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九十章 如意珠
    敖辰还是收下了黑熊精的礼物。

    并非是舍不得放弃这个强援,而是黑熊精太热情。看敖辰迟迟不接,以为太矜持,直接过来给拍在了爪子上。

    不管是什么地方的毛,反正都沾了手,再矫情也没什么意义。

    当然,这个东西,敖辰就算是死,也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带回龙域镜海。

    不过热情的黑熊精,并没有感受到敖辰的嫌弃。除了宝贵的熊毛之外,还给了许多其他的礼物。

    什么野果野菜野山参,都是最纯正的山货,满满当当的两大车,堆在那和两个小山包似的。

    为了不让敖辰辛苦,专门派了一只牛妖帮忙运送。

    一系列安排下来,让敖辰是自惭形秽。

    人家在山里混的都这么社会,反倒显得他这条海归青龙有些山炮。

    最后弄了两坛龙涎香原浆回敬,心中的羞愧才稍稍有所缓解。

    辞别了黑熊精,敖辰没急着返回鹰愁涧。而是寻了一处荒山,落入山坳隐蔽处。取出太白金星给的定海神珠,凝目细细观瞧。

    原本是想把此物带回龙域镜海,让三位祖爷爷看看再决定改如何处理。但是经过观音院与护法天龙一役,敖辰突然有了点新的想法。

    “拿到装备不一定非要找老鉴定师,自己也未尝不能试一试……”敖辰摆弄了下定海神珠,心中念头越发强烈。

    “金池上人以前只是一位普通游僧,历经艰辛救赎坠入歧途之僧。虽然后来心魔缠身为贪欲所误,可袈裟却成了至宝。如果不是后来佛力耗尽,只怕真会栽个大跟头。”

    细细想来,敖辰觉得自己和曾经的金池上人很像,无非一个救僧一个救龙。凡人都可将俗物炼化佛宝,堂堂真龙难道就做不到?

    敖辰考虑过龙珠,但这属于龙族标配。虽然也是孕育之物,却没什么操作空间。无论有没有救援令,都一样生长发育。

    思索了一下后,决定在定海神珠上打打主意。

    “这玩意还真是有些古怪。”敖辰摆弄着定海神珠,越发觉得这东西不一般。

    无论是神识还是龙气,又或者是五行法力,只要接触这东西,都犹如泥牛入海,没有任何的回应。

    敖辰接触过的法宝不少,无论是龙域镜海的,还是他自己得到的,没有一个是这种情况。

    “这可怎么整。”

    敖辰有那么点头疼。

    金池上人当年是披着袈裟云游四方,这样看起来只要含着这东西晃荡就行。

    但在那之前,必须先把这东西变成自己的。

    定海神珠此前是镇压龙族之物,很难保证里面有没有留着禁制。敖辰可不想辛辛苦苦养育几百年,倒头却落个喜当爹的局面。

    敖辰思前想后,只能想到一个办法。

    “只能试试真血了。”

    敖辰探出爪子在前胸一划,一滴血液飘了出来。

    “希望靠点谱,可不想再因为这个挨揍。”

    敖辰暗暗祈祷。

    真血并非取出就会伤及龙元,只有祭祀或毁掉后才会造成影响。如果能与定海神珠完美融合,两者甚至可以算做一体。

    而敖辰想要做的,便是以真血为灵,成为这定海神珠真正的主人。

    “去吧。”

    敖辰轻轻一弹,真血落在定海神珠上。

    血液在珠子表面蠕动了一下,很快便没了进去。

    敖辰紧张的等了许久,什么都没发生。

    身体既未产生真血被毁的任何不适,定海神珠也未发生任何的变化。

    “没反应?要不要再来一滴试试……”

    敖辰正犹豫的时候,定海神珠突然一震,不受控制的向上飞出。

    “靠,别跑!”

