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九件宝贝,救龙脱困
    一个时辰之后。

    “哎,也不知道瑶儿现在过的如何……没有我的这些年,她一定很寂寞吧……哎……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井龙王靠坐在水晶宫门口,抱着膝盖仰望天空。

    敖辰蹲在边上饱受折磨,努力控制着翻腾的肠胃。李后主的名篇从这货嘴里吟出,是三分的幽怨七分的猥琐。

    在聆听教诲老半天,基本没聊别的,光听痴情黑龙在那吟诗浪咏,哀怨缅怀自己的爱情。

    什么瑶池边上花前月下,蟠桃会上遥遥相对,暴君歹毒无情棒打鸳鸯……

    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说的跟真事似的。如果不是知道玉帝王母是西游官配,非以为是敖刑老婆被人抢了。

    “前辈,前辈……”敖辰又一次打断了敖刑。“您这些往事回头再说,先说说是怎么被镇压在这的?真是玉帝请老君出手吗?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都不重要了……”敖刑眼神惆怅。“我困在此间,和瑶儿天水相隔。只希望有生之年,还能见上瑶儿一面……”

    敖辰吐出如意珠,忍了又忍才没有砸过去。

    不是敖辰忍耐力够强,而是这个痴货实力太强。之前企图捂他嘴来着,结果抬抬手就把敖辰给扔了出去。

    人形状态就有这等力气,龙身何等强大可想而知。

    想想倒也不奇怪,作为前任的天蓬元帅,又怎会是弱者。如果认真起来,只怕不会比猴子弱。

    “前辈。”敖辰客气道“您还是和我说说吧,或许有办法救您出去呢?”

    “救我出去?”敖刑一点都不见激动,哼了哼道

    “镇压我的是兜率宫那老头,封阵十分玄妙。即便是灵山那大和尚出手,也只能强行破阵。可这封阵若是强行破开,我这命也就交代了。再见瑶儿之前,我还不能死……”

    “总有办法的。”敖辰道“敖烈本已经和佛门结下因果,可最后还不是被我救了,现如今在龙府逍遥自在。”

    井龙王瞅了瞅敖辰“敖烈是谁?龙府又是什么所在?”

    敖辰这反应过来,这痴情黑龙是个资深宅男来着。

    困在这琉璃井封印之中,不知道过了多少时日。除了读读不知道从哪淘来的情诗,外面的信息了解肯定不够全面。

    敖辰想了想,问道“龙域镜海,您总该知道吧?”

    井龙王眼神终于发生了变化,不见桃花情欲,转而变的凌厉起来。

    “自然知道。”敖刑沉声道“那是我龙族祖地,我父便是出自镜海。当年与灵山天庭争锋,若是能联络镜海真龙相助。这娑婆三界,又岂会是今日模样。”

    “晚辈便是来自镜海。”敖辰道“这娑婆界我已经来过两次,更已灭了斩龙台。虽然龙族依然势弱,但已经和前辈被囚时的情形不同了……”

    敖辰总算抓到个机会,把自己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下。

    井龙王第一次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敖辰,沉默了好一会,才感慨道“有你这样的后辈真龙,我龙族大兴有望。”

    “前辈谬赞了。”敖辰谦虚道“我还差的远,只能略尽绵力。”

    “你实力是差了些,但许多事靠的也不是实力。”敖刑眼中生出些许希望“若是有龙能救我,或许只有你能做到。”

    敖辰问道“听前辈的意思,知道解此封阵之法?”

    “方法很简单,只是做起来很难。”敖刑点了点头,道“此阵名为八卦锁龙阵,共有九处阵眼。只需放九件破阵之物至于其中,我便可破封而出。”

    敖辰又问“破阵之物为何?”

    “老君所用之物。”敖刑道“无需都是厉害法宝,只要与老君有所关联,是他用过的便可。但九处阵眼中有一处为中枢,对法宝有些要求。”

    敖辰只感觉一阵为难。

    难怪敖刑困在此处,根本都没想过能逃。

    能从老君那里偷一件宝贝出来,都足以吹个几百年。更别说九件那么多,还必须有一件是厉害的,难度可不是一般高。

    琢磨了一会,敖辰突然想到什么,张口吐出一物。

    “前辈,你看这个能用么?”

