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六十七章 师父,紧箍被妖怪抢走了
    “师父稍待,待我去看看是甚么妖怪……”

    纵使大圣不惧山精鬼怪,却也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悟空小心……”连猴子都被唬的不轻,三藏更早被吓的站战战兢兢。

    拎着铁棒走到近前,悟空压试探性低声道“泥鳅?是你吗?”

    “是你大爷。”敖辰没好气的低声回骂“傻缺猴头!”

    对过口令确认是自己人,悟空松了一口气。

    心道这龙果然有手段,这等变化竟然连火眼金睛都看不出。即便菩萨在暗处观察,想必也看不透真身。

    “妖怪,休得猖狂,看老孙铁棒!”

    悟空挥动如意棒,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

    敖辰早和悟空商量好做戏,动手自然也不会来真的。

    但是对这位齐天大圣的实力,敖辰还是存了一份好奇心。

    强是肯定比自己强,但具体强多少不好判断。

    虽说五百年前斗天斗地风头无两,但这里面说不好有多少是真是假。

    其他的天兵天将还没见识过,但敖辰可是亲眼见过玉帝的。要说那老阴货拿猴子没办法,着实是有些怀疑。

    “试试。”

    敖辰没有躲闪,直接硬着铁棒顶了上去。

    。

    轰!!

    敖辰倒飞而出,好像破布条一样在空中飘荡。

    飞行着撞断树木无数,最后一头砸进山里。

    敖辰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费了好大力气才从山里又爬了出来。

    “嗯,看来大闹天宫是真的。”

    敖辰以脑震荡的代价,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

    猴子别的法力神通尚不清楚,但这把子力气和暴击就已经非常够用。

    一个单挑整个天庭不现实,但的确也没有几个人能拿住他。当初请佛祖擒拿妖猴的戏码,多半不是做戏而是真的。

    “泥鳅……你,你没事吧?”

    悟空拎着棒子跳过来,表情十分的紧张。

    这是来帮忙的同伙,要是被打出个好歹,那计划可就全落空了。

    “厉害。”敖辰晃悠着脑袋“不愧是齐天大圣,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悟空得了夸奖,却丝毫不美,只气道“你怎么躲都不躲,偏偏故意迎老孙的铁棒!这要是意外打杀了你,那可如何是好。”

    敖辰摇了摇脑袋“现在我不是你对手,但你想打杀我也是不可能。”

    这话还真不是吹。

    猴子暴击确实比较凶残,但敖辰这坦度更非浪得虚名。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个待遇,被三条祖龙时时操练的。

    “你这个癫龙,比俺老孙还癫。”悟空气道“菩萨定在哪里看着,你我快快打来。”

    试过了猴子的铁棒,敖辰不再玩火。当即抖擞精神,以怪蟒之身与猴子打斗。

    只打的是飞沙走石,断木横飞,百丈内都不能辨物。

    两个全都是肉身神通,虽然是在作假,但一时也难分辨。

    尤其悟空知道了这青龙耐打,更是敢放开手脚。哪怕菩萨带着木吒惠岸在云端观望,也没有看出什么虚假。

    “这是何处来的妖怪,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

    观音菩萨本能觉得这怪蟒有问题,可法眼神目之下却看不出任何端倪。

    似乎这妖怪,就是这般模样。

    别说菩萨在此,就算是佛祖亲临,也看不出敖辰的本相。

    因为这不是变化之术,而是龙族禁忌之大法,缩骨术是也。

    每一寸的皮肉都是真实,又如何能看出破绽。

    此界唯一知晓怪蟒来历的,只有那玉皇大天尊。

    只是当初玉帝遭遇怪蟒并不愉快,回去后自然不会大肆宣扬。连天庭内部都鲜为人知,更何况佛门的观音菩萨。

    况且今时不同往日,即便玉帝再次当面,只怕也看不出敖辰的真身。

    敖辰现在是一界之主,不会只有负担没有好处。

    最直接的好处,便是可任意模拟界内气息。模仿一些妖气遮掩,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吼吼……”

    突然之间,怪蟒发出一阵阵嘶吼,似是抵不住悟空铁棒,驾着黑雾妖风逃离。

    “哪里走!”

