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三章 杀千刀的贼老道
    半个月后。

    长安城,西门街。

    袁守诚坐在卦摊后,手指掐算眉头微皱。此时已经日过晌午,总共也没来过几个客人。

    后世皆知袁守诚的神算之名,但在当前却还声名不显。

    袁守诚并不在意这些,他本来也不为那几个卦钱。

    他所忧虑者,是另一件事。

    “已经第十个了……”

    手从袍袖中拿出,袁守诚幽幽的叹了口气。

    这半个多月,算上最早的渔翁,前后给十个渔夫批了卦,指点他们去泾河上捕鱼。

    可是无一例外,都是一去不复返。

    一个两个还说得过去,可连着十个都没有音讯,委实有些诡异。

    更令人不安的是,只能算到渔夫们不会再去打渔,却算不到具体的原因。

    “总不至于渔夫们集体修得正果,跳出了三界之外了吧……要不然,就是某些未知的原因,导致天机被遮掩。”

    袁守诚分析来分析去,只有这两种可能。

    前者听起来就很扯,但袁守诚宁可是前一个。

    因为如果是后者,不管具体原因是什么,麻烦都不是一般的大。

    “那一日泾河无雨生雷,隐有龙影出现在云端……难道是那泾河龙王作祟?不对不对,龙气虽有,但却不像。可若不是老龙,又会是哪一个?”

    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土地庙方向,袁守诚更是摇了摇头。

    “那两个人,就更不可能了。”

    袁守诚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心烦意乱之下便离开卦摊,信步行走整理思绪。

    溜达了两条街,袁守诚突然一怔。

    前方看到一个人,正是他最早找上的渔翁。

    渔翁名叫张稍,早年本是不登科的进士,看破名利红尘做了渔夫,算是市井当中的隐士贤人。

    此时张稍已不再是渔夫模样,而是纶巾长衫的文人装扮。

    “这是……”

    袁守诚一脸愕然。

    当了那么多年的渔夫,怎么临到这个岁数弃渔从文?此前给他批卦时,可没算到这一茬。

    张稍没有奔袁守诚这边来,而是走进了一家书肆。过了一会,夹着几本书走了出来,手里也拿着笔砚。

    见张稍没有往这边来的意思,袁守诚稍作思索,起身快步追了上去。

    “张公,且留步。”

    他不会管张稍干什么职业,但泾河之事干系重大,却是不得不问。

    张稍隐约听到有人唤他,便停步回头观望。一见是袁守诚,脸色顿时黑了三分。

    “多日不见,张公可还安好……”袁守诚追上张稍,欲客套两句询问详情。

    可话没等说完,一物便迎面飞来。

    袁守诚连忙侧头躲过,身后紧跟着便是一声脆响。

    回首观瞧,倒吸一口冷气。

    上好的新砚砸在砖墙上,摔的是四分五裂。坚硬的墙壁上,也留下了一处凹痕。

    “张公何至于此?”袁守诚又惊又怒。

    他这具身体只是凡躯,除掐算能力并无直接手段。方才若不是反应快,必然是头破血流的结局。

    “你还敢问我?!”张稍咬牙切齿。

    那日见龙之后回家趴了三天,一度以为会死过去,甚至安排了后事。活过来后果断改行,靠老底子做了教书先生。

    想过去找袁守诚算账,但本着文人的素质还是隐忍下来。怕控制不住情绪,甚至刻意不往西门街去。

    结果谁成想冤家路窄,在其他地方也会碰上。

    而且更为可恶的是,上来就问什么“可还安好”……

    这是看老头子没被龙吃掉,觉得太过遗憾还是怎地?

    “你这贼老道蛊惑人心害人不浅,早晚必遭天谴不得好死!”

    张稍终归还是有些理智,只破口大骂不再动手。

    袁守诚更是糊涂“我批卦助你捕鱼,不感恩言谢便罢,又何苦这般辱骂。至于蛊惑害人,又是从何说起?”

    “从何说起?从你祖宗十八代说起!”张稍更是恼怒“你让我捕的是鱼吗?分明就是……”

    话说到这里,张稍止住口。

    他不知道龙王为何还没有找袁守诚,但想来也不可能放过他。要想安稳的渡过余生,还是离这件事远一点比较好。

    “卑鄙小人,早晚遭报应。”张稍捡起掉落的东西,气呼呼的转身离去。

    望着张稍远去的背影,袁守诚手指掐算,脸色阴晴不定。

    和张稍见了面,一些算不到的东西,渐渐清晰起来。

    尤其在张稍欲言又止的时候,袁守诚更是察觉到了一丝龙气。

    张稍,见过龙!

    “难怪张稍会是那样的反应,难怪所有渔夫都一去不返。那日无雨生雷龙影闪现,果然是河中老龙所为。”

    袁守诚终于得出了结论,但眉头却是又紧了几分。

    老龙出手并不意外,原本等的就是这个。只是万没有想到,老龙会舍本逐末。放着他这个祸根不管,反而去吓唬那些渔夫。

    此种行径显然愚蠢之极,却刚好戳在他的肺管子上。

    泾河上的渔者众多,当然可以继续找其他人。以那老龙的脾性,应该没太久的耐心。

    但问题是,他也没那么多时间耗。

    “天机蒙蔽卦象不明,事情不宜拖上太久。”

    袁守诚有些犹豫。

    “要不然,我亲自去?”

    若他亲身前往泾河,自然是事半功倍。只是那样一来太过刻意,怕被有心人看出破绽。

    袁守诚没有犹豫多久,一个时辰都没到便有了决定。

    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渔夫,都有张稍那样的涵养。

    刚刚回到西门街,便见到自己的卦摊被砸。

    砸摊的人没走,正在那等着。

    一共有二十几个人,要么是他批过卦的渔夫,要么是渔夫的亲朋好友。

    见袁守诚出现在街口,所有人都是眼睛一亮。

    “就是他!”

    “杀千刀的贼老道。”

    “别让他跑了……”

    一群人顿时暴起,直奔袁守诚扑来。

    渔夫们出于对龙王的敬畏,都有本能的保密意识。只是被某龙恐吓的不是一个两个,再加上渔夫们本来就有交集,消息还是泄露了一些。

    你说漏两句,我应和两声,渔夫们互相一对眼神,赫然发现都是自己人。

    大部分渔夫和张稍不同,大家都是靠打渔过活。可现在别说再去捕鱼,连吃鱼都有心理阴影。

    同病相怜外加同仇敌忾,这就集体找袁守诚算账来了。

    袁守诚比较机警,第一时间便转身跑路。被追了八条街之后,总算是顺利逃脱。

    气喘吁吁的老道士没回住处,直接黑着脸出了城,奔泾河而去。

    而袁守诚刚刚一出城门,就被一双眼睛盯上了。

    蹲在云里的一条青龙。

    ……

    后世《大唐广记》有载。

    唐,贞观十三年。长安中有道士诳,绐之渔者多。渔人怒围殴,逐其出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