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一百二十章 龙域镜海大团结
    玉帝坚信麻烦的事情在后面,总有佛祖后悔的时候。但并没意识到,其实那条让他头疼的青龙,现在的处境也没好到哪去。

    龙域镜海。

    “三位祖爷爷,让您几位费心了。”

    看着面前的三条老龙,敖辰由衷的表达着感激之情。

    “如果不是三位祖爷爷力挽狂澜,这次必然无法安然返回。您几位是我龙生的闪亮灯塔,是万界龙族的不朽基石……”

    白龙长老和黄龙长老没说话,只是冷眼看着敖辰。青龙长老则揉着还在冒烟的爪子,一张大龙脸拉的老长。

    “感谢的屁话就不用说了。”青龙长老道“往前站站,我刚受了伤,不想再多花力气去抓你。”

    “我是受害者啊,这次可不关我的事。”敖辰委屈的往后面躲。“他们切断龙门界桥,又不是我的错。”

    青龙长老大爪子向前一探,将敖辰抓了个结实。

    别看敖辰在外边滑溜的和泥鳅似的,在老青龙眼里就有些不够瞧了。

    “界桥断开和你没关系,但你提那个条件是怎么回事?”青龙长老很是愤怒“费这么大力气帮你,就换一个什么外交豁免权……玩呢?耍我呢?!”

    “还以为你能聊什么花来!”黄龙长老也很恼火,气呼呼道“要不是配合你,我们两个根本不用出面。以为配合你演戏,是很容易的事吗?”

    “我相信你有自己的理由。”白龙长老显然要好说话一些。“你可以试着说服我,只有一次机会。”

    三大长老绝对有理由生气。

    他们是横跨野区闪现上高地支援,冒着的风险不可谓不大。本来能直接传送回老家,为了配合队友演戏才顶着水晶疯狂输出了半天。

    本来以为队友有什么妙招,哪怕让敌方放个塔让点经济什么的都行。

    可结果呢,毛都没捞到一根,就定了个游戏规则。

    “三位祖爷爷息怒,这个外交豁免权还是很重要的……”

    感受着龙族三大将的愤怒,敖辰尽可能的往清楚解释。再科普一下国际关系学,烂用外交豁免权的危害,以及完善健全龙族儿童保护法的议题。

    三大长老开始还心不在焉的听,可听着听着就有点古怪起来。不是因为敖辰说的内容,而是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

    一会儿望望远处,一会儿交换下眼神。

    “要不然这次算了,该给年轻一代点机会。”

    “平时一盘散沙,难得有点什么事能这么团结。”

    “说的也是,这次我们就让让吧。”

    敖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三大长老突然齐齐转身飞走了。

    三大长老都没什么法律意识,敖辰对这次申辩本来没报太大希望。但出乎意料的是,竟然真的放过了他。

    “不对劲,有阴谋。”这次没挨揍,反倒让敖辰不踏实。

    就像把爪子伸到娑婆界,没直接挠死死两个菩萨,完全是违背常理的事情。

    “反常必有妖,一定有问题。”敖辰思索“难道是因世界法则压制受伤太重,不方便动手?不对啊,看着一个个老当益壮的,打我这号的也不用费多大力……”

    敖辰正在那瞎捉摸,后面突然被拍了一爪子。

    “辛苦辛苦,你总算是回来了。”

    敖辰回头一看,顿时是一脸的惊喜。

    “敖玄?”

    出现在敖辰身后的,是一条百丈黑龙。通体黝黑如铁,看着非常强壮。与其他同年龙比起来,明显要粗上一圈。

    在龙域镜海里,这条黑龙可算是敖辰最好的朋友之一,也是敖辰最佩服的龙。

    因为这是神龙峡谷的真龙游戏当中,唯一能独立抓单敖辰,把他按在地上揍的强大存在。

    敖辰兴奋道“你通过成年仪式了?”

    “是啊。”年轻黑龙感慨道“成年仪式太繁琐,还以为两三个月能搞定,没想到用了一年多。”

    “总比通不过要强。”敖辰神情有些黯然。

    万界皆晓化龙之路无比艰难,却鲜有人知真龙成年更是凶险。

    真龙出世,百岁生鳞,千岁成年。

    每过上一千年,都是真龙的一道难关。闯过去后会更加强大,闯不过去生死难料。

    尤其以幼龙成年时,所面临考验最为凶险。

    敖辰虽然还没有机会经历,却不难感受到此中残酷。光是他出生这五百年来,就不知见了多少比他年长的小伙伴有去无还。

    龙族天生强大,但这种强大又怎会没有制约。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没有天敌的龙域镜海,又何止三条祖龙。

    黑龙敖玄迟迟未归后,敖辰一度以为也失去了这个好友。此时再度相见,心中自然是喜悦。

    千年生死关是所有真龙都必须经历的,唏嘘感慨之余倒也无需多愁善感。可就在敖辰想要叙叙兄弟情,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敖玄有点不对劲。

    瞪着的眼珠子瞅着他,颇有些苦大仇深的意思。摆出的姿态也颇具攻击性,好像随时要扑上来揍自己似的。

    往黑龙敖玄身后一看看,这才发现不止他一个。密密麻麻一大群龙,都是很不善的样子。

    敖辰表示有点慌,隐隐知道为什么三大长老会突然离开。

    三龙行改群,这谁受的了。

    “有话说话,别冲动!”敖辰往后退了退,忙问“出什么事了吗?”