    敖辰吐出来的,是五火七翎扇。

    这是南极仙翁的宝物,但宝物也是长辈所赐的。大概率是元始天尊那个师父,但也有可能是太上老君那个师叔。最不济,老君摸过的可能性也有。

    相对于通天教主,老君和元始天尊走的一直比较近。封神大战当中也是紧密合作,联手锤他们的小师弟。

    当然,敖辰也没报太大希望,只想着管他行不行试一试。

    可没想到拿出扇子之后,不等敖刑说话,水晶宫就有了反应。

    哗楞楞锁链声响,八条粗大的锁链从四周探了出来,从八卦方位锁住水晶宫。还有一个巨大的太极图,从水晶宫上方浮现,发出嗡嗡的声响。

    “收起来,快!”敖刑急声道。

    敖辰很快将扇子含回口中,太极图与锁链也随之消失。

    “这个可以!中枢用这个刚好!”敖刑很激动“还有别的么?”

    “没了……”敖辰心说这个都是碰大运,哪里还有别的。总不能把太极图、天地玄黄玲珑塔这些玩意都给你弄来。

    嗯?等等。

    敖辰突然想到了什么。

    太极图,天地玄黄玲珑塔什么的不好搞,但别的未尝不可以搞一搞。

    老君在西游时可是派过童子下界,化身金角银角两个魔头要吃唐僧肉来着。

    什么炼丹的葫芦,扇火的扇子,甚至裤腰带……那俩小子身上可是有不少宝贝。虽然忘了有多少件,但总能凑上一些。

    而且说不定运气好,还带着老君裹脚布什么的,只是没被猴子发现。实在不行,把那俩小子直接抓来,说不准也能当法宝凑合一下。

    “对,可以搞一哈。”敖辰有点兴奋。“就是不知道时间线能不能对上,也不知道这会走到哪了?”

    敖刑在旁边有点糊涂“什么走到哪了?”

    “西行取经的和尚。”敖辰道“虽然前辈久困于此,但取经之事总该是知道的。”

    “这个自然知道,天庭早有旨意传下。”敖刑很是厌烦的样子。

    “我宫殿里面还放着个国王尸体,就等取经人过来交给他们。也只有那些无聊的和尚,才喜欢做这种无趣之事。”

    “不一定无趣。”敖辰笑道“取经队伍中,有一位是您之后的水神天河宪节,您多半是认识的。”

    “听说了。”井龙王道“那厮此前是我的副手,我被囚后必是由他接任。只是我不明白,那厮可是六根不净,怎会转性下凡做了和尚。”

    “他也不愿,是被贬下界的。”敖辰解释道“调戏广寒宫仙子,转世做了猪胎。现在的名字,叫做八戒。”

    “胎投的妙,名更是妙。”敖刑大笑起来。“那厮极为好色,长盯着漂亮的仙子偷看。整天色眯眯的,可是没少叫我丢脸。如今有此报,合该是他的因果”

    敖辰在边上听的一个劲咧嘴,心说还能不能好好做条龙了。

    这话本身没什么毛病,可也得看谁说出来的。猪八戒好歹还能做个猪,您老人家说这话就不怕下辈子做猪肉绦虫么。

    “他们中途会有一难,是老君的两个童子。”为让长辈少点业障,敖辰迅速转移了话题“那两童子化身金角银角两个妖魔,偷了老君许多宝贝。我去将宝贝取来,便可助前辈脱困。”

    “竟有此事?如此一来,岂不是正好。”敖刑很是惊喜,更是感激“不过既然是老君安排,个中必有凶险。你为我做这么多,实难叫心难安。”

    敖辰道“此乃晚辈应尽之责,前辈不必客气。”

    “不必前辈后辈,太过生分了。”敖刑决然道“今日起,你我便兄弟相称。”

    “敖辰不敢。”敖辰连忙婉拒。“不合族内规矩。”

    “我说行就行,规矩算个甚。”敖刑笑呵呵道“现在我也报答不了什么,只能来日方长。”

    敖辰笑道“前辈请我喝一杯便可了。”

    “酒自然是要喝的,届时不醉不归。”敖刑看向远方,眼中带着无尽的温柔和畅想。“我与瑶儿的喜酒,少谁也不能少了贤弟。”

    “……”

    敖辰沉默。

    要不要救这个货出去,还需再慎重考虑一下才行。

    ……

    《天庭秘史》

    前天蓬元帅专情,独钟王母,继之以殛。虽为道祖囚禁,犹心不改。不意后继者色,戏仙子谪贬。前者闻之,痛心疾首,哀天蓬之名蒙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