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真龙凶猛 > 第二章 泾河坠龙事件
    大唐,长安外。

    泾河幽深,扁舟一叶。

    “红蓼花繁映月,黄芦叶乱摇风。碧天清远楚江空,牵搅一潭星动。入网大鱼作队,吞钩小鳜成丛。得来烹煮味偏浓,笑傲江湖打哄……”

    一个渔翁站在船尾收网,因渔获颇丰喜不自胜,不禁吟咏高歌。

    突然之间,天色毫无征兆的暗了下来。

    渔翁抬起头。

    方才还晴空万里,转瞬便乌云密布。

    云端深处可闻雷声阵阵,间隙边缘隐见电光银蛇。

    长安城中百姓一下匆忙起来,小贩忙着收摊或寻找遮蔽之物,路人疾步奔走想要在雨来前归家。

    城内西门街边,一个卦摊的老道士望着乌云眉头皱起,右手隐入袖口不停掐算。

    城外泾河深处,一头酣睡的蛟龙抬了抬眼皮,似乎被某种气息惊扰。只是昨日饮仙酿过量,打了个哈欠又沉沉睡去。

    “嘿,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袁先生这次可是没算准……”

    渔翁未觉有何不妥,唏嘘感慨了句,便加快了收网的速度。

    可还没等他拽上几把,忽听得空中传来一阵低吟。

    似非牛似虎非虎,如雷声响彻又似钟鸣悠扬。

    下意识的仰首望天,猛见得云中冒出一截身躯。

    身青腹浅,鳞甲如钢。背鳍如火焰摇摆,身大若山脊绵延。

    虽然没有看清全貌,身影也只是一闪而逝,但何种存在已无需多言。

    “那是……龙……龙?!!”

    渔翁目瞪口呆,险些一屁股坐倒。

    之所以没有倒下,不是他意志坚定,而是根本没有坐下的机会。

    龙……

    坠了下来。

    裹着滚滚的乌云电光,携着令人窒息的风压,庞大的龙躯犹如陨石落地,呼啸着从天而降。

    几乎眨眼之间,便砸落在河畔。

    在轰隆的巨响声中,水花四溅土石横飞。渔翁和小船被高高抛起,一同摔向岸边。

    蓬松的沙滩让渔翁捡回一条命,但依然是眼冒金星骨头痛裂。

    等好不容易看清东西,却好悬被直接吓死过去。

    好大一条青龙。

    龙首堪比房屋大小,龙角如巨杉高耸。半没水中的龙躯又粗又长,光露在外面的部分就有三十余丈。

    龙……传说中的神龙!!

    在渔翁惊恐的注视下,硕大的龙首忽忽悠悠立起。很是迷瞪的样子,好像还没完全清醒。

    渔翁非常理解。

    他只不过从河里摔到岸边,神龙可是从天空摔在地上。

    青龙晃了晃脑袋,好像清醒了些。来回张望了下,视线停在渔翁身上。

    “这里可是泾河?”青龙开口,闷声如雷。

    “是……”渔翁哆哆嗦嗦,十分恐惧。

    青龙又问“你可认识袁守诚?一个算命的道士。”

    “认……认得。”渔翁心中惊疑,但不敢撒谎。

    青龙再问“可是他告知你每日捕鱼的位置,你以一尾金鲤回赠?”

    “没错。”渔翁由惊转喜,更有些兴奋。“您与袁先生是朋友吗?我和袁先生很熟的。”

    “不是朋友。”

    青龙一把掐住渔翁。

    “是他吗的冤家。”

