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六十五章 想要个装备
    敖辰不知道西海的小插曲,就算知道也顾不上。因为就在刚刚,敖辰想起了忘记的事。

    “有点想要啊,但也有点危险啊,到底要不要呢……”

    敖辰隐藏在云端,望着下方山路上的一个组合。

    和尚,猴子,白马。

    白马不是龙马,但和尚与猴子是名人。

    唐三藏,孙悟空。

    敖辰是想着反正也到了两界山,不如先去看看这两大男主。反正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只是瞅一眼的事儿。

    可就是这一眼,瞅出了麻烦。

    和尚之前在长安看过,没觉得有多新鲜。敖辰一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孙悟空的身上。

    猴头猴身猴尾巴,雷公嘴脸的猴娃娃。以人类的标准绝对是妖怪,但以猴类的标准可算是美男。

    模样和想象中基本相符,除了脑袋上没有紧箍。

    紧箍是猴子的标志性饰物,也是他最深恶痛绝的东西。见这个饰品还没戴上,敖辰想起自己忽略了什么事。

    猴子被忽悠着带上紧箍咒,刚好发生在小白龙入职取经队伍之前。

    要是赶不上就算了,可既然赶上了,这心思难免有些活泛。

    “紧箍是能禁锢太乙金仙的宝贝,落到我手里肯定比在猴子脑袋上有价值……”犹豫了一会儿,敖辰还是决定下手。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西游龙猴是一家。就当帮猴子个忙,反正时间来得及。”

    风险肯定有,但好处更大。

    紧箍本身的价值是一方面,但更多是能赚猴子一个人情。

    猴子是应劫对象,说不准就得动手。

    而向来非常有数的敖辰,很清楚现在自己还不是猴子对手。

    借这个机会认识一下结个善缘,到时候无论偷袭敲闷棍还是开溜,都能占得一份先机。

    “若是没有记错,佛祖给了观音菩萨三个紧箍,用来禁制神通广大的妖魔。一个给了猴子,一个给了黑熊怪,一个给了红孩儿……”

    下了决定后,敖辰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

    “把猴子的收了,菩萨会不会再用其他的呢?如果真的用了,以后黑熊精和红孩儿怎么办?”

    敖辰虽然在想,但更像是幸灾乐祸的想。

    整天拿龙不当龙就够不爽了,凭什么还顾忌佛门的想法?如果能让灵山的和尚添堵,那更是喜闻乐见。

    “你们慢慢溜达吧,我去趟趟路。”

    敖辰瞅了两眼师徒二人,没有贸然下去见面。而是顺着取经的行进方向,从云端向前搜索前进。

    天庭灵山多半还挂着他的通缉令,做这种好事必须保持低调。

    敖辰依稀记得,猴子套紧箍是有前奏的。

    几个小毛贼拦路抢劫,被猴子几棍敲死。由此引发师徒争执,猴子负气离去。

    而后观音菩萨化身前来,送了唐僧紧箍咒。待猴子返回之后,才给他加了头饰。

    “观音我是不敢去招惹的,但几个毛贼可以做点文章。”敖辰在沿途的树林里来回搜索,继续贯彻救泾河龙王时的战术。

    不着急拆塔冲高地,先断兵线再做道理。

    可敖辰搜一大圈,发现有点不对头。

    此地虽然相对偏远,但是百姓安居乐业。别说什么山贼强盗,就连打架骂人的都没见到。

    敖辰停止了搜索,又转回了师徒二人这边。

    “到底还是大和尚稳健啊,安排比玉那老阴货周密。几个不知道在哪的毛贼,比泾河上的渔夫藏的严实啊。”

    敖辰很是有些感慨,但想想也不奇怪。

    佛门做事讲究个名正言顺,或许也不算单纯的稳健。直接给猴子套紧箍不合适,总得找个由头出来。

    跟着这师徒走了没多远,敖辰突然察觉前方有异,连忙隐藏起了。

    佛光莲台自天外来,观世音菩萨显圣云端。

    “嘿,果然是来了……”

    敖辰小心翼翼的藏好,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菩萨。

    菩萨没有发现敖辰,施法打出六道金光,没入树林之中。

    金光淡薄不显仙气佛力,消失速度也是极快。若不是敖辰观察仔细,险些忽略了过去。

    少倾,金光化作六条大汉,在林中隐藏起来。

    “这六人……”

    敖辰一阵愕然。

    明明眼瞅着是金光所化,却看不出任何破绽。无论怎么看过去,都是肉体凡胎的活人。

    青龙真目并不比火眼金睛差,敖辰看不出的猴子自然也看不出。

    菩萨没有久待,落下云头落到前方,似也变身躲了起来。

    敖辰自然不敢露头,静静的在云端观察。

    三藏和悟空很快来到树林前,六名贼人当即唿哨一声闯出。

    各持长枪短剑,利刃强弓,为首之人大叫。

    “那和尚!哪里走!赶早留下马匹,放下行李,饶你性命过去!”

