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永序之鳞 > 第443章 链魔的秘辛(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随着蠕虫之潮的接连爆发,数座巴托要塞不消一日就被抹除,众多巴特祖指挥官忧惧不已。

    作为曾经巴托远征军的同僚,他们在彼此麾下的军队之中,其实都安插了自己的耳目。

    因此几处要塞失守的消息,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流传出去,很快就传遍了指挥官们的社交圈。

    一时间人心惶惶,这些大魔鬼生怕下一次遭遇蠕虫之潮的就是自己的营地。

    在魔鬼这种守序生物的词典里,根本没有“侥幸”一词,所有的巴特祖指挥官纷纷忙碌起来。

    有的忙着合纵连横,想要多拉几个同盟;有的则大肆打造防御措施,派出了数目众多的烧哨兵。

    所以当扛着轿舆的倒钩魔们,出现在一座要塞几十帕勒桑之外时,他们就与一队军士遭遇。

    “来者何人,为何擅闯基顿大人的领地,汝等若要再前行一步,必回被吾隘毙。”

    说话的是一位链魔巡逻队长,随着他嘴唇翕动,其面部覆盖的锁链不断发出“哗啦啦”声。

    “吾乃纳门,基顿大人友好的宾客、血索城曾经的法律顾问、以及优质锁链的慷慨赠与者……”

    掀开轿舆的帷幕,纳门露出了自己锈红色的健硕身躯,凌空而行来到了链魔队长跟前。

    他并非两手空空,而是双手各捧着一团带有尖刺的精钢锁链,面上还带着和煦的笑容。

    巴托九狱之中,贿赂是最富成效的沟通手段,收下礼物的链魔队长马上变得好说话起来。

    看着只用一条华丽的绸缎缠腰遮蔽身体,但身上却有挂着许多卷轴的纳门,链魔队长甚至感到有几分亲切之感。

    实话实说,这样的装扮的确有些类似链魔的风俗和审美习惯。

    纳门不是第一次来血索城——作为巴托军团的文书,契约魔因为工作之需造访过此地数次。

    对于链魔这种巴特祖,巴托军团背后的诸多大佬并不是特别放心,因此总会派人时时关注。

    而其中的原因则与一桩秘辛有关。

    据说,链魔是巴托曾经的原住民之一,在魔鬼尚未在九狱立足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许多年。

    当九狱之主率领军团,成功地占据了巴托之后,部分链魔才选择了归顺,成为魔鬼的一员。

    其它的链魔则选择迁徙,他们从巴托九狱前往阴影界,在那里繁衍生息起来。

    而那些链魔与巴特祖链魔之间,其实一直都保持联系,他们将远亲成为“传音者”。

    意思就是通过巴特祖链魔,他们能够收获一些关于现如今巴托九狱、其故土的最新消息。

    虽然直到现在,那些主动迁徙的原住民链魔,尚未做出任何损害巴特祖利益的行为。

    但是,所有高阶魔鬼都还记着这桩往事,他们对于巴特祖链魔也从来也没有放松过警惕。

    若是有合适的理由,或者合适的机会,那几位巴托领主全都不介意彻底掐灭这个隐患。

    只不过巴托的律法使然,并不可以在犯罪没有施行之前,就对巴特祖的进行判决。

    而且迁徙的链魔,迄今都没有被判定为魔鬼之敌,巴特祖链魔与其联系算不得通敌。

    所以高阶的魔鬼们,只能对巴特祖链魔多加管控,而不能一劳永逸地将其种族灭绝。

    正是因为如此,曾经在巴托远征军团文书工作的契约魔,才会频繁地造访血索城视察工作。

    事实上,由于每次都要提交审查报告,纳门对于血索城的了解甚至还要超过自己的城寨。

    当然,为了左右逢源,对于链魔指挥官基顿的一些行为,他还是做了些小小的遮掩。

    比如,纳门从来也没有在报告里写过,链魔基顿其实正处在一个独特的晋升路线之中。

    他竟然放弃了魔鬼的晋升路线,正在尝试进化成原始的高阶链魔——邪隐魔。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基顿千百年来持续地从身上剔除自己的血肉,而且使用的是极端摧残自身的方式,以至于他现在已经完全无法感觉到任何痛苦和恐惧的存在。

