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们要与整个世界为敌(两更6700求订阅)
    不管敖辰对小法海多么的关爱,小法海对敖辰多么的怨念。这一龙一僧,就这样在金山寺安顿了下来。

    敖辰很愿意帮忙拾缀拾缀重建寺庙,这方面他的经验相当丰富。当初在兰若寺绑票抓姑娘的时候,敖辰可是亲爪建的铜雀塔。

    但小法海坚决反对,敖辰也只能遗憾放弃。

    法海反对的原因倒不完全是因为安全问题,更多是想靠自己的力量重建金山寺。

    用了两天时间将寺院简单打扫完毕,小法海便起身下山去化缘。而且强烈要求敖辰不许跟着,只能他一个人来完成。

    敖辰当然不会那么听话,更何况他也好奇小法海会怎么做。想看看这小家伙,是怎么把这一片废墟,变成僧众无数的金山寺。

    小法海前脚下山,敖辰后脚就钻进云层,悄悄跟了上去。

    距离金山寺最近的地方是镇江府,敖辰一路看着小法海走进城,也顺便观察了一下这座城市。

    镇江府比钱塘县大上许多,也更加繁华。从整座城的气运来看,便知其中的富商巨贾定不会少。以小法海的本事,只要露上几手,骗点钱修庙肯定是轻而易举。

    可敖辰看了会,发现自己过于乐观。

    “施主,贫僧是金山寺的僧人,想请施主布施一些钱帛……”

    “去去去,小孩子一边玩去。”

    “施主,贫僧是金山寺的僧人,寺庙破败……”

    “小师父好可怜,来,给你两个馒头。”

    “施主……”

    “哇,好可爱的小和尚。你跟我回家吧,别做和尚了,姐姐疼你。”

    “施主请自重……”

    敖辰在云顿趴着,眼瞅着小法海走了两条街。除了两个馒头之外,一文钱也没要到。

    “佛二代混到这份上,也是有够惨的。”敖辰啧啧摇头。“按照这个化缘法,二十年能把寺门装上都算快了。”

    不过敖辰也没真的以为,小法海就是这样重建的金山寺。能帮上忙的大金主,在后面呢。

    敖辰视线前移,看向法海所在街道的尽头。

    那里有一座非常豪华的府邸,红墙玉瓦大门楼,门前铁狮含金球。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个大暴发户的居所。

    而在院墙之内,更有不大不小的妖气弥漫。

    富商府邸,妖物作祟,再完美不过的化缘剧本。

    小法海没让敖辰失望,很快便注意到了那间府邸。

    “妖气?”

    萌萌可爱的小和尚,表情瞬间便冷冽了许多。

    看着小法海走进那间府邸,敖辰没有丝毫要干预的意思。

    金山寺实在太破,破的根本没法住人。天天看着小和尚睡透风房子,敖辰都觉得有虐童的意思。

    反正时间线提前了十好几年,养成也不差十天半月。先除妖赚点钱修修寺庙,让这小家伙有个像样的地方住再说。

    妖气中的戾气不少,手下的人命没有一百也得有八十。法海去料理掉,挣钱又除害,两全其美。

    法海迈步走到府邸门前,刚要上前敲门,一人突然从侧面冲了过来。

    “哈哈哈,总算让老子捞到一个。”

    还没有等法海反应过来,身子就被撞了个趔趄。

    定睛看过去,是一个背着金刀的大汉,一身江湖人的打扮。

    大汉明显有不俗的修为在身,那把看似张扬的金刀也是一件法器。

    金刀大汉大步流星的走向正门,抬脚便要上台阶去叫门。可还没等他这脚迈上去,就被一只枯瘦的手臂拽住。

    “嘿,你这人好生过分,怎么能抢贫道的买卖?”

    拉住大汉的是一个老道士,仙风道骨一身正气。发髻和衣衫上的法光微散,身后还带着些许扬尘。一看就是刚刚施展御风之术,匆匆忙忙追过来的。

    “牛鼻子,你可不要乱说。”大汉瞪着眼睛“大家抓妖各凭本事,老子何曾抢你的买卖?”

    “我呸!”老道士很是生气,怒骂道“抓妖当然是各凭本事,可你找妖却总是跟着贫道。远的事咱们不提,只讲从杭州府到镇江府,你都贫道手上抢走多少妖怪了?”

    “喂喂喂,你这样讲话就过分了。”大汉很不忿。“你这牛鼻子却有些卜卦的本事,但也只能推出个大概方位。要不是老子的除魔金刀,你一辈子也找不到妖怪到底在哪。”

    “胡说八道!”老道士更怒了。“上个月在杭州府,贫道都已经和那妖斗上法了。可你却横插了一手,一刀劈死了妖怪。难道那个妖怪,也是你找到的不成?!”

    “你还敢说这事!”大汉比老道士还怒“分明是你灌醉老子,然后偷偷去找那妖怪。况且要不是老子救你,你早就被那妖怪吃了!”

    “你这微薄道行,有什么资格救贫道。”

    “若是妖怪都你这般,老子一只手就都能捏死。”

    “来来来,你来捏捏看。要是捏不死,你就是贫道养大的。”

    “狗日的牛鼻子,真以为老子不敢揍你吗……”

    大汉和老道士先是互相斗嘴继而破口大骂,后面更是各拉架势马上就要打起来似的。

    但这两人终究还是没有动上手,因为紧跟着又来了一个和尚。

    这和尚不是小法海,而是一个四十多岁是中年僧人。

    僧人不声不响从吵架两人身旁走过,直接上了台阶梆梆敲门。

    “里面的施主,请开下门,贫僧来除妖了。”

    大汉和道士正在气头上,本来没注意到这个僧人。可是听到“除妖”两个字,就好像通了电似的,同时跳起来转移了目标。

    “呔,哪里来的秃驴!怎敢趁虚而入!”