    悟空大叫,便要驾云去追。

    三藏这时缓过神来,慌忙叫道“悟空,穷寇莫追,保护为师。”

    悟空收棒回来,关心道“师父莫慌,妖怪已被我打走了。但失了一些行李,只怕师父心疼。”

    “无妨无妨,妖怪走了便好……”三藏惊魂未定的回了两句,又忙问“悟空,失了什么行李?通关文牒可还在?”

    悟空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下,又道“别的行李俱在,就是师父那花帽不见了。老孙本还想戴一戴,实在是可惜……师父,师父?焉何呆滞?老孙在这,师父醒来……”

    呆滞的何止是唐僧,观音菩萨已凌乱许久。

    虽然察觉那怪蟒有些异常,菩萨却也没有太过担心。毕竟猴子的本事摆在那里,能威胁到他的妖怪委实不多。

    哪怕后来怪蟒逃走,菩萨也没有出手的念头。

    取经路上诸多坎坷磨难,有佛门安排亦有因果循环。这突如其来的怪蟒,可算是取经中的一难。

    可万没有想到,紧箍竟然被那妖摄走。

    “哪里来的妖怪,当真不知死活。”

    菩萨面带怒气,忙拈指掐算。

    过了一会儿,菩萨脸色越发难看。

    且不说那蟒妖的去向,就连紧箍儿所在都是朦朦胧胧。

    “怪哉,怪哉……究竟何处去了……”

    木吒惠岸见菩萨愁苦,在旁贴心劝道“菩萨,佛祖不是给了三个紧箍儿么?失了一个还有两个,再寻机会套那猴子便是。”

    “你又知道什么,这哪里是加加减减那么简单。”菩萨十分苦涩。“佛祖法力广大,能知过去未来。这三个紧箍儿各有用处,一个都失不得。”

    木吒惠岸奇怪“因为宝贝么?”

    “宝贝倒在其次,主要关乎我佛门未来。”菩萨叹了口气。

    “之所以佛祖会给三个紧箍儿,便意味着三个如孙悟空这般的妖魔诡异佛门。如今失去一个,便等同佛门失去一位强大的护法。”

    木吒惠岸十分吃惊。

    一个孙悟空已经非常厉害,三个这样的妖魔那还得了。

    菩萨不再言语,只法眼洞观山川,寻那怪蟒下落。

    “还好还好,幸好这玩意真能收的进去……”

    就在菩萨惊疑不定,苦寻怪蟒下落时,敖辰正缩在一片云层中,摆弄着祖龙逆鳞大呼幸运。

    那藏着紧箍的嵌金花帽,被敖辰收入了逆鳞当中。

    给猴子通风报信没什么危险,但偷这个紧箍却不是安全营生。

    此紧箍是佛祖赐下,观音交予唐僧。敖辰即便是拿了,也不可能躲过那两位的眼睛。

    唯有祖龙逆鳞三祖合一,方可遮掩天机逃出窥探。

    “看来此行回去后,这玩意就能拿来用了。”敖辰暗自琢磨。

    经过两次救援任务后,敖辰大概已经摸清了路数。

    祖龙逆鳞不是储物宝贝,除了让自己可遁入藏身外,放不进任何东西。

    可若是和救援令有关,或与敖辰构成某种影响,便可通过祖龙逆鳞带回龙域镜海。

    九龙台和阴兵,轩辕剑与上古敕令,等等这些都佐证了这点。

    孙悟空作为小白龙的应劫对象,理应也符合这个规则。

    最后的结果证明,敖辰是赌对了。

    确认了紧箍没有问题,敖辰将逆鳞重新含回口中。

    “猴头,希望下次见面,咱们依然是友非敌。”

    敖辰飞出云层继续前往西海。

    悟空似有所感,抬眼望向远方。

    “泥鳅,老孙欠你一个人情。希望下次见面,可以知道你的名字。”

    ……

    《大唐西域记》,卷十三。

    贞观三年,玄奘法师西行游学,一猴从。途遇大蛇,貌状竦目。猴与蛇斗,执其坠山。法师无伤,独失幼时冠,恸哭晕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