    其被锁链覆盖的外表下面,隐藏着鲜血板结的绷带、皮革条索和数以千记直接嵌入体内锐如剃刀的金属残片。

    仿佛有依靠这些可怕的对象,他才能勉强将自己的身体拢在一起。当然,尽管如此,他的力量依然要比最强壮的凡人高出许多。

    虽然基顿对外宣称,摧残只是他的一项“特殊爱好”,而这种怪癖在魔鬼之中也并不罕见。

    但这样的托辞骗不过纳门·秉烛,契约魔曾经可是曾在九层地狱那所恐怖的学院进修过。

    在一门名为“常见魔鬼生理卫生知识”的课程上,契约魔对于链魔的这种返古倾向有了些了解。

    纳门知道,链魔出现这种自残行为,说明其意识形态在向更变态的邪隐魔靠近。

    邪隐魔相信,通过这种缓慢的自残方式,他们可以渐渐将与精神之间的壁障抹去,让上的痛苦与精神上的欢愉最终合二为一,继而塑造出趋于完美的高级生命形式。

    摧残肉身只是第一步,因为哪怕再怎么谨慎小心,他们有限的也会被消耗殆尽。

    邪隐魔第二步会前往物质位面,搜索强大、以至于能入其法眼的凡人作为自己“进化”零件。

    他们一旦锁定了目标,邪隐魔就会尝试收割下这个凡人身体最为“完美”的一部分健康的脏器,清洁的血管,锐利的眼睛……

    拥有被邪隐魔看上的器官的目标,通常会被生擒活捉,然后被仔细研究其“完美”部分是如何工作的,最后被邪隐魔小心的摘除下来移接到自己的体内。

    通常,这种器官会被植在十分怪异的部位。

    比如,一个被邪隐魔收割的游吟诗人的灵巧舌头可能会被接在他的掌中或者心脏附近,又或者是某位女王的漂亮眼睛会缝进他的躯干中心。

    这样做的目的,并非是出于某种恶趣味,而纯粹是为了方便邪隐魔将其再度摧毁。

    对于这种邪魔的进化路线,执教契约魔“常见魔鬼生理卫生知识”课程的教授、某位以博学闻名的深狱炼魔学者给出了如下评价

    “即便促使其行为的理论有可能是正确的,但是其依靠不断摧残自己肉身以臻和精神完美统一的方法,注定是一场徒耗时间的无用功。”

    “他们寻找的凡人材料,哪怕再怎么趋于‘完美’,但也并非真正的完美。他们不断将这种带有误差的零件植入体内,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失之毫厘而谬之千里。”

    “或许他们会因此变得强大——虽然我对此持有怀疑的态度,毕竟即便是邪隐魔中的霸主,战斗力最多也只不过是我辈深狱炼魔的水准——但是肯定不会变得完美。”

    “再者说,所谓的‘完美’从来都是相对的概念,而非绝对。众所周知,越是强大的生物,本身越是趋于完美,如果他们将选材投向巴特祖,恐怕只有……这个比喻不大恰当,换一个说法,如果他们将选材投向巨龙,那么恐怕只有几位龙神能够满足他们对于‘完美’定义。”

    “然而邪隐魔们可根本没有从龙神身上获取材料的本领。他们因为实力不足,所以才只能将选材的列表局限于凡人,可是凡人相对于其它种族本身就并不完美,这其中又涉及系统误差……”

    在那门课程上,教授滔滔不绝的讲了整整一个星期,其中涉及的知识包括数学、哲学、逻辑等诸多学科,以契约魔的智慧也只能听了个半懂,不过他还是记住了一句话。

    “那完全是链魔种族一厢情愿的胡闹;不过是那些从巴托灰溜溜逃走、将此地让与吾等巴特祖的失败者自己欺骗自己的把戏;只不过因为别无选择,他们执着的程度堪称病入膏肓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