    ……

    敖辰很恼火,极度的恼火。

    他可不是天地摔,而是跨界天地摔。

    从龙域镜海,摔到了另一界。

    此界学名娑婆俗名西游,足以书写一部龙族血泪史的所在。

    以前在龙域镜海时,敖辰研究过诸天万界。发现相当一部分世界,都和听过的一些神魔传说有关。

    娑婆为大千世界之首,内有三界三十三天。佛为娑婆之主,天庭掌管三界。

    敖辰本来还计划着,等成年之后去验证一下,看看是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

    现在好了,还没等到成年,愿望便提前实现。

    三大长老不惜自揭逆鳞,强行开启万界龙门,把他直接丢了过来。

    而且理由高大上,一点都挑不出理来。

    诸天万界真龙降临救援令,堪称龙族119。

    祖龙逆鳞三片,可推演龙族劫难,从而锁定界位坐标派真龙救援。

    长老们查到娑婆界有一条蛟龙遭劫,便毫不犹豫的把敖辰给踢了过来。

    任务非常明确,推演后三鳞合一自成法则,遭劫龙族和应劫人事皆会有所显现。

    遇劫之龙泾河龙王,蛟龙。天庭水部八河都总管,司雨大龙神

    应劫之人袁守诚,长安城中来历成迷的算命道士

    虽然信息只有两条,但信息量已经很大。

    泾河老龙打赌输了才有魏征梦中斩龙,然后龙魂骚扰李世民引出唐太宗魂游地府,继而召开水陆大会,唐僧讲法观音显圣,就此掀开西游的篇章。

    以前就有人戏言,如果有人救了泾河龙王,就不会出现西游。

    而现在,敖辰来了。

    不过任务刺激并非敖辰恼火的主因,更多是三大长老对待这事的轻视态度。

    西游是什么地方?龙族的梦魇之地。

    取经前斩个龙王祭旗,路上给老和尚弄个龙马,西天灵山还养着吃龙的鸟……

    这只是一条龙两条龙的事吗?根本关乎龙族的集体尊严!

    不管是三大长老麻木不仁,还是不了解具体内情,敖辰无法接受龙族尊严被如此践踏。

    忍不了,更不能忍。

    不过敖辰没打算学猴子,直接就来个大闹天宫什么的。

    愤怒是必须地,但逼数更得有。

    在这个对龙族恶意满满的世界,敖辰可没那石头猴子禁折腾,稍不留神就得真龙变辣条。

    好在任务不是打通关,只需救了泾河龙王,便可回归龙域镜海。

    先尽可能的苟住,悄悄把泾河龙王的事情解决,然后回大本营吹哨子码龙,再考虑和天庭灵山谈判开片。

    ……

    敖辰抓着渔翁眼神凶厉。

    “你光捕捞鱼虾便罢了,竟贪得无厌觊觎金鲤。金鲤乃吾子孙后裔,你之行径等同绝吾血脉。袁为首恶,你乃帮凶。今日吃了你,出吾胸中恶气。”

    “龙王爷爷饶命,小老儿不知啊……”渔翁吓的魂不附体,心中把袁守诚骂了不下百遍。

    难怪问我索要金鲤,原来都是龙王的后裔。该死的贼老道,真是害苦我也。

    “龙王爷爷明鉴,小老儿此前确不知金鲤为龙种。要是早知道,打死我也不敢啊……都是那袁守诚……”

    渔翁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是惨绝人寰。

    敖辰做思考状,问道“如你所言,袁守诚才是罪魁祸首,你只是受了蒙骗?”

    渔翁连连点头“龙王爷爷明鉴,小老儿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虚言,当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敖辰故意又沉默了会,才开口道“既然如此,便饶你这回。”

    渔翁大喜叩首。“多谢龙王爷爷,多谢龙王爷爷……”

    敖辰清清嗓子,道“日后你仍可在泾河捕鱼,但切记提防恶人利用。若有下一次,本龙可不会再这般仁慈。”

    “明白,小老儿明白……”渔翁又是一通磕头。

    “好自为之吧……”

    在渔翁的感激涕零当中,敖辰龙尾一甩腾空而去。

    当然,腾空而去只是假象,没入云端便隐匿龙躯躲了起来。

    救泾河龙王看似不难,可实际上绝没那么简单。

    袁守诚算龙算天算地府,祖龙推演都给出“神秘”评定。在这种非人类的世界,怎么就那么牛逼?

    要说一点问题都没有,敖辰打死都不会信。

    所以,在被青龙长老踹进龙门之前,敖辰就已经有了稳妥方案。

    泾河老龙之所以中套,是因追本溯源想直接解决袁守诚。否则就算赶走一个渔翁,也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这一个接一个的,治标不治本是一方面,泾河龙王更没那个耐心。

    不过龙王没有,不代表敖辰没有。

    作为龙族蹲云战术的创始龙,耐心只是最基本的素质。

    “你想让我去找源头,我偏偏反其道行之。反正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大家就慢慢的耗着好了。看是你袁守诚活的长,还是我敖辰活的长。”

    敖辰狠狠的磨着牙。

    “熬死你个老道士,同样可以治本。”

    ……

    后世《大唐广记》有载。

    唐,贞观十三年。泾河无雨生雷云,有渔者见青龙坠地。龙长数十丈,言渔者贪得无厌,欲食人。渔者悔免,龙恕之,遂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