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丞相今天又不上朝 > 第615章 回去
    a []

    穿过幽僻的竹间小径,隐约可以看见一处竹篱围成的院落,这便是凤云汐的住处。

    作为神医谷唯一的女眷,她和浅音等人住的地方,自然而然得隐秘一些。

    “哎!累死你爷爷我了!”突兀的声音从凤云汐身后传来。只看见秦牧吊儿郎当地模样。

    见到院子,秦牧立马似满血复活般,大步地向院子走去,他可没有忘记,这的竹叶青最为醇香!

    突地,在离院门口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他猛地刹住了脚步。

    只听见‘嗖~嗖~’的声音,密密麻麻的箭雨便从林间迸射而出,齐齐地向秦牧射去。

    秦牧反应灵敏地避开几只箭羽,可是远远不够,他打落向后脑勺袭来的箭羽,立马在周身结成一个玄白色的保护罩,将箭羽隔在屏障之外。

    箭羽刚触及在保护罩上,便被深厚的灵力碾为灰烬,发出‘呲呲’的声音。

    而一旁的凤云汐,若有所思地看着突如其来的箭羽,和被箭羽团团围住的秦牧,却丝毫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约莫一刻钟后,箭羽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保护罩内的秦牧却已然大汗淋漓,这样的保护罩虽然管用,可是却是极其消耗灵力!

    总算,又过了半刻钟,院内的人听到这儿的动静,浅音浅歌看见在箭羽中的秦牧,方才急匆匆的关掉机关。

    见箭羽没有再次涌现,秦牧这才撤下摇摇欲坠的保护罩,一下子瘫坐在地方,汗珠顺着脸上的轮廓滴落,他不顾形象的大口大口地喘气。

    “凤…凤云汐!”秦牧用手指着一旁面色镇定的凤云汐,“算你狠!”话毕,手无力的垂落。

    而被点名的凤云汐,似是没有听到一般,她若无其事地在秦牧面前蹲下。

    用手捻起一撮灰烬,放在眼前观察。

    “看来这箭羽还是得再改造改造。”她将手中的灰烬尽数吹落,引得秦牧一阵咳嗽。

    “好你个凤云汐!竟然算计老子!”秦牧如果这都没有明白过来,他也不配做这百里无涯的二弟子了。

    看样子,他又被凤云汐当做实验鼠了!

    “机关图我早就派人送到你们各处了。”凤云汐丢下一句话,拍打掉裙摆的灰烬,独自一人走进院子。

    “你…你!”秦牧气得说不出话,拿出一个小瓷瓶,将里面的东西尽数倒入嘴里,咽下。

    神医谷基本上人人都会炼丹,秦牧自然也不例外,而且还颇有小成,他服下数粒灵气丹,几近于枯竭的灵力瞬间便充盈起来。

    他站起身,拍掉自己身上的土,整理仪表,对着站在门口的浅音浅歌,傲娇的冷哼一声,高雅地走进院子。

    而站在门口的浅音浅歌如同石化了一般,如果没有看到之前那一幕,没准还真会信了秦牧的模样,真是死要面子的人啊!

    两人相视而笑,这对师兄妹,真是活宝,秦牧有自家小姐这样的师妹,也不知道是造了多大的孽啊!

    而在院中,悠闲地扇着折扇的凤云汐,无厘头地连打三个喷嚏。

    一定是秦牧在背后骂自己!凤云汐以为着。

    而刚刚被坑了一把的秦牧,还正准备讨好一下凤云汐,方便得到些竹叶青的秦牧,又莫名其妙地为浅音浅歌背起黑锅……“诶!师妹,你的机关术又有所长进了嘛!”

    秦牧一副赞许地走过来,为了酒,他也是煞费苦心!

    “嗯哼。”凤云汐怎会不知道秦牧的小心思。

    她只是简单地哼了一声,没有赞同,也没有否认。

    等着秦牧接下来的动作。

    “对了师妹,你去年酿的竹叶青是不是好了啊?”

    秦牧见一计未成,只得直白地进入主题,风度什么的。

    和美酒比起来,都算得了什么!

