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六十六章 狼狈为奸,龙猴串谋(求推荐)
    敖辰记得猴子负气离开去了东海,被东海龙王开导后去而复返。

    东海有什么猫腻,敖辰现在不想理会。但是通过这件事,不难看出猴子对龙族还是亲善的。

    所以敖辰追上去时并未再隐藏气息,更主动放出了自己的龙气。

    悟空果然有所察觉,停下云头回身张望。见到敖辰这条青龙,眼中尽是警惕。

    “你这泥鳅,为何追我老孙?”

    敖辰甚是不爽。

    猴子其实挺不着龙待见的,这嘴实在不是一般的贱。刚刚见面,就来这么一句。

    “追你自然是为救你,傻缺猴头莫要不识好歹。”

    敖辰也没客气,张嘴就喷了回去。

    悟空大怒“你这是甚话,莫不是故意来讨老孙的铁棒!”

    敖辰冷笑“劫难就在眼前,依然不知收敛。回头被人套了紧箍儿在头上,且看你还能挥的潇洒。”

    悟空眼珠转了转,没有继续发火,只斥道“话说清楚,老孙有何劫难,紧箍儿又是甚个东西?”

    敖辰瞅着悟空,眼神异样。

    这猴子看似暴躁好斗,实际心眼一点都不少。在山下压了五百年后,更是猴精猴精的很。

    “说来倒也简单,就是个套头的紧箍罢了。”敖辰道“观世音菩萨知你顽劣,必不听和尚管教。所以送个宝贝诱你戴上,每每念咒定叫你头痛欲裂。”

    悟空皱眉看了看敖辰,问道“若是如此秘密,你怎会知道这般详细?”

    敖辰没有直接回答,只道“你只需记得,不要随便把什么玩意都往头上扣,便不枉我冒险告知你这个。”

    悟空又问“如何让我信你?”

    “用不着信。”敖辰道“提醒于你,是不想见齐天大圣失了风骨。至于信与不信,那便是你自己的事了。”

    敖辰说完,便佯装要走。

    “等等。”悟空叫住敖辰“既然你来帮我,可否好龙做到底,再多帮我一些?”

    敖辰问“我已提醒了你,还如何多帮?”

    “你知如此秘密,也必知菩萨的厉害。”悟空嬉皮笑脸道“西行取经路长,若是真有那紧箍,即便我躲的一时,也躲不得一路。你可有什么好法,能让我安睡?”

    敖辰看着这猴子,越发是欣赏。

    “你若五百年前便这般想法,只怕也不会有五指山那一劫。”

    敖辰只是感慨一下,却发现悟空眼神一阵异样。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嬉皮笑脸道。“既然知道老孙的底细,有何妙法还不快点讲来?”

    “有点意思……”敖辰心中古怪。“看来这猴子,好像也隐藏着什么秘密来着。”

    敖辰暂时无意探寻猴子的秘密,只道“紧箍儿或不止一个,即便帮你夺了这个,也未必没有别的等着你。”

    悟空道“无妨无妨,少一个是一个。若有什么好法,你只管说来便是。”

    敖辰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说出一个主意。

    “妙计妙计,果然是个好法。”悟空手舞足蹈。

    “你且不要高兴。”敖辰道“此法我要担很大风险,若是临机有变,却不会因你拼命。”

    “晓得晓得。”悟空道“若是能成,老孙欠你一个大人情。”

    “只要别拿你那棒子来敲,我便感激不尽。”敖辰只是笑笑。“你我各自准备,菩萨此刻应与你那师父见过面了。”

    悟空眨了眨眼“你这龙倒也有趣,可有名字?”

    “有却有,但不便叫你知道。”敖辰摆了摆爪子,转身飞腾而去。

    不是敖辰卖关子,而是不想惹麻烦。这猴子是西游的主角,盯着他的眼睛太多。插这一杠子已然有不小的风险,别的事还是少说为妙。

    望着敖辰飞腾而去,悟空一对眼睛越发明亮。

    “嘿嘿,紧箍么……当真好算计……却没想我老孙福泽深厚,有个妙龙前来相助……只是这龙……”

    悟空自然不会再去东海,停在那里想了一会,便掉转云头回去见唐僧。

    …………

    乘云回去后落在地上,见三藏还留在原处。

    悟空道“师父!怎么不走路?还在此做甚?”

    三藏抬头道“你往那里去来?教我行又不敢行,动又不敢动,只管在此等你。”

    悟空笑道“我心忧师父,故此即回。”

    三藏抱怨道“我略略的言语重了些儿,你就怪我,使个性子丢了我去。无人理会,只管在此忍饿。”

    悟空道“师父,你若饿了,我便去与你化些斋吃。”

    三藏道“不用化斋。我那包袱里,还有些干粮,你去拿钵盂寻些水来,等我吃些儿走路罢。”

    悟空去解开包袱,在那包裹中间见有几个粗面烧饼,拿出来递与三藏。又见光艳艳的一领绵布直裰,一顶嵌金花帽。

    三藏佯装吃着烧饼,眼神不住的往悟空这边瞟。悟空早已有了提防,看的也十分真切。

    拎衣衫看看,又捏了捏花帽,悟空眼中隐露寒意。

    “那龙还真是没有诳我,果有箍在这等着老孙。菩萨算计也倒罢了,老和尚竟也这般的没有良心。”

    悟空愤恨恼怒之下,几欲掏出铁棒打杀了和尚。

    但想到其他的一些事情,悟空又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这衣帽是东土带来的?”悟空回身问。

    三藏顺口儿答道“是我小时穿戴的。这帽子若戴了,不用教经,就会念经;这衣服若穿了,不用演礼,就会行礼。”

    悟空做喜悦状“好师父,送与我穿戴了罢。”

    三藏道“只怕长短不一,你若穿得,就穿了罢。”

    悟空遂脱下旧白布直裰,将绵布直裰穿上,大小刚好合身。

    之后又拿起帽子,在头上比量了一下。

    三藏拿着干粮却不吃,紧张着偷望。

    更有另外两双眼睛,观望着师徒二人所在之处。

    一双眼睛在云端之上,佛光善目满怀期待。

    一双眼睛在林间草丛,灯笼龙瞳玩味狡诈。

    猴子比划了好几下,都不见敖辰出来,不由得心头恼怒。

    “这死泥鳅,怎地还不出来。莫不是真的溜了,想看老孙的笑话吧。”

    就在悟空几乎要忍不住,直接把帽子甩开的时候,一阵恶风突然凭空掀起。

    一道粗长的身影,从林中猛的扑将出来。

    “呀,妖怪!”

    悟空一声大叫,甩了花帽掏出铁棒,护在三藏身前。

    “师父小心……我去……甚么东西?”

    悟空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在敖辰出来之后,还是被吓了一大跳。

    足有二十余丈,又肥又长,疙疙瘩瘩,满身的褶皱。眼睛隐在皮皱之内,不大的血口和身体完全不成比例。

    好一条辣眼睛的大怪蟒。

    ……

    《大唐西域记》,卷十三。

    玄奘法师遇贼,幸有猴救。法师赠幼时衣帽,金箍头饰。猴觉美,意气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