之理。

    “妖怪,看耙!”八戒抡起钉耙就是一通狂砸,打的银角大王连连后退。

    银角大王十分恼火,更是愕然不解。“好你个猪八戒,真是小瞧了你。”

    除了紫金葫芦等宝贝之外,他最擅长的便是这手神通。自信就算是孙悟空,也得在他手上吃亏。

    却没有想到,对付一个猪八戒,竟然会不灵。

    替换之术是成了,但山却没有移过来。

    因为在即将落下的时候,被人用给截断了。

    动手的人当然不会是八戒,而是一直藏在云层里的敖辰。

    “这银角大王果然有一手,这样的大山也能移的过来……”

    敖辰已经显出真龙本体,浑身龙鳞法韵闪动。再更高空之处,一片雷霆电网滋滋作响。而电网的外围,则是一座大山的虚影。

    龙族也有移山之能,但多是靠一把子力气,或者是催动云雾托举。总而言之,都是蛮力。

    想要破银角大王多移山术,敖辰自然不会用这种本办法。

    五行相生相克,移山术属土,克土首选当为火。敖辰引动雷霆之力,隔绝银角大王所牵引的气机。

    银角大王察觉到雷火之意,略一思索便收了神通。

    敖辰松了口气,也撤回了雷法。

    如果银角大王继续施展,再搬第二座山来,光用雷网可是截不断,只能放雷法往死里劈。

    只是那样以来,难免会暴露他的身份,带来太多的不便。

    不过敖辰虽然做的隐蔽,却还是被察觉到了。

    银角大王身在局中,金角大王却是旁观者清。

    金角大王起先也以为是八戒用了手段,可抬头一看便知道不对。

    云端之上,诺大的一片雷网。

    在地面看的不是很真切,可从山顶却能窥到全貌。

    不单单是面积足够大,雷霆威力更是令人心颤,似有些劫雷的意味。

    那种强大到雷法,若是从地面上施展,不可能一点痕迹都留不下。

    “孙悟空!”金角大王瞬间便确定的嫌疑人。

    雷霆贯通天地,没有丝毫的邪气。必然是仙道正宗,绝非是妖魔的手段。

    虽然没听说猴子会这种手段,但他交友十分广泛。无论是四海龙族,还是雷部正神,都可能暗中相助。

    “这猴子果然是来了。”金角大王冷笑“如此刚刚好,正可去拜访一下唐三藏了。”

    金角大王远远给银角打了个暗号。

    银角瞧见后,先上微微一怔,随后便反应了过来。

    “我就说猪八戒不会这么厉害,原来是那猴子来了。”

    银角大王心里有了数,给金角大王回来个眼色。

    他们的计划就是声东击西,吃点小亏没什么,抓唐僧才是最优先的事。

    望见金角大王御风而去,银角大王想着也得多拿点本事出来了。

    “猪八戒,你看这是什么?”

    银角大王拿出紫金红葫芦,对着八戒大叫。

    “宝贝?!”八戒顿时眼睛一亮。

    闹腾这么半天,终于看到真东西了。

    这紫金红葫芦一看就不是凡物,四散着彩霞似得仙光。明明个头不是很大,可在银角大王手上好像颇有些沉重似的。

    银角大王怪笑道“猪八戒,你可知道我这宝贝是何物?”

    “葫芦。”

    八戒一边说着,一边四下打量。

    一个找那怪蟒的所在,一个是寻找逃跑的路线。

    “是葫芦,却是个宝葫芦。”银角大王道“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

    八戒道“不敢。”

    银角大王噎了下,激将道“想不到堂堂的天蓬元帅,竟然是个胆小鬼。”

    八戒道“老猪以前是元帅,现在却出了家。既然出了家,胆小自然就不怪了。”

    银角大王很是气恼,但他真正目标本来也不是八戒,而是躲在暗处的孙悟空。

    “你也倒罢了,就是不知道你那大师兄孙悟空如何。”银角大王故意大声道“难不成他和你一样,胆小懦弱,干做那躲在暗处的老鼠吗?”

    八戒一阵茫然。

    心说这妖怪奇怪的很,怎么好端端的提起弼马温来了。

    银角大王看八戒迷糊的样子,心里反而更越发的有底。突然打开葫芦口,大叫了一声。

    “孙悟空!!”

    四周鸦雀无声。

    银角大王暗骂猴子狡猾,竟然不上当。只能转移目标,又叫了一声。

    “猪八戒!”

