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三十八章 夏侯夜宿兰若寺
    夏侯武揣着龙珠进了兰若寺,刚迈进寺门就感觉一阵阴风,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

    刚才来的时候只想着找燕赤霞,对环境没有太过在意。四处转一圈,喊了几嗓子,也就离开了。

    可这一次来,却是要过夜,而且是在知道有女鬼的前提下过夜。原本淡化的恐惧感,一下放大了好多倍。

    放眼打量四周,感觉好像哪儿都是阴嗖嗖的。

    摸了摸怀里的龙珠,夏侯武才胆气足了一些。

    夏侯武没去其他地方,径直进了正殿。

    这里相对干净一些,也有人留宿过的痕迹。

    简单打扫了下,夏侯武便抱着大剑靠到墙角,默默的等着黑夜来临。

    知道有鬼,夏侯武没打算睡觉。可因为太过害怕,使得精神非常紧张,反而感觉困倦。坚持到天黑之后,终于抵抗不住疲劳的侵袭,沉沉睡了过去。

    待到半夜,安静的寺庙突然生出一些声响。

    似是有靡靡之音,又似有人低语,没有蜡烛的烛台,自动燃起了火苗。

    “公子……公子……”

    一个美妙婀娜的身影,出现在大殿之外。

    夏侯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先是看了一眼供桌上自亮的烛台,又望了一眼窗外的倩影。

    呆楞了秒钟,终于反应了过来。

    “鬼……鬼!!”

    夏侯武噌的原地跳起,手中长剑出鞘。

    就在他拔出宝剑的同时,大殿正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柔弱的身躯,踉踉跄跄的跌了进来。

    那是一个美艳的少女,楚楚可怜很害怕的模样。看到手持利剑的夏侯武,不由得一声惊叫。

    “啊……”

    “姑娘莫怕,我不是坏人。”夏侯武本能的把剑放下,但很快又察觉不对。

    兰若寺如此偏僻的地方,怎会有少女闯入。

    “好你个恶鬼,险些着你的道!”夏侯武厉声呵斥给自己壮胆,再次将长剑横于胸前。

    少女更是惊慌。“我与爹娘路遇歹人,慌不择路才逃到此处。得见公子还以为有了依靠,谁想竟会被当成鬼魅。可怜我一弱女子,可真是命苦……”

    说着说着,少女抽泣起来,看着是可怜无比。

    “这……”夏侯武有些尴尬。

    世道不太平,强盗歹人远比鬼怪要多。少女所言也有些道理,总不能随便来个女人都是鬼。

    “抱歉,是我太多心。”夏侯武道“这里我打扫过了,你可放心休息。待明日天明,我送你离开。”

    少女嗯了一声,默默的走到另外一边,抱着肩膀蹲了下去。身子一个劲的发抖,好像很冷的样子。

    夏侯武犹豫了一下,将外衣脱下,走过去给少女披上。

    正要转身走开,少女扯住了他。

    “离近一点行吗?我害怕……”

    少女柔弱的样子,让夏侯武不由得一阵怜惜。尤其看着那一双眸子,几乎是本能的坐了下来。

    “公子,你会保护我,对么……”

    少女身体贴了上来,纤细的手臂抚上胸膛。

    夏侯武心跳不由得加快,下意识的挽住少女。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敖辰远远的望着,虽然没看不到内部,但清晰感应到夏侯武的阳气为阴气所侵。

    而且隐隐感觉,这女鬼不像聂小倩。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敖辰摇头叹息“精虫一上脑,也特么不怕鬼了。”

    固然那女鬼用了魅惑之术,但夏侯武守不住心神才是主因。

    否则仅凭他一身煞气,寻常鬼魅又哪里能轻易靠近。

    女鬼已经半褪衣物,脚踝上露出一个铃铛。

    铃铛轻轻摇晃,发出悦耳的叮叮声。

    声音传到大殿之外,传导至土壤之中。

    地面裂开缝隙,一条粗长的根蔓,晃晃悠悠的探了出来。

    夏侯武完全没有察觉,已经彻底沉浸在温柔乡中。

    感应到妖气变化,敖辰没在继续等待。再多等一会,夏侯武就真成干尸了。

    “阴兵一十六,现身!”

    敖辰神念勾连龙珠,道喝阴兵法令。兰若寺大殿之中呼的刮起一阵阴风,十六名雄壮的身影随风而现。

    女鬼顿时一愣,夏侯武也醒转过来。

    再看向已经骑上身的少女,哪里还是柔弱怜人的模样。

    面色青白,瞳孔血红,分明就是厉鬼。

    “鬼!!!!”

    夏侯武汗毛倒竖,惊叫着蹦起。

    岂料女鬼比他还害怕,跳的更是比他高。

    同为鬼魅,女鬼自然知道那些阴兵何等可怕。

    光一个她都应付不来,更何况还有十六个那么多。

    跑,快点跑。

    女鬼几乎弹到了大殿顶梁,转身便要夺路而逃。

    “杀,杀,杀!!”

    阴兵齐声喊杀,兵煞之气大盛。

    女鬼又是一声惊叫,从梁上跌落了下来。

    其中一名阴兵探手一抓,将女鬼牢牢擒住。

    “姥姥,救我…………”

    随着女鬼的哀嚎,一条根蔓从殿外探入。一名阴兵大步上前,挥刀便斩了下去。

    噗。

    黑绿的液体四溅,根蔓被一刀斩断。

    刀口之处,阴气缭绕。断掉的一小节,转眼就挂上了一层寒霜,当的一声掉落在地。

    剩余的部分没有停留,抖动着缩了出去。

    树妖姥姥很恼火,更有些心悸。

    原以为可以补补阳气,却没想到会是一个御鬼修士,还是个极为厉害的修士。

    从那些鬼气来看,几乎都是鬼将的强度。黑山老妖麾下也不过一位鬼将,可这修士竟然有十六个之多。

    “看来那老蜈蚣的担忧还真有些道理,没想到人类之中竟有这样的强者……”

    树妖姥姥暗道了声倒霉,开口对大殿内传音。

    “不知高人到此借宿,老身的侍女多有冒犯。老身在这里,给阁下赔礼了。”

    树妖姥姥打算息事宁人。

    夏侯武本来还很怕,但看着十六个威风凛凛的阴兵,底气足了许多。

    “不知者不怪。”夏侯武回想着敖辰的交代,开口道“但这个侍女,我看中了。”

    根蔓躁动了一下下,树妖姥姥很是不高兴。

    并不是所有的鬼魂都能为其所用,尤其能帮她诱杀壮男的更是不多。但犹豫了少许,还是松了口。

    “此女骨灰在寺后乱葬岗,阁下可自取之。”

    树妖姥姥交代完毕,藤蔓缓缓缩回地下。

    夏侯武听了一会没有声音,长长的松了口气。

    “多谢诸位神将。”夏侯武抱拳致谢“若不是诸位相救,只怕我已经被那女鬼……鬼……”

    话还没说完,夏侯武一下结巴起来。

    十六位神将的样貌,他终于是看清了。

    阴兵们只是穿上了龙鳞铠甲,自身的模样并没有改变。

    和那美艳的女鬼比起来,他们的模样才更符合鬼的定义。

    有的眼眶变成两个血窟窿,有的干脆少了半张脸。没了脑袋的无头阴兵,反而算是最顺眼的了。

    看着这些“神将”,感受着怀里冰凉的龙珠,夏侯武整个人都不好了。

    …………

    《聊斋志异》,卷廿五

    客宿兰若寺,夜遇女鬼,言害人。客笑曰孤寂难眠,有女暖床大善。女鬼叹客雄壮,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