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老子就是他的龙(3000首订补更,求订阅)
    敖辰在养龙池里真是憋疯了。

    可除了诅咒老和尚便秘外,真心没有任何办法。

    一开始只是感觉这和尚可怕,后来对这种可怕便有了很直观的认识。

    灵祐禅师许是喂鱼觉得有些无聊,便在那里运转法力,搓了一个小法球出来。

    发光的小法球在池之上方飘来飘去,逗弄水里的那些金色鲤鱼。

    鲤鱼好像受到吸引,傻傻的追着走。可敖辰看着那法球,都恨不得躲到赤龙尸体下面去。

    大罗金仙。

    光是小法球上的法韵,就让敖辰赶到窒息。每一次带动水波,更让敖辰龙鳞都立立起来。

    这种恐怖的威压,敖辰只在万年以上的真龙身上见过。

    如果不是亲身感受,敖辰绝对不会相信,在这小千世界之中会有这样的强者。

    一方天地养育一方神仙,世界大小和至强者的修为有直接关系。

    就像敖辰不可轻易步入阴间,小世界根本承受不来太过强大的力量。

    这样的小千世界,大罗金仙理应被世界排斥。

    可这灵祐禅师,竟然可以安安稳稳的待在这里,不受到一点影响。

    之前敖辰还有逃跑的念头,之后便一点都没有了。

    如果真冲出去,先前在娑婆世界,被观音追杀的那一幕,只怕就会重演。

    或许一时半会儿打不到,但一准会被追到死。

    好在后来柳暗花明,法智又进来报信,说有客人来访。

    客人名字响当当,南极仙翁。

    敖辰不能确定这个名字,和自己知道的南极仙翁有没有关联。可灵祐禅师显然非常重视,只是皱了皱眉便起身,跟着法智出去见客。

    确定老和尚离开,敖辰跟着便从水中钻出。

    有心跟过去探听下情报,但犹豫两秒钟便直接飞上云端,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去偷听的危险性是次要的,敖辰这方面从来不介意有多浪。但现在他没那个功夫,先去灵台寺方是最首要之事。

    敖辰可不想最后任务完成的条件,是两条蛇被人给打死,让法海失去了应劫对象。

    如果敖辰没有走,就会看到来访的南极仙翁。

    一个身穿白袍的长须老人,住着一根木头拐杖。拐杖上没有葫芦,脑门也没有那么大,头发也特别的浓密。除了看上去仙风道骨,和敖辰熟知的那个不尽相同。

    “老禅师,好久不见呐。”

    密印寺的一间禅房内,老人和走进来的灵祐禅师笑着打了个招呼。

    “仙翁别来无恙。”灵祐禅师也是笑呵呵的。“仙翁如此贵客,竟然被安排在这里等候,实在是太过失礼。等回过头,老衲定要好好训斥一下法智。”

    “不关他的事,是老夫要在这里等的。”老人笑道“老夫和禅师都非此界中人,遵循那些俗礼大可不必。如同禅师这等身份,还不是这般不修边幅么。”

    灵祐禅师摇了摇头,神情有些严肃。“仙翁非是此界中人,但老衲却于此界而生。如今虽然飘离世外,却不是仙翁这样的外来之人。”

    老人似有些无奈“这么多年,禅师还是执著于此,放不下啊。”

    灵祐禅师一笑“那仙翁呢,可放的下?”

    “老夫过来,可不是与禅师论道的。”老人像是失去了耐心,只道“你培养的那个小家伙,现在已经入了歧途。你的那个位子,是不是可以重新考虑一下了?”

    灵祐禅师撇了老人一眼。“考虑谁?你么?”

    “自然是老夫。”老人没有丝毫羞愧,完全是理所当然的模样。“老夫的修为自然远不如禅师,但此界之中也算是除禅师外的第二人。坐那个位子,又有何不可。”

    灵祐禅师神色不动“你若真身在此,老衲让让也是无妨。可一缕分身神念,又如何能坐这个位子。”

    老人眼中异色一闪“老夫虽是一缕神念,总好过一道虚妄的影子。”

    灵祐禅师依然表情平静。“只要身在此间,又有谁能说老衲是虚幻。”

    老人又道“太阳下再如何醒目,也终于日落影消之时。禅师的日落之时,不也是近了么。”

    “近了不代表到了,时间还是有不少的。”灵祐禅师道“况且我的继承者,也未必如仙翁想的那般。”

    “多少时间?十年?二十年?”老人一阵摇头“你不该存这个幻想。”

    灵祐禅师道“不管时间长短,都不是仙翁该关心的。你是监视者,不是管理者。一直惦记老衲的位子,仙翁也是想的实在有些多了。”

    老人手指抖了下,眉宇间一抹阴霾闪过。

    “老夫不会再来了。”老人站起身“如果老夫今日这样走出去,禅师大限之日会发生什么,没人会知道。”

    “那样挺好,老衲很期待这种未知的感觉。”灵祐禅师端起桌上的茶,轻轻吹了吹茶叶。“仙翁慢走。”

    “哼。”老人迈步走出,身形消失在门外。

    灵祐禅师端着茶,抬眼望向灵台寺方向。

    “时间的确是不多了……但是,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

    灵台寺。

    “小师弟,你真要自绝于佛门吗!”