    凤云汐一脸镇静地看着已经在自己对面坐下,等着喝酒的秦牧,唇齿轻轻吐出两字,“等着。”

    同时,她起身走向酒窖,为了防止秦牧偷酒喝。

    在酒窖初建成的时候,便设置了多个机关,以至于秦牧知道有酒,也没办法得到。

    “快点啊!师妹!”秦牧双眼放射出狼光,盯着凤云汐的后背。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对凤云汐有所企图呢!

    不过,他是对凤云汐的酒有企图!

    片刻,凤云汐从酒窖走出来,两只手各拎着一个酒瓶,这便是竹叶青!

    凤云汐只感到面前飘过一阵风,手上的两瓶上等竹叶青便不翼而飞。

    而秦牧呢,只在院门外留下一道残影,这才是秦牧的真实实力!

    凤云汐脑门闪现几丝黑线,这个人,为了喝酒,也是煞费苦心了。

    只可惜他不知道的是,这院里的酒本就是凤云汐为师傅和师兄们酿的。

    只是不得由着秦牧胡吃海塞罢了。

    “小姐。”一直在旁边看着师兄妹二人的浅歌走上前,从袖中掏出两块玉珏。

    “一块是浅沫她们传来的,另一块…”浅歌恭敬地将玉珏递给凤云汐。

    浅沫是和他们一起侍奉凤云汐的,不过她被凤云汐派到外面罢了,同行的还有一个浅韵。

    “另一块是凤家家主传来的,方才我们赶回神医谷,恰好在路上遇到了凤府的信差。”

    凤云汐眉眼一挑,将灵力注入凤府送来的玉珏,一串信息便在她的脑海里浮现。

    顷刻,她放开玉珏,嘴角扯起一抹邪笑。

    及第?回府?呵,凤云汐可没有忘记,当初便是她那所谓的父亲,将才六岁的凤云汐送到了神医谷。

    尽管她在这里过得极好,可是,十年!这种恨凤云汐不会忘记!

    “小姐,凤府是有什么事吗?”浅歌试探地问着,她们四人是百里无涯送给凤云汐的,对凤府更是没有感情可言。

    “哼,不过是突然想起我这个嫡女,准备带回去呗!”凤云汐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来也奇怪。

    这十年过去,凤家家主,她名义上的父亲,凤麟誉!

    娶了数房妻妾,却依旧没有任何子嗣,当然,除去凤云汐和她失踪十多年的哥哥,凤钦烨。

    “那我们是要离开神医谷了吗?”浅音也听懂了,脸上带着忧伤,她们早已把神医谷当做自己的家。如今却要离开,实在是……

    “无妨,等凤府玩腻了,我再带你们回来就是。”凤云汐安慰着浅音。

    “对了,另一块玉珏呢?”浅歌先回过神,小姐一直在追查当年自己哥哥失踪的事。

    这次,浅沫她们传来的消息,多半和这个有关。

    凤云汐闻言,依照刚才的方法,读取玉珏里的信息,一旁的浅音浅歌神色紧张地看着她。

    对于她们来说,小姐的事便是她们的事。

    凤云汐脸色忽暗忽明,突然脸上绽放出妖艳的笑容。

    “看来这凤府,咱们还真是非去不可!”

    玉珏里浅沫她们带来的消息说,凤钦烨的失踪和凤府有关!次日清晨,一辆简陋的马车从神医谷驶出,缓慢地在大路上奔波。

    赶车的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哥,他时不时地同车内的人交谈。

    “为什么要架这么一辆破车啊!咱们又不是没钱!”

    赶车的小哥发出黄鹂般的嗓音,原来,她不是别人,正是浅音!而马车里的,就是凤云汐和浅歌。

    车厢里全然是一副同外面截然不同的景象,精致的香炉燃烧着淡雅的香料,车厢中的软榻用上等的锦绣铺着。

    凤云汐慵懒地卧在榻上,触手可及的是新鲜的时令水果!

    “你不觉得这样更有意思吗?”

    凤云汐拿起起一枚红里透亮的樱桃,打量一番,优雅地放入嘴里。

    “额,是挺有意思的!”浅音嘴角明显抽搐,确实有意思。

    一路上遇到的人都以一种看怪胎的眼神望着她,能不有意思嘛!

    “行了,主要是这样方便隐秘行踪,省去不少麻烦。”

    凤云汐透过门帘的空隙,将浅音的表情尽收眼底,戏弄的效果达到了,自然得正经起来!