    这回有动静了,八戒转头就跑。

    他是不知道这葫芦有怎样的玄妙,但一听叫他名字就知道没好事。

    现在妖怪引出来了,宝贝也亮出来了,他的任务已然完成。

    接下来,就看那怪蟒怎么寻机逃跑了。

    一见八戒跑了,银角大王气急败坏。

    自从碰到这头猪,就没有片刻舒心的时候。

    即便今日抓不到那孙悟空,也不能让这猪逃了。

    “猪八戒,猪八戒,猪八戒……”

    银角大王举着葫芦猪后面狂追,口中不断的叫喊。

    这紫金红葫芦可摄人装人,但名字只是个由头。哪怕是叫错了,对方只要应声,同样会被装进去。

    银角大王也是耍个心机,想着要是孙悟空应上一声,刚好抓个正着。

    只是他追的急喊的欢,一个应声的都没有。

    不知不觉之间,已然离了平顶山的范围,向着更远地方而去。

    银角大王这边没叫出悟空,金角大王那边却是碰到了正主。

    ……

    金角大王找到三藏和沙僧的时候,悟空刚好靠在牛妖的身上休息。

    牛妖体格健壮,把瘦小的猴子挡个实在。

    金角大王全当悟空不在,一个沙和尚完全不放在眼里。

    大大咧咧的从天而降,张牙舞爪的扑向三藏。

    沙僧挥着兵器上来抵挡,被他一记芭蕉扇扇开。

    可还没等得意,牛后便跳出一只猴子。

    “好一个妖怪,竟然敢在老孙面前硬抢!!”

    悟空感觉受到了侮辱。

    他不在的时候有妖怪来抢老和尚也倒罢了,虽然恼火一些,但也算是对他个齐天大圣表示尊重。

    可现在这个妖怪到好,直接上来硬抢,连个障眼法都不用。

    这显然是拿猴不当猴,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给老孙死来!!”

    悟空铁棒虎虎生风,劈头盖脸的砸向金角大王。

    “哎呀,中计了!”

    金角大王吓的魂飞魄散,转身就逃。

    悟空哪里肯饶,这后面紧追不舍。

    亏得金角大王也是有些手段,再加上拿上了芭蕉扇护身。

    最后拼着被擦到几棍,勉强逃出生天。踉踉跄跄的驾着云,逃回了莲花洞。

    金角大王还能逃走,可他兄弟就没这个好运道了。

    这场平顶山峡谷大混战,是你套路我,我套路你。除了守家的猴子之外,外面这几个都有自己的想法。

    但是最终,龙族战术大师更胜一筹。

    金角这边还好一些,只是碰上了悟空一个。沙僧保护着三藏,也没有跟着一起追。

    悟空虽然厉害,但和金角遭遇纯属意外,双方都没有思想准备,故此金角才能逃得。

    可银角大王就不同了,被两个阴货算计了许久。绕了那么半天,就为了阴他,又岂能失手。

    待追着八戒远离平顶山后,银角越发的急躁。

    这等诱敌的手段不算很高明,可偏偏银角也自以为引开了悟空和八戒,给金角创造机会。

    所以虽然跑出很远,可完全没察觉。

    敖辰感觉瞅准一个机会,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云层中跳出。

    金角有防备偷袭,只可惜蹲他的是蹲云大师。

    猴子虽然也时长来这手,但每次都是大呼小叫,动静也大。

    哪比得了敖辰,不声不响,一点动静都没有。

    银角大王甚至都没看清楚是谁偷袭,就看到一个大球砸到了近前。

    砰。

    银角大王连叫都没叫出来,便翻着跟头跌了出去。

    手中的紫金红葫芦,自然也掉了下来。

    敖辰果断上前一口含住,转身便回了云层。

    凶猛的我来了,轻轻的又走了。

    敖辰撤了,八戒却不想轻易放过。抡着钉耙霸气十足,果断回手反掏。

    之前演的有多怯懦,现在掏的就有多凶残。

    幸好敖辰惦记着宝贝,怕把银角打死没法接着演,那一记如意珠砸的不算太狠。否则就八戒一顿钉耙,不死也只能剩半条命。

    金角银角也算是兄弟同命。

    一个被猴子追,一个被老猪撵。都是丢盔卸甲,后背和屁股都是鲜血淋漓。

    哥俩回到莲花洞也是前后脚,金角刚刚进洞不一会,银角便也狼狈赶回。

    兄弟俩一见面,是都欲哭无泪。

    不过取得胜利的敖辰,也不怎么满意。

    “不行啊,还得再想点别的辙。”敖辰掂着紫金葫芦,摆弄着七星剑。“忙乎半天才弄两件,这效率太低了。”

    敖辰琢磨着。

    “好像还有件什么事来着,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

    《大唐西域记》,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