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轻柔白月光安夏儿陆白 > 第2558章 千云林樾1
    a []

    佛曰前世五百次回眸,才能换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那为来到你身边,我一定扭断了脖颈。

    **

    五年前,香城。

    第一大报社y老总的大公子从海外回归。

    对于这个用两年时间就修完了英国麻省理工学院四年学业的大儿子,简云林几乎动用了家里一大半的保镖和下人前去机场接机,包括管家也亲自前往。

    简家,老爷和二少爷在为大少爷设下的接风宴上,一些下人们在外面讨论

    “老爷肯定会让大少爷接管简家和y了吧,二少爷看来没戏了!”

    “难说啊,大少爷如今是学业有成,又睿智过人,雷厉风行的作风确实更适合当继承人,但是……哎!”

    “二少爷性格更好啊,这几年帮着老爷在y忙前忙后,早已经得到了y所有高层高管的认可。”

    “但作为一名合格的家族继承人,结婚生子是必须的吧,大少爷并没有结婚的意思啊!”

    “我不同意,作为一名合格的继承人,应该看本事!”

    “对,虽然大少爷看着吓人,但总觉得很有股魅力呢!”

    简家的下人对于简家最终将落在哪个少爷手上,私底下争论不息。

    夸张奢侈主义风格的主人餐厅内,五十岁依然精神矍烁的简云林与两个儿子坐在餐桌前,三父子西装革履,举止皆带着英式的优雅庄重。

    作为y的创立者,简云林早年在国外长大并也是从海外学成后才回到国内,因此他的习惯以及对住周围的要求,都带着一惯的英式风范,比如简家里里外外都是英式华贵风格的装修,简家的人无论是在外面还是回到家里,都是西装、衬衫和皮鞋的正式穿着,这种名流精英的作风让简家人无论何时都能够从容应对商业谈判和生意合作!

    “所以大哥是准备马上进入y高管层么?”说话的是简二少简千云。

    有着混血面孔的简千云相貌过人,一身白色的衬衫和灰色的马甲和西装的他,有一双蓝眼睛,头发服帖地垂在额头前,面孔糅和了亚洲人的精致和欧洲人的立体。

    “看看你这些年跟在父亲身边有什么成绩。”坐在对面的简大少简林樾声音平静冷酷,“如果还像几年前那样,你是没资格跟我相提并论。”

    简云林在英国长大,喜好上一向偏于英式,他的妻子自然也是英国人。

    但与简二少明显的混血外表不同,简大少外貌上更多遗传了简云林,与亚洲人无异,除了——他那双异色眸。

    简林樾身高近一八五,一头墨黑的发色,标准的亚洲俊美五官,清隽威冽,但一只眸子是黑色的,另一只眸子却是遗传了母亲的蓝色!

    这让他盯着人的时候,无形之中会带着一种震慑感和令人心悸的魔魅!

    “大哥你别以为你留了五年学回来,就能高高在上质疑我了。”简千云哼声笑了笑,“在这个家能质疑我的只有父亲,而且大哥你以为我花了多少时间才在y站稳脚,得到那些高管的认同,凭什么大哥你觉得你一回来,就能马上进入y?”

    简大少用餐快速而利落,宛若他的剑术一样,击敌一瞬间,不浪费一丁点时间!

    此时他叠腿坐在对面,一只手搁在膝上,另一手搭在座位扶手上,微笑着,气势悠然,藐视一切,仿佛对于这个家的取舍只在他一念之间。

    “你用那么多年才进入y高管层,说明你能力欠缺。”

    简千云脸色一变,差点气跳起来,“简家的人不靠家庭关系进入y,即使是我这个二少爷也是从基层做起。”

    “那些高管认不认可不重要,y始终是简家的公司还轮不到他们指使简家的人,反对的人让他们滚出y就行。”简林樾没有任何感情地说道,“让他们觉得他们能干涉简家人在y的地位,就是你与父亲管理权术的疏漏之处,一个企业公司,就像是一个王国,王室如果没有压制臣子的绝对权柄威望,那有朝一日他们总会骑到王室的头上或者王国崩塌也是早晚的!说白一点,跟养宠物差不多,不让它们知道谁是主人怎么行?”

    拥有麻烦理工经济学和信息系统管理学双硕士的简大少简林樾,这个男人冷酷地没有感情,理智到可怕!

    “林樾!”简千云怒叫起这个大哥的名字,“y很多高管都是跟着父亲打下江山的功臣,你说开除就开除?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那又样?功臣重不在功,而在于‘臣’字,认识不到自己的立场,立再多功也必须斩杀。”简林樾一只手拿起高脚杯,身后站着的女仆慌忙上前为他倒酒。

    简千云转头便跟父亲简云林控诉起来,直指这个大哥的不近人情……

    女仆似乎有些紧张,倒酒的手都在微微颤拌。

    简林樾扫了一眼她手中的酒,平静且无情地道,“红酒的储藏最佳温度是50华氏度,阴凉的地窖为佳,倒酒以及喝酒时也应该避免直接用手触碰酒瓶和杯壁,以免人体温度破坏酒的质感,你倒酒的方式不正确,而且已经毁了这瓶20年的拉菲。”

    女仆浑身一抖,瞪大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由于紧张,忘记拿上白口布包着酒瓶了。

    女仆握在手中的酒瓶瞬间摔碎在地上,酒洒了一地!

    “对不起大少爷,是我的疏忽!”她扑嗵一声跪下,不顾双膝扎上了玻璃,拼命求情,“求求你,我刚才太紧张了,请你宽恕……”

    “钱不必赔了。”简林樾‘宽恕’了她,“但简家不需要不称职的仆人,管家。”

    管家走上来,马上让人将跪在地上的女仆拉走了。

    简云林和简千云没有在意简林樾刚回来就解雇了一个女仆,毕竟一个下人,不值得花费什么精力去理会。

    简千云见父亲没有为自己的控诉动容,话锋又回到简林樾身上,“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林樾,你有经济学和信息管理学位又怎样,你花五年的时间拿到这些学位,跟我花五年的时间在y站稳脚根,是一样的,谁也别瞧不起谁!再说谁能掌管y,并不取决于学历!”

    管家已经为简林樾重新倒上了酒,简林樾手中酒杯微晃,清隽的面孔上露出一个轻笑,“确实并不取决于学历,学历不过是一张纸,更取决于能力。”

    他扫了一眼父亲简云林,“不过,看来父亲并没有告诉你,我不是用五年时间取得了那些学位,是用三年,我用剩下两年的时间打通了y获取国外每个国家信息的渠道,不然你以为y这两年为什么会壮大得这么快?还成为了香市第一大报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