    “大师兄,你放过她们两个,我跟你回密印寺!”

    “不可能!”

    “小和尚,你和他费什么话,一起揍他!”

    “你还留在这做什么,还不快点滚!”

    “哎呦,好没良心,我和姐姐来救你,你却骂我……信不信我和大和尚一起揍你。”

    “小青,别给小和尚添乱……”

    灵台寺外法光纵横,妖气四溢。

    法能,法海,白蛇青蛇,混在一起打成一团。都看不出来谁和谁在交手,局面混乱的不行。

    “灵台寺众僧听令!!!”

    法能发号施令。

    此前法能一直想要自己处理。

    这不是自负,而是法能一直存着保护法海的想法。只由他出手解决此事,便是密印寺嫡传弟子之间的事。可让灵台寺僧人介入进来,便会成为人妖对立的局面。

    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容他在顾忌了。

    法海不是他的对手,却足以牵制他,给白蛇青蛇逃走的机会。如果让这两条蛇逃走,灵台寺以后就是笑柄,法海更是脱不了干系。

    更为重要的是,法海竟然对两个妖怪以姐姐相称。

    这说明什么?这已经不仅仅和妖魔为伍那么简单,更是已经和两个妖怪搞到了一起。

    法海是师父的期望,是佛门的未来。可现在,却被两个妖怪给毁了。

    现在法能对白蛇青蛇的恨意,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众僧,速速诛杀此二妖!”法能咬牙切齿“放手施为,无需顾忌,纵然有些波及也是无妨。”

    “尊主持法旨。”众僧领命。

    灵台寺众僧加入战团之后,局面再度发生了变化。

    防护力量减弱后,大水开始侵蚀寺庙外墙,更有许多涌入进去。

    修为低的僧侣,搬来许多沙袋,堵住漏水的缝隙。又拿着水盆水桶,不断的向外舀水。

    灵台寺的僧人们抗洪救灾,看上去忙碌狼狈。可是白蛇青蛇的状况,同样也没好上哪去。

    哪怕是修为高些的僧人,也远不如法能,白蛇青蛇理应不惧。但在此前在和法能的战斗中受伤不轻,应付起来顿时吃力许多。

    尤其众僧之前一直护着灵台寺,两边也不好兼顾。可现在法能是宁可寺庙被淹,也要把这两个蛇妖杀掉。

    “大师兄,你别逼我!”

    法海着急起来。

    他从关押的地方闯出来,就是担心白蛇青蛇出事。可现在看起来,他出来也起不到多大作用。

    “小师弟,是你在逼师兄。”法能表情灰暗。“小师弟,回头是岸吧。”

    “阿弥陀佛!”法海真急了,浑身法力沸腾。“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嘛空!!”

    轰轰轰佛光连闪,尽数被法能轻松破去。

    “小师弟,你这法咒最早还是我代师传艺,如今都忘了吗……”法能怜摇了摇头。

    “若是你迷途知返,继承师父的传承。师兄就算竭尽全力,也断不会是你的对手。可现在……你这法咒空有其形,却无其魂,又如何能胜我……”

    法海也不答话,再度法咒打出。

    “冥顽不灵。”法能像是有些生气,僧袍猛的一甩。半个臂膀裸露,一条金龙纹身闪闪发光。“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嘛空!”

    昂的一声龙吟,金龙离体飞出,直奔小法海卷去。

    法海没有丝毫惧色,只是连念法咒。

    “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嘛空!!!”

    打出去的佛光,大部分被金龙吞掉。纵然有些打到身上的,也只是泛起轻轻涟漪。

    “哎……”法能更是怜悯,又带几分悲哀的讥讽。“小师弟,法咒再娴熟又有何用?没有护法天龙,终归徒有其表。你的龙,又在哪?”

    “昂吼——————”

    突然之间,云端传来一声龙吟,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

    吞云吐雾携雷带电,掀起的风压让人几乎无法睁眼,更将水面挤出一个巨大的涡旋!

    未等众人完全看清来者相貌,一只硕大龙爪猛然探出。

    嘭的一把,护法天龙被牢牢掐住。

    “老子,就是他的龙!”

    …………

    《金山寺·法海禅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