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为凰:重生王妃有点凶 > 第1020章 喂酒,揉揉公主
    ??

    “西漠王亲自主持,当然放心了。”

    夜染衣薄唇抿起一抹微微上扬的弧度。

    接下来,两人便敲定了一些采矿的细节,签下契约。

    夜染衣也如言给了他五百万两白银的银票。

    作为一地之主,西漠的运转,方方面面都离不开西漠王。

    而采矿之事,需要他亲自到现场确认的地方还多着呢。

    只要他答应了下来,迟早,得找叶南归……不过叶南归也是真的不知道此事。

    他对钟离一族,并不想多提,谁劝他都不好使,一副永远不会和西漠打交道的架势。

    但是从上次钟离秋的事,夜染衣已经看出,叶南归实际十分在意钟离一族。

    就看他怎么选了。

    他若愿意回来,固然最佳。

    他若不乐意,夜染衣就会稍稍改变计划,换一种方式掌控西漠……总之,不会给宇文族将来联合他们的机会……夜染衣在西漠国都待了几天,还亲自去几处矿山看了看,西漠王作为此交易的负责人,当然全程陪同。

    连朝会都耽搁了几天。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他要是不把叶南归找回来,以后没法上朝的时候还多着呢。

    要是采矿出点什么事,他少不得得离开国都处理十天半个月……朝政都得乱成一锅粥。

    西漠王这才意识到,此事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耗费精力……“殿下,如果他不愿意回来呢?”

    西漠王斟酌道,“国事也离不开本王……”他想和夜染衣再商量一下。

    死缠烂打让叶南归一定回来这种事,还真的有点太为难人了……夜染衣微微一笑,“那就只能祝王上早立世子了。

    若有世子监国,想必王上的时间会非常充裕。”

    西漠王……册封一个世子监国?

    然后自己专心主持采矿一事?

    若他有哪个儿子能够担得起监国重任,也不至于至今没有册封世子。

    比起西漠的大局,不就是求叶南归回来吗?

    这个脸,他不要行了吧。

    西漠王无奈叹气。

    人家公主殿下话可说的很漂亮,没说非叶南归不可,还出主意解决问题……钱已经拿到手了,接下来只能咬咬牙,实在不行,他亲自去找叶南归……生意谈妥后,夜染衣和祁北便离开了西漠。

    西漠王对他们的行踪封锁保密,并未走漏任何消息。

    两人就这么一路顺利地离开西漠,进入了雪原。

    四大藩地并不相连,从西漠去北夏,有两条路走。

    一是途径九州西北一带,但凡是从九州入北寒,必定要过临北关。

    想必临北关现在严阵以待,就等她自投罗网。

    另一条路则是继续往北上,绕雪原而行。

    雪原位居极北之地,雪山皑皑,常年大雪弥漫。

    而今初冬时节,那更是一片冰天雪地,银装素裹。

    雪原中有异族曰雪族部落,与中原人相貌迥异,卷发碧眼,十分好战。

    当年四位初代藩王被册封东南西北四地,也是为了戍守边关,对战异族。

    初代北寒王直接把雪原族打服了。

    从此之后雪原族以北寒王马首是瞻,两地互通有无,成为了兄弟之盟。

    从雪原走,自然十分安全。

    若祁北公开身份……雪原族的首领,都得一路护送……不过他不想这么麻烦,并没有伸张,一行人乔装成商队,悠然进入雪原。

    夜染衣坐在雪橇车之中,整个人窝在祁北的怀中,双手抱着他的腰。

    外裹着一层棉被,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雪原实在太冷了。

    祁北寒暑不侵,但娇生惯养的夜染衣冻的不行。

    最开始裹在被子里揣着暖炉,后来发现……祁北更暖和之后,就如八爪鱼一般天天抱着他,日夜都不撒手。

    车里的银碳烧的劈啪作响。

    宋池一边颤抖着烤火,一边十分羡慕地看着祁北怀里的夜染衣……世子什么时候炼成这种功法?

    大冬天的,靠近他就暖洋洋的。

    在这滴水成冰的地方,能抱着他简直是老天爷眷顾吧。

    炭火上挂着一个小壶,酒香四溢。

    咕噜噜……酒沸了。

    宋池立即拿起酒碗,倒了一碗递给祁北。

    这是雪暖酒。

    北寒州没少和雪原族打交道,他俩也不是第一次来雪原族,这雪暖酒就是北寒州专门针对雪原族研制的……喝了之后能够令人浑身发热,抵御寒冷,是进入雪原的必备物品。

    祁北现在已经用不着喝这东西了,他将酒递给夜染衣。

    夜染衣并不想把手手伸出被子,只伸长了脖颈,咕噜噜埋头喝了一口,再抬眸望着祁北甜甜傻笑。

    祁北面不改色继续端着碗喂酒,只在她每次低头咕噜的时候,视线仿佛不经意地落在她身上,瞟一眼就迅速移开。

    小美人这样子特别像某种毛茸茸的小动物。

    喝水还要看一下饲主,想揉。

    宋池默默瞅了一眼世子妃,再看看形单影只的自己,寂寞地干了一海碗。

    一碗酒喝了大半,夜染衣小脸已经被酒熏的红扑扑,“饱了。”

    酒碗里还剩下三分之一。

    祁北一饮而尽,随手搁下碗,再低头看她,小美人已经在他怀里醉眠了。

    做梦的时候,也紧紧抱着他,遵循取暖的本能。

    祁北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脸蛋。

    心满意足。

    一旁正打算问祁北要不要再来一碗的宋池……我不应该在车里,而应该在车底?

    “哐当!”

    突然疾行的雪橇车急急刹车,炭火上挂着的酒壶差点甩飞出去,宋池吓的手慌脚乱抓住酒壶“外面怎么回事?”

    门外车夫连忙道,“前方有人在厮杀……”厮杀?

    宋池打开车门,只见前方道路上,远远能看见一群蒙面杀手包围着两个贵族模样的人……那两个贵族身边的护卫倒了一地。

    若是绕开不管闲事,想必那些杀手也不至于追上来找麻烦。

    但宋池盯着那贵族女子打量了一下,突然想起什么,十分惊讶对着祁北道“世子,是雪原圣女!”

    雪原族是一个崇尚雪神的部落,圣女作为雪神的使者,地位超然,身份尊贵,而且这一代的圣女,是雪原首领之女。

    竟然在自家的地盘上遭遇袭击?

    祁北瞬间敏锐意识到,雪原族,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