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六十四章 龙坠两界山
    娑婆界,两界山。

    “你妹啊,没这么玩的……”

    垮塌的山体当中爬出一条青龙,呸呸的吐掉口中沙土碎石,瞳目中尽是郁闷之色。

    这次进龙门没发生任何意外。

    小青龙没有嘴贱,老青龙更未发飙。可是进入龙门穿过界桥后,还是一如往常的节奏。

    别说使用飞腾之术,就连身体都不听使唤。

    从天而降,大头朝下,以标准的挺尸动作,一头砸进山体之中。

    “下次再出来,必须带个降落伞。”敖辰暗自下决心。

    不过等爬出来后,就顾不上别的什么了。看着垮塌的山体,敖辰微微有些发愣。

    土石凌乱树木倒歪,放眼望去是一片狼藉。

    但是山体垮塌散落的方式,未完全散尽的妖气和佛光,以及些许被泥土掩盖了本色的金黄毛发……

    “这个地方……”

    敖辰放出一道法力,化作一道青光。在废墟中转了两圈,几块老旧的石碑碎片飘浮起来。

    碎片重新拼凑到一起,落到敖辰的爪中。

    “两界山……”看着上面的碑文,敖辰吧嗒了下嘴。“缘分啊,猿份……真是巧。”

    大唐征西定国,将此山定名为两界山。而这山之前的名字,叫做五行山。

    佛祖的一记如来神掌,直接拍挺猴子的地方。

    敖辰砸塌山体只是锦上添花,真正让山塌掉的另有其猴。

    “竟然落到这里来了,看来猴子刚刚出来不久……”

    仔细确认了四周的状况,敖辰第一反应是时间线又提前了。但转念细想想,又觉得不是。

    小白龙出场的时间,就是唐僧救出猴子后没多久的事。中间没出现别的什么妖怪,就是猴子打死了几个山贼。时间线不前不后,刚刚好。

    “怎么好像忘了点什么……”

    想到那几个山贼,敖辰总觉得有某件事忘记了。

    “算了,先办正事。”敖辰不再胡思乱想“猴子与和尚到鹰愁涧还需要一段时间,刚好可以先去趟西海。”

    和之前的任务一样,敖辰依然是出发前就制定好了计划。

    小白龙是肯定要见的,但并不着急马上去。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弄清小白龙受罚的原因。

    按照公开的说法,是烧了什么殿上明珠,被西海龙王告忤逆,天庭判了死罪。然后观音菩萨求情,跑到鹰愁涧等取经人赎罪。

    乍一看好像合情合理,可在敖辰看来这里面问题大了。

    老子教训儿子是常规操作,但因为玩火就报警的却鲜有听闻。更别说这事还发生在护短风气严重的龙族,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正常。

    再加上白龙真血这件事,还是慎重一点比较好。可别为了救个小白龙,把整个西海龙族给坑进去。

    敖辰踏云而起,向西海方向飞腾而去。

    ……

    在敖辰前往西海的同时,并不知已有客早先一步。而且这位来客,还和他有一定关系。

    “大表兄,舅舅该不是故意躲着我吧?我这都来好几趟了,怎么次次都有事啊……”

    小鼍龙以史前巨鳄的造型,摇晃着大尾巴表达着不满,搅的海底水流一阵阵激荡。

    “瞧你说的,父亲躲你作甚!”

    说话的是一名青年,头戴紫冠身披银甲,腰上挎着一柄三棱锏。站在那里龙气外漏,威猛彪悍。

    西海龙宫大太子,敖摩昂。

    “父亲为西海之主事务繁忙,连我见他一面都难。你若是想见他,在这里多住上一些时日便是。”摩昂太子道“正好你我兄弟少见,可把酒闲叙以磨时光。”

    “舅舅忙,我更忙。”小鼍龙摇着大脑袋“大唐龙府新立,我为怀化大将军兼泾河都督,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正是因为忙不过来,才会来找舅舅求借兵将。”

    摩昂太子眼中异色闪过“表弟,之前我就想问你。好好的泾河龙子不当,怎么就甘做那凡人朝廷的官职。”

    “大表兄此言差矣。”小鼍龙眼神闪亮。

    “大唐是凡人朝廷不假,但唐皇李世民却是真龙转世。更别说龙府敬尊的还是敖辰兄长,我这怀化大将军的身份可比泾河龙子荣耀的多。”

    摩昂太子道“据我所知,大唐龙府敬尊的乃是青龙,与你那兄长不是一回事。”

    小鼍龙瞪眼“敖辰兄长便是青龙,怎么就不是一回事了?虽然尚不及那真正的上古之灵,但也不过是再熬上几百年的事……”

    说到敖辰身上,小鼍龙显然有些激动。手舞足蹈大尾巴乱甩,激的龙宫里水流越发不稳,惊的那蚌女鱼娘左摇右晃,许多物件更是滑落海床。

    “上古的青龙之灵是何等存在,又怎是几百年……算了,和你说这个也是无用。”

    摩昂太子无奈的笑了笑,施法镇住躁动的水流,转而斥道“你这厮,每次过来都是真身显露,又不知小心收敛,莫不是故意惊扰龙宫!”