    “无量天尊,这位大师太过无礼。怎能趁我二人争执,便抢贫道的生意。”

    僧人笑呵呵的回过头,双手合十道“二位施主因果纠缠,自然要先解决一番。至于这宅院中的妖怪,交予贫僧处理便好。”

    “滚!”大汉怒骂道“打架是打架,除妖是除妖。况且那妖是老子的,谁都不能抢。”

    老道士更是黑着脸道“不管我二人争执如何,那妖怪都与大师无关。还望大师速速离开,免得伤了和气。”

    “阿弥陀佛。”僧人一脸苦相,软言道“贫僧已经三月不曾见到妖怪,难得在此遇上一次。两位就当做做好事,让与贫僧吧。”

    “不行,这事没的谈。”

    “万事皆可商量,唯独妖怪不能让。”

    “两位……”

    僧道俗正在争执,大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

    “我说你们烦不烦,在人家门前吵什么吵啊。”大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露出一张不耐烦的脸。

    “呦,和尚道士都有啊……老爷说了,我们这不施舍斋饭,要饭去别处要去。”

    大汉眼睛一亮,大步跑上台阶,嘿嘿笑道“不错不错,他们俩是来要饭的,你不用理会。但我是来除妖的,赶快让我进去。”

    开门杂役愣了下。“除妖?什么妖?”

    “应是一只狐妖。”老道士也挤了上来,道“你家里,最近可是进了陌生人?根据贫道的卜算,应该就是最近一个月的事。”

    僧人不甘示弱,开口道“贫僧观妖气阴媚,妖怪所化之人应是女子。”

    杂役虽然感觉这三人像骗子,可看这架势还是有点慌,下意识道“老爷新纳了一房夫人,除此之外并无外人。”

    僧道俗三位一听,同时眼睛放光。

    “那新夫人定是妖怪变的,速带我去。”

    “不要搭理这个糙汉,新夫人在何处,贫道去看看。”

    “阿弥陀佛,贫僧前往度化更为合适……”

    敖辰蹲在云端之上,遥望城中这出戏码颇有些迷茫。

    富商府中的那只妖怪的确是只狐狸,也确实是那新娶过门的新夫人。但是这剧本走向,让敖辰有点茫然。

    正常来说应该是法师上门说有妖,然后主人不信各种撕逼。最后妖魔显形主人惊悔,除妖法师登场上演反转大戏。

    可现在呢,没等见着妖怪的面,除妖的反倒先争抢上了。

    外面僧道俗三人在那争执,法力激荡煞气逼人。狐狸夫人躲在房里哆哆嗦嗦,看着可怜的不行。

    这狐狸精是什么下场,敖辰都不忍去想。冲外面那三个家伙,比那只乌龟精好不了哪去。

    不过相对于敖辰的不解,小法海却好像一点都不奇怪。在那金刀大汉出现的时候,法海就已经转身离开。

    眼瞅着法海又去其他街道化缘,敖辰忍不住云端传音,询问法海。

    “那妖怪你不管了吗?”

    法海听到耳边有人说话,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那三位除妖法师的道行不算差,应付一只狐妖并无问题。既然狐妖可以伏诛,贫僧又何需自扰。”

    “嘿,那只狐狸也是倒霉。”敖辰唏嘘道“去哪害人不好,偏偏到了个除妖法师多的地方。”

    法海轻轻摇头“镇江府的法师并不多,否则师父也不会派我到金山寺。其他的一些地方,一个县城的常驻法师就能有个。”

    敖辰愕然“这么多的吗?”

    法海道“除魔卫道之士众多,乃是天下苍生之幸。也正是受益于此,如今妖邪之辈是越发少见。”

    “确实是少见,都快成保护动物了……”敖辰很有感触。

    又望了望那富商的府邸,那僧道俗三人已经闯了进去。看院子里那飞沙走石到处冒烟的样子,想来那倒霉的狐狸绝对是凶多吉少。

    看着这场面,再联系起小法海的言语,敖辰算是对沩仰界有了初步认识。

    曾经的妖鬼乱界是妖魔横行,凡人惶惶不可终日。而这个世界刚好相反,是除妖大法师横行,妖魔东躲西藏。

    难怪连钱塘江那等灵秀之地都没有什么妖怪,根本是都被法师们给杀光了。

    以至于现在是狼多肉少,发现个妖怪跟大熊猫似的。

    这种世界背景,对凡人倒是蛮友好的。但是对于敖辰而言,却是大大的不妙。

    因为这样一来的话,就不是法海一个人的价值观有问题,而世界整体风气就是如此。

    就沩仰界而言,三观不正的不是法海,而是敖辰这个外来户。

    只要是妖都该死,这是最大的政治正确。谁忤逆这点,谁就是妥妥的异端。

    “这下可是真褶子了……”

    他这不是要教育一个熊孩子,而是要培养一个熊孩子和整个世界为敌。

    异端敖辰,越发的惆怅。

    ……

    《密印寺·沩仰秘记》

    灵佑禅师教化天下,乾坤纲正浩气长存。能者皆以卫道为己任,妖邪惶惶避匿。然有域外天魔降世,搬弄是非蛊惑人心。更污无垢佛子,诱其与世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