    “是出事了,大事。”黑龙敖玄黑着脸。“我当年之志向,你可还记得?”

    “当然记得。”敖辰道“成年之后遨游诸天,遍寻万界雌兽母灵,为我龙族开枝散叶……”

    说到这里,敖辰突然反应了过来。

    因为救援令的关系,万界龙门处于封闭状态。除了敖辰之外,其他真龙都无法再正常出入。

    “呃,看来是我把你耽误了……”敖辰先承认错误,然后辩解“但龙门之事可不能怪我,都是三位祖爷爷自作主张。要是你愿意的,那个救援令可以让给你。”

    “救援令不能转让,能让我也不想要。”敖玄很悲愤“我只想找回我的理想。”

    “你的理想还在啊。”敖辰安慰道“虽然还没彻底搞清救援令的秘密,但应该耽误不了几年。”

    “老子不缺这几年时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没关系。”敖玄咬牙切齿“可你耽误的,是我一辈子!”

    敖辰忙道“喂喂喂,不负责任的话不要乱讲。”

    “我有乱讲?”敖玄质问道“那个什么妖鬼乱界,你是不是界主?”

    “是……”敖辰道“这事我还郁闷呢,但和你有什么关系?”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敖玄咬牙道“三位长老已经商量好,要把我送到那里去,打理你留下的烂摊子!”

    “啊?”敖辰一呆。

    “啊什么啊,都是你搞出来的!”黑龙敖玄满眼的悲愤。

    “龙门被封闭,只能破开空间强行送过去。以后就算龙门开启,我只怕都难回来。那个破地方,听说能扛住龙威的都不多,我又如何实现自己的理想……”

    在黑龙敖玄的控诉中,敖辰渐渐回过神来。

    “怎么随便往我的世界里塞龙啊,我不允许!”敖辰比小黑龙还激动“这就去找三位祖爷爷,让他们收回成命。我是界主,我不同意!”

    “你同不同意有个屁用。”敖玄道“你那个世界不同大千,他们花点力气就能撕开。我是第三批,之前已经送过去十几条龙了。”

    “还有我们!”

    后面又站出几十条年轻真龙,都是曾经和敖辰一起战斗过的小伙伴。

    只不过全是年龄比较大的那一批,比敖玄成年的还要早。

    而且这些曾经的伙伴,现在显然都处于敌视状态。

    “我没敖玄的理想,就想在镜海多逍遥一阵。结果因为你那个破世界,害的我们都没法在家待了。”

    “就是,全是你害的。”

    “你说吧,这笔账怎么算?”

    “敖辰,我告诉你,必须给个交代。否则的话,这事没完!”

    小伙伴们的接连控诉,让敖辰眼前阵阵发黑,差点没晕过去。

    虽然他这个界主当的莫名其妙,任职后也没正经管过什么事。可既然处在这个位置,许多东西是不通自明。

    神道体系若是没有建立,基本可以让世界处在放养状态。只有阴阳轮回不出问题,世界便可自行运转。

    可若是建立神道体系,就意味着要进行更加细致的管理。

    因为神有神权天有天规,一旦滥用就会引发各种问题。轻则人道崩坏世界大战,重则仙魔量劫轮回崩灭。

    而现在,那个连幼龙都能称王称霸的世界,一口气塞进几十条龙……

    这是要干嘛?觉得那个世界太安静,想搞群龙大作战吗!

    “冷静,大家都冷静!”敖辰强行保持镇定“相信我,这事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解决个屁啊,根本躲不掉。”

    “过来,想让我揍一顿出出气。”

    “当年在峡谷没少被你这混蛋蹲,今天新账旧账一起算……”

    “你……”

    面对群体的控诉,敖辰大吼了一声。

    “都闭嘴,听我说!!!”

    敖辰到底是敖辰,在此逆境之下依然能保持镇定。

    大声喝止群龙之后,敖辰举爪大概点了点,很理性道“敖玄他们便罢,后面的是怎么回事?”

    在以敖玄为首的年轻真龙后面,还有其他的真龙聚集。

    这些龙的年份就比较长了,基本都是三千年起步,甚至还有五千年以上的。

    严格说起来,这些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汉龙,一条条彪悍的发指。看那摩牙擦爪的架势,好像比敖玄这帮小年轻还积极。

    “叔叔大爷们,你们就别凑热闹了成不。”敖辰很气愤。“我不记得得罪你们。”

    “没得罪?”一条壮龙冷哼道。

    “大家兴师动众的聚起来,为的就是去娑婆界助你。可结果倒好,你拍拍屁股就跑了回来,白白晃点了我们一回。”

    敖辰瞪大眼睛“这也能算理由?”

    “为什么不能?”壮龙攥了攥爪子。“况且龙门阻断这事,影响的是整个龙域镜海。再加上以前扰龙清梦的事,你小子欠的账多了。”

    “龙族没有欺凌幼龙的传统。”敖辰挣扎“我还小。”

    壮龙上下打量敖辰。“不小了,你发育快。”

    瞅着蠢蠢欲动的龙群,敖辰提出最后一个要求。

    “能不能选几个代表出来。”敖辰很严肃“我马上要出差,不能伤太重。”

    ……

    《真龙纪》

    龙生而强,遭天之忌。千年一劫,以首劫最凶。过则纵横诸天,败则身死魂灭。世人叹,无论强何所至,皆有其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