    “大表兄息怒,是小弟的错。”小鼍龙讪笑着道了歉,却也没有变化法身,只道“小弟并非只在龙宫,处处都是以这般模样示人。”

    “为何?”摩昂太子好笑道“莫不是你这厮真觉得自己好看不成。”

    “因为我乃龙族。”小鼍龙傲然道“虽未成化成真龙,却也以龙身为傲。如今大唐臣民皆以龙之传人自称,真正龙族又岂能摒弃原身!”

    摩昂太子低头看了眼自己,表情多少有些异样。

    “大表兄切莫误会。”小鼍龙连忙道“我可不是说你,我是说……”

    “行了,我知道你是无心。”摩昂太子没好气道“既然不愿在这久待,便回你那大唐龙府去吧。待父亲闲下来,自会将你之来意转告。”

    “有劳大表兄了。”小鼍龙想了下,又试探性道“大表兄,我看你也无甚事做。倒不如到龙府里任个职务,肯定在小弟之上。”

    “我没兴趣。况且……”摩昂太子顺手指了指一片乱糟糟的宫殿“我为西海太大子,也没你想象那般清闲。”

    小鼍龙回头看看,只见那些蚌女鱼娘正从地上起身,收敛跌落的物件。

    “哎。”小鼍龙叹息“可怜大表兄一身武艺,却每日在蚌女鱼娘身上消耗精力,实在是……”

    摩昂太子二话不说,一脚踹将小鼍龙庞大身体踹了个仰面。龙宫之中又是一阵混乱,但摩昂太子已经无心安抚。

    “滚!”摩昂太子提锏大骂“再胡说八道乱嚼舌头,就教你尝尝我三棱锏的厉害。”

    “大表兄保重。”小鼍龙不敢久留,摇着尾巴分水而去。

    摩昂太子气喘吁吁余怒未消,望着小鼍龙彻底消失才收了兵器。

    吩咐下属收拾宫殿,而后独自转向龙宫深处。

    到一宽阔巨大的门前,摩昂太子正要推门而入。突然犹豫了一下,化作一条带着紫纹的百丈白龙,游进了门中。

    门后是一座更大的龙宫,但并无外面那多奢华摆设。除了些许玉柱明珠之外,尽是空旷的所在。

    在中央最粗大的一根玉柱上,一条两百余丈白龙静静盘卧。

    西海龙王,敖闰。

    “走了?”西海龙王问。

    “走了。”摩昂太子答。

    西海龙王瞅了瞅大儿子,道“其实你是想和他去的,是吗?”

    摩昂太子垂首“父王何有此问?”

    西海龙王笑了笑“你孝顺、听话,但并非没有自己的想法。若不是认同那小家伙,你又怎会以真身前来见我?”

    摩昂太子沉默了片刻,鼓起勇气开口道

    “父王,表弟虽然跳脱,但所做之事并非没有道理。如今斩龙台寂灭,唐皇又醒了龙魂,正该是龙族良机。为何父亲和三位叔叔还……还……”

    “还这般懦弱,对么?”西海龙王接了一句。

    摩昂太子慌忙拜倒“孩儿不敢,父王恕罪。”

    “孩子啊,你想的没错。我们几个老家伙是胆子小了,有些怕了……”老龙王并没有生气,只是神情有些复杂。

    “我很看好大唐龙府的现在,但是将来……”

    摩昂太子道“孩儿明白,父亲和三位叔叔,是想再观望一段时间。”

    西海龙王叹了口气“现在的龙族远不比当年,已经输不起了。四海是龙族最后的根,万万不可有失。在局面明朗之前,只能隐忍。”

    摩昂太子问“需要劝劝表弟吗?还有姑父,好像也介入进去了。”

    “你姑父最近沉稳了许多,暂时不用担心。你表弟那边也不用劝阻,但需盯紧一点。”西海龙王道“如果真发生什么危险,你就以管教的名义抓他回西海保护起来。”

    “孩儿明白。另外……”摩昂太子迟疑了下,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不要吞吞吐吐。”西海龙王看了摩昂一眼,声音冷了许多。“但如果是敖烈的事情,就不用再说了。”

    “是……”

    摩昂太子没再说什么,转身退出了宫殿。

    ……

    《西海龙宫轶事·摩昂太子》

    太子艺高,猛壮,好女色。泾河之弟邀仕,太子拒。言凡妇不足壮,惟族女能任其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