    她虽然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姐,但是,嫡出的身份依旧是让人忌惮的,更别说是唯一的嫡系!

    虽然她无心凤家家主的位子,那人也不会给她。

    但她的存在,终究是碍了别人的眼,之前的刺杀便是,如今这样出行。

    倒不是她凤云汐怕了那些人。只是这样更加方便罢了,躲得一个清闲!

    “小姐说的没错,太过招摇,势必会树敌甚多。”

    在一旁伺候的浅歌停下手中的笔墨,她将手里的帐薄合上,又拿起另一半继续批阅。

    凤云汐也随手从浅歌批阅过的帐薄中抽出一本,翻开她读得很快。

    没一会儿,便将最后一页合上,“这个月的销量不错嘛,浅歌,继续加油!”

    她简单地点评了一句,浅歌不仅是自己的丫鬟。

    还是自己的财政大臣,几乎她手里所有的产业都交给浅歌处理了,而她也不负众望,做得十分出色。

    浅歌没有抬头,嘴角浮起淡淡的笑,小姐愿意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她全权负责。

    自然是对她的信任。她怎么能让小姐失望!

    很快马车便驶到了无妄森林外沿,这里是前往盛京的必经之路,

    顾名思义,无妄,想要穿过森林便是无妄!

    无妄森林外沿是很好的历练场所,但是内围嘛。

    不止有高阶的灵兽,还有各种危险植物,凡是进入内围的人,就没有多少活着回来的!

    “咹~”

    忽地,一道悠远而古老的声音传来。夹杂这无限的威压!

    骤然,拉车的马匹出现躁动,变得狂暴起来,无法驾驭的浅音被甩下车!

    而车内的文案果盘等,也散落在地,凤云汐锁紧眉头,眼底却有几丝兴奋。

    刚才的声音,如果没听错,是从森林里传出来的,灵兽的声音!

    “走!”凤云汐先一步跨下马车,这才发现,周围停留这许许多多的马车。

    或许都是马儿受惊,全都下车查探。

    “是灵兽潮!”一个衣冠凌乱的修士从远处跑来,他一脸惊恐的说着,

    凤云汐顺着他的背后看去,果不其然,不远处的无妄森林出现一片乌压压的灵兽!

    顿时,人群变得躁动,在场的人大多都是拥有灵力的。但是对付一两凤云汐嘴角出现一丝戏虐,她让浅音浅歌各自站在一面,“正好给你们历练历练!”

    说完,远处的魔兽已经靠近,原本在她前面和旁边的人都早已跑到远处。

    众人看着破旧马车走出来的主仆三人,不禁叹惋。

    “这三个人有毛病吧,魔兽潮还不跑!”

    “就是,可惜了,看起来那个白衣女子还是个美人呢。唉……”

    凤云汐听着人群的议论,嘴角的笑更加猖狂。

    与此同时,一道玄白色的保护罩将她们三人和马车保护起来。

    随即她放进了十只发狂状态的灵兽,“给你们练练手!”

    闻言,浅音浅歌也运起自身灵力。尽数将眼前的魔兽杀死。

    看着两人的表现,凤云汐感到十分满意,两人跟在自己身边,一身修为,却没有多少实战经验。

    正好磨练磨练!

    于是,二十只魔兽又被放了进来。

    这一次两人没有刚才那么迅速,动作却也不慢。

    紧接着,三十只,四十只……

    必次数每一次都会多上十只,两人杀得不亦乐乎,玄白色的保护罩也染上了血色。

    而在远处观望的群众,全都目瞪口呆,这,这还是女人吗!

    这么强的杀伤力!那两人明明都是灵将七段!

    至于那白衣女子,众人不约而同地看着在一旁悠哉悠哉地看着战斗的凤云汐,玄白色保护罩,这是灵王的标志啊!

    真是难以想象!

    很快,无厘头发起进攻的灵兽也察觉到了凤云汐等人的恐怖,便都灵活得绕过她们。向后方的人发起攻击!

    “糟了!快跑!”有人反应过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灵兽将众人团团围住,一窝蜂得发起进攻,它们并没有什么招数。

    数量便是它们最大的筹码!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向凤云汐她们那样彪悍,很快。便有人被灵兽划分干净!

    “救命啊!”

    “姑娘,救救我们!”

    有人反应过来,向靠在马车上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