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贫僧的金山寺呢?(两更6400求订阅)
    金山寺外波流暗起,金山寺内一片和谐。在敖辰的指导之下,白蛇青蛇的体魄突飞猛进。

    虽然对两蛇化龙的壮志有些微词,但敖辰还是尽了最大努力帮助她们。不考虑那点不着调的想法,化龙确实是白蛇青蛇的最好选择。

    本来以两条蛇的修为和血脉,化龙并不会太难。可因为点歪了天赋树,使得肉身太过脆弱,无形中增加了难度。

    这方面敖辰其实能帮的很有限,主要还是要靠两条蛇自己。

    两条蛇每天的程序基本固定,白天在寺院搞重建斗法师,晚上就去钱塘江里面按照敖辰教的方式吐纳。

    至于敖辰自己,每天都在金山寺外转悠,四处掏洞挖坑,悄悄的埋一些龙珠进去,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日子便这样一天天的过着,转眼便是三个月过去。

    这一日,清晨。

    敖辰出去勘察地形,白蛇青蛇在钱塘江休养未归。而在金山寺外面,来了一个小和尚。

    法海,回来了。

    小和尚风尘仆仆的,神情也有些疲惫。虽然还是萌萌可爱的模样,但眼神和之前明显不同。

    不在复往日里的清明和坚定,而是多了几分困惑和迷茫。

    敖辰根据藏妖图上的内容,预估法海至少要半年才能回来。小法海三个月就回金山寺,不是敖辰计算错误。而是藏妖图上的妖,法海根本就没找完。

    “这条青龙,害苦贫僧了……”

    小法海心情十分复杂。

    拿着藏妖图开始寻妖之旅的时候,小法海没有任何抵触。

    因为他还是坚信妖性本恶,红狐报恩那种情况绝对是异类中的异类。这趟寻妖之旅,就是斩妖除魔的一次历练。

    可是法海并没有意识到,其实当他答应敖辰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不一样了。

    这三个月来,法海只放生两个妖魔,剩下的全都杀了。即便是放生的那两个,也只是单纯的没杀过人,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好妖,远不如报恩的那只红狐。

    但是法海,却越发的迷茫。

    因为他渐渐发现,虽然心中信念没有变,杀妖的结果没有变,可他观察妖魔的视角已经变了。

    以前看到妖怪的时候,完全不会考虑任何东西。妖就是坏的,直接杀掉也就是了。

    可现在每看到一只妖怪,已经像之前那样不分青红皂白。

    而且冲上去先揍一顿,打个半死不活后,分辨一下是好是坏,再决定杀还是不杀。

    一只只的揍过去,法海渐渐有些怕了。

    法海觉得这种心态很不好,不该对妖有这种仁慈之心。

    若是成年的大法海,在真正犯错前,绝对不会有这种顾虑。可现在的法海,就算再如何与众不同,也改变不了他是个孩子的事实。

    小法海怕犯错,怕误杀了好妖,怕自己之前学的东西是错的。

    之所以现在返回金山寺,是小法海有些承受不住了。

    他需要回到寺院,好好的闭关一段时间。如果继续下去,只怕会生出心魔。

    “阿弥陀佛,还是回家好啊……”

    小法海看着前面的寺门,三个月来第一次放松了心情。

    可刚刚放松一下下,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这寺门……好像是换过了?”

    法海在正式出发之前,虽然化来的缘不多,但已经把寺门安上了。

    那是两个旧门板,简单修理了下换上的。

    可现在这两个,红漆金钉包铁边,又新又气派。

    不光是门,整个门楼,金山寺的招牌,甚至连寺院院墙都是翻新的。

    “青龙做的?”

    小法海心情有点复杂。

    他已经看出那条青龙绝不是什么佛门护法,言谈举止都极为离经叛道。虽然没有特别敌视佛门的意思,但对佛门也不怎么在乎。

    之前敖辰表示要帮忙修缮寺庙,小法海之所以没同意,不光是想自力更生,更是不想这种不心诚的龙,玷污金山寺的纯洁。

    “罢了,算他有心。”

    小法海此刻身心疲惫,只想回寺里好好休息,不愿再想太多。推开寺门,迈步走进。

    然后,整个人就傻了。

    “这是哪?这是什么地方?贫僧的金山寺呢?”