    三藏吓的魂飞魄散,惊叫一声跌下马匹。

    悟空忙伸手扶住,道“师父放心,没事儿,这都是送衣服送盘缠与我们的。”

    三藏慌道“悟空,你可是没听见?他说教我们留马匹、行李,你倒问他要甚么衣服盘缠?”

    悟空嘿嘿道“你管守着衣服、行李、马匹,待老孙与他斗上一场,看是何如。”

    三藏道“好手不敌双拳,双拳不如四手。他那里六条大汉,你这般小小的一个人儿,怎么敢与他争斗?”

    悟空懒得再与三藏争辩,自顾自上前。叉手当胸,施礼嬉笑道“列位有甚么缘故,阻贫僧的去路?”

    领头贼人道“我等是剪径的大王,行好心的山主。大名久播,你量不知,早早的留下东西,放你过去。若道半个不字,教你碎尸粉骨!”

    在云端看着贼人耍狠,敖辰只感觉这演技不过关。

    看猴子雷公嘴脸,随便哪个凡人都会认作妖怪。可这贼人却毫不畏惧,明显有着古怪。

    悟空却好像没去想,只继续调侃“我也是祖传的大王,积年的山主,却不曾闻得列位大名。”

    贼头道“你是不知,我说与你听。一个唤做眼看喜,一个唤做耳听怒,一个唤做鼻嗅爱,一个唤作舌尝思,一个唤作意见欲,一个唤作身本忧。”

    听得贼人报得姓名,悟空只是发继续调侃。可云端的敖辰听闻,却是眼睛瞪的老大。

    “我靠,善了个哉。”

    敖辰无聊的那些年看了不少书,其中自然也有佛门的东西。虽然很多都看不懂,但也有一些感兴趣的。

    眼看喜、耳听怒、鼻嗅爱、舌尝思、身本忧、意见欲。这些可不是什么凡人姓名,而是佛门六根。

    “难怪这些人看不出端倪,分明就是以猴子六根显化……六根清净,西行取经……奶奶的,这也太作弊了,开局就是超级兵啊。”

    敖辰不由得一阵后怕。

    这显然是佛门安排,给猴子准备的出征仪式。幸好没有直接找上这六人,否则必然会被灵山大和尚发现。

    在敖辰后怕时,悟空已经将六贼尽皆打死。剥了衣服,夺了盘缠,笑吟吟走回唐僧近前。

    “师父请行,那贼已被老孙剿了。”

    悟空得意洋洋,三藏却很是生气。看着悟空拿回的物事,开口便是一通训斥。

    “你十分撞祸!他虽是剪径的强徒,就是拿到官司,也不该死罪。你纵有手段,只可退他去便了,怎么就都打死?无故伤人的性命,如何做得和尚?出家人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你怎么不分皂白,一顿打死?全无一点慈悲好善之心!早还是山野中无人查考;若到城市,倘有人一时冲撞了你,你也行凶,执着棍子,乱打伤人……”

    唐僧在下面训斥悟空,敖辰在云上听的哈欠连天。

    只听说老和尚唠叨功力深厚,见到方知是何等的厉害。猴子能忍住没敲死这和尚,心性绝对在他之上。

    后面师徒两个再说什么,敖辰都没有再去细听。最后只见悟空负气乘云而去,敖辰才来了精神。

    “断线是断不掉了,只能看看能不能找演员了。”敖辰小心的瞥了一眼菩萨消失之处,踏云纵躯去追悟空。

    “希望这猴子好说话一点,现在可不是动手的时候啊。”

    ……

    《大唐西域记》,卷十三。

    贞观三年,玄奘法师西行赴天竺受学,一猴从。中途遇贼,强索路钱。法师惊,猴勇无惧,以尖锐爪战贼之兵。至夺彼之资,尽褫其衣,完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