    敖辰忙伸爪子去抓。

    爪子刚刚伸出去,定海珠就停住了,敖辰也怔住了。

    停滞一两秒,转头就跑。

    飞出的定海神珠迎风就涨,瞬间就变的比山还要巨大。黑压压的悬停在头顶,随时要砸下来一样。

    敖辰不跑还好,这一跑好像也惊动了珠子。呼的一下,便追了过来。

    “停停停……”

    敖辰大叫。

    定海神珠停住。

    敖辰眼睛闪了闪,试探性道“小小小……”

    定海神珠随之缩小,很快又变成了敖辰刚好能抓住的大小。

    放在爪里拎了拎,这玩意比龙珠有分量。以意念驱使着飞出,在空中滴溜溜来回盘旋,样子和龙珠似乎又没有分别。若是用来对敌,显然非常具有迷惑性。

    “嘿,东海如意棒西海如意珠,还真是一家子。”敖辰对这珠子很是喜爱,可让某些战术突破至新的层次。

    “既然如此,就叫你如意珠好了。”

    敖辰拿了新装备,准备返回去见小白龙。而鹰愁涧那一边的安排,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

    鹰愁涧。

    “大圣,今个儿怎么这么早啊?”

    小白龙从水中探出头来,迷迷瞪瞪打着瞌睡。“昨日喝的太多,我可是尚未醒酒呢。”

    “你还能睡会,俺可是一晚上都没睡。”悟空也是哈欠连天。“师父不高兴,聊了整晚。要是不早点过来,只怕还得听他的唠叨。”

    虽然在敖辰的干预下,这一龙一猴不会再有同门之谊。但连着几天的交锋下来,已然结下了更加深厚的友谊。

    小白龙与悟空是不打不成交,不饮不基情。

    第一天饮那大圣酒,悟空是喝的大醉,直至傍晚方归。

    三藏见到后气的只念阿弥陀佛,连话也说不出来。天上的护法迦蓝五方揭谛,更是一个个如鲠在喉。

    待悟空醒酒之后,三藏是好一顿数落。珈蓝揭谛也再次显出法身,代表菩萨训斥猴头。

    被五行山压了五百年,悟空性子比以前大有收敛。但少了紧箍的限制束缚,美猴王还是那个美猴王。

    受了训诫的悟空来了脾气,当即返回鹰愁涧寻小白龙。

    但不是打架,而是饮酒宣泄。

    一龙一猴在水涧之下,边喝边聊天边喝边吐槽。有类似经历,境遇也有些像,越聊越投缘,最后又喝了个酩酊大醉。

    喝完悟空出了水潭,装模作样的打了一番,就又回了三藏那边。

    珈蓝揭谛自然不是傻子,却也拿这俩没什么办法,只能去见菩萨。悟空醉眼朦胧的被三藏唠叨整夜,又跑小白龙这里来躲清闲。

    小白龙对悟空很是理解,晃了晃爪子。“来,再来打过,打完再饮。”

    “打个甚。”悟空连铁棒都不曾掏“老孙乏的很,可不想再做戏了。”

    小白龙向天空望了一眼,道“护法珈蓝揭谛皆在,不打的话回去又如何交差?”

    “打不打都是一样交不了差。”悟空没好气道“你莫不是以为这几日下来,他们还会被糊弄不成?”

    “说的也是。”小白龙道“正好还剩下两坛,干脆与大圣饮完。”

    “不慌饮酒,得谈谈正事了。”悟空道“老孙跟你这耗日子,师父已经很不高兴。如果今天再无交代,老孙面子也不好看。”

    小白龙道“大圣放心,今日断不会让你空手而回。”

    悟空眼睛亮了亮“你愿意和老孙走了?若是有你随行,这西行路上倒也不用担心无趣。”

    小白龙摇头“虽与大圣相交莫逆,可这和尚我是做不得的。”

    悟空没好气“那你说个甚。”

    小白龙笑“不就是脚力么,早已为大圣考虑妥当。只是因为距离遥远,准备要花些时间。昨日傍晚大圣刚走,土地公就已经帮忙送来了。”

    悟空好奇。“什么东西?”

    小白龙模仿着敖辰的口吻,淡然道“豪车。”

    ……

    《大唐西域记》,卷十三。

    僧云游四方,衲衣袈裟破甚。僧置敝衣屋隅食灰,但著新贵自赏。出时遇崩,新衣破而落土,旧衣自来相护,方知其为宝。一龙闻此事,亦治其珠,以血祭。可惑敌,行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