    地上铺着平整的青石砖,两边种着巍峨的松柏。两侧的禅房也都翻新了,不像之前那样漏雨又漏风。

    正面大雄宝殿所在,也隐隐有建起来的意思。虽然现在只有个基座和一层的框架,但一点都不难看出建成后会是何等雄伟。

    更夸张的是,殿内的佛像都立了起来。

    一尊老大的金佛,而且不像是镀金的那种,好像是纯金的。

    金佛下已经摆好香案,上面有灯烛祭品,显然是时时有人拜祭。两侧还有一些小佛像,都是规整有序。

    “这可真是……”

    小法海好半天才缓过神来,都有点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很多东西的摆设,一看就不是外行人做的。只有虔诚的佛门弟子,才能做的一点纰漏都没。

    “难道这条青龙准备诡异佛门?要是这样还真是好事了。”

    小法海四下打量,想和敖辰好好谈一谈。

    有了向佛之心固然是好,但这是贫僧的金山寺,不是你的。幸好现在回来看了眼,否则再拖上几个月,这金山寺是谁的都不好说了。

    “施主,施主?”小法海吆喝了两声,后院传来脚步声响,一个中年僧人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僧人非常有礼貌“小师父远道而来,鄙寺蓬荜生辉。但寺庙尚在重建,不方便游方僧人挂单。”

    小法海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这是?这和尚哪来的?真不是贫僧的金山寺了吗?

    正迷茫时,一个老道士又冒了出来。

    “慧永和尚,你怎么回事?”老道士眉头紧紧皱着“寺里什么情况你不知道?怎么能让外人随便进来?”

    “阿弥陀佛。”僧人道“道长,不是贫僧请这位小师父进来,是他自己进来的。”

    小法海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怎么还有道士?

    虽说僧道都是出家人,但除了大型法会,很少有互串的时候。而且看这老道士的意思,明显是把这里当家了。

    “喂喂,你们两个别偷懒啊。”一个赤膊大汉又走了出来。“后院的地砖才铺了一半,总不能让老子一个人干吧……”

    大汉出来后注意到法海,不由得一愣“诶,这小和尚哪来的,有点眼熟啊。”

    不光大汉看小法海眼熟,小法海看他们三个也眼熟。

    这不就是在临江府的那僧道俗三人吗?当时一度抢着要除妖来着。

    怎么三个月不见,不但关系处的这么好,还跑到贫僧的金山寺来了。

    “小师父,快走吧。”慧永和尚劝道“这里真的不方便挂单。”

    老道全真子更道“这里很危险,不适合小孩子来。”

    大汉朱猛人粗心细,找出三个馒头塞给小法海“好孩子,拿着路上吃。”

    小法海抓着三个馒头,恨不得给这仨把嘴堵上。

    听说过有人长时间外出,房子就被人鹊巢鸠占的情况。却没成想,这种事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自己出去也不长,短短三个月就来了仨儿,还都是不同教派的。再晚回来一段时间,岂不是连妖魔都会住进来!

    “阿弥陀佛。”小法海诵了一声佛号“三位,贫僧法海,乃是此地的主持。因为一些私事,外出云游了一段日子。不知道三位从何而来,又为何到此。”

    慧永和尚等三人都是一愣。

    “之前寺庙那么荒废,哪里像住人的地方。”

    “这还有主持吗?没听说啊。你出去云游多久啊?三年?”

    “小师父,出家人不打诳语,可不要乱说……”

    三个人十分茫然,但也怪不得他们。主要是抓他们过来的敖辰,对法海一个字都没提。

    金山寺里塞了三个法师两条蛇外加一条龙,本来成分就有些复杂。如果再说还有个小和尚,解释起来太麻烦。

    况且还有些别的顾虑,就更不想费口舌了。只想着反正距离小法海回来还早,以后找机会再说也就是了。

    三人是真不知道,小法海是咬牙切齿。

    眼看就要忍不住要发作的时候,突然一阵腥风大作。远远望去,两团黑云飘了过来。

    “妖气!”

    小法海目光一凝。

    虽然这些日子在外杀妖杀的有些心累,可这不代表法海会退缩。更别说看那两团妖云的意思,分明是奔金山寺来的。

    “大胆妖孽,竟敢……”

    小法海眉毛立起,当即便要出寺迎敌。

    可还没等这脚步迈出去,衣服就被人一把拽住。

    “不好,那两个婆娘来了。”大汉朱猛不由分说,把法海抱起来就往后面跑。“快把小和尚藏起来。”

    “你往哪跑啊?那边哪有藏人的地方。”老道全真子招呼道“来来,来这边,藏井里。”

    “阿弥陀佛,井里甚妙。”慧永和尚也是果断“你们快去,贫僧拖住。”

    “哎呀呀,你们放开贫僧……”

    小法海气急败坏,只是他从来没有对人出手的习惯。再加上肉体力量本就不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抵抗。

    僧道俗三人组一通忙乎,小法海没等怎么挣扎,就被放进水桶,顺进了井里。

    “三位法师,请听贫僧细说。”小法海拽着绳子,认真道“其他误会可暂时不提,但妖魔……”

    咣当。

    小法海只觉眼前一黑,一块大石板压住井口。封了个严严实实,是半点光亮也无。

    ……

    《金山寺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