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猛兽博物馆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座无虚席
    连带着,这些人对林尽也是感恩戴德,书院里关于林尽鉴师的各种厉害传闻,有大半实际上都是杨明的门生帮忙传播的。

    所以今天林尽鉴师下午的公开课还没开始,如今已经是座无虚席。

    没错,就是座无虚席。

    在早上另外一个老师上完课后,立刻就有很多人涌进来占据有利地形。

    这是公开课,谁都可以来听,很多人那都是慕名而来。等过了中午,大家都吃过了午饭之后,不少人发现,这一次来占座的人当中,居然有不少是书院内的助教。

    助教老师那都是三环鉴师级别,平日里的公开课,他们是很少来的,除非是像钟先生这样的老师授课,其他老师的公开课上少见他们的身影。

    而到后面,有留守的学生发现,不光是助教,就连四环鉴师级别的老师也来了。

    实际上这个时候座位已经是满了,但老师来了,不少学生只能是主动让座,所以在距离公开课开始还有一些时间的时候,第一讲学殿内已经是人满为患。

    这般场景,很多人都没想到。

    但如果仔细想想就会知道这很正常,因为杨明鉴师说的很清楚,救治他的人是林尽鉴师,且是林尽鉴师的一门特殊针法。

    而今天,林尽老师讲的就是针法,那傻子才不来听。

    即便只是林尽老师随便点拨几句,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受用无用。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惊呼,众人一看原来是杨明鉴师来了。昨天的时候还是废人一个,想自己走路都做不到,而今天,杨明鉴师居然就是龙行虎步,气势逼人。

    除此之外,杨明鉴师身后还跟着一只大老虎。

    这大老虎正是觞儿从山中抓的那一只,之前驮着杨明走东走西,后来杨明虽然是被林尽救治成功,身体更胜从前,但对着老虎却没有舍弃。

    换做以前,这二阶老虎在杨明这等四环鉴师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可是此刻,杨明却是打算不离不弃。

    他要投桃报李,他要将这大老虎提升位阶。

    自然,林尽今天的这一堂公开课,杨明鉴师肯定会来听,他现在对林尽已经是敬畏有加,对那神乎其技的针术也是向往无比。

    桃花居。

    依旧没有人能进去,林尽的参悟在继续,他显然忘记了今天还有课,依旧是沉浸在《铸体炼神针》当中难以自拔。

    因为本身林尽就有寻脉针诀的基础和底子,而且他还自己从寻脉针诀当中参悟出《盘丝针》,所以这一次学《铸体炼神针》的进展是非常快的。

    《铸体炼神针》的四大境界,林尽只是花费一晚上的时间,就突破了第一境界。

    这个速度算是非常快了,如果按照正常情况让被人来学,即便是天赋异禀,没有几个月都休想成功。

    甚至有人年都未必能突破。

    这个时候,下午的公开课时间实际上已经开始了。

    觞儿想要提醒一句,毕竟她很了解林尽,知道林尽必然是忘了,如果不提醒等到林尽回过神来,说不定还会责罚她。

    书小楼是不想干扰,什么公开课她毫不在意,但最后居然是妥协了。

    那是因为觞儿说了一句话,课是林尽定的,他如果忘了就应该提醒一下,不然肯定会发脾气。

    书小楼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别到时候林尽怪她阻拦,那样自己怎么询问他参悟到了什么?

    所以她和觞儿一起走过去,拍醒了林尽。

    之后便是林尽风急火燎的赶场子,他作为老师,这一次肯定是迟到了,颜面无光啊。林尽自己也是无奈,他太过沉迷修炼《铸体炼神针》了,结果是把正事儿给忘了。

    毕竟修炼这种事情什么时候都可以,但答应的上课自己却缺堂,那就不行。

    好在只是迟到了一小会儿。

    等到林尽赶到第一讲学殿他自己也是吓了一跳。

    乌泱泱一片人。

    这明显已经超出了正常的人数,林尽看到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来了,心中已然是明了。

    甚至,林尽还看到了钟自封,还有书小楼,此刻正从外面走进来,站在一个角落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当然也有不少生面孔。

    “看起来,今天不讲一些真东西出来,怕是很难交待了。”林尽心中嘀咕了一句。

    说起来,现在《寻脉针诀》对他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毕竟他已经有了《铸体炼神针》,这可是更高一层的针诀功法。

    既然如此,那将寻脉针诀当中的一些要诀讲一讲也没什么,毕竟对于一般的学生来说,即便是听去,也未必能听懂,能消化。

    只有一些境界高深,见识广博的人或许才能获取到这针法当中的真金白银。

    当下林尽也是一脸严肃,先是拱手道了一个歉,主动承认自己今天迟到的事情,然后便是话不多说,直接开讲。

    林尽开篇就是寻脉针诀中的‘内针篇’。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东西,所谓行家开口,立刻就知高低深浅,林尽开讲,台下众人立刻是面色各异。

    先说不少学生,此刻都是一脸不明白。

    毕竟林尽将的内针篇是很难的,如果基础不好的,连听都听不懂,当然也有厉害的学生,此刻是面带激动,赶忙是记起小抄。

    他们很清楚,今天林老师讲的,那是干货中的干货,精华中的精华,即便是有些不懂的,也一定要记好,等回去之后慢慢参悟消化,绝对是受用无用。

    而三环鉴师以上的助教和老师,更是一下子就听明白这内针篇的厉害之处,当然,实际上也有老师懂得内针篇,不过路数不同罢了。

    可这并不妨碍他们学习参考,取长补短。

    尤其是在听了一会儿之后便很明显的感觉出来,林尽所讲的内针篇更加高明,所以就算是同为四环鉴师的诸多老师,也是听的连连点头,时而微笑,时而沉思。

    “林老师讲的这个内针法,很玄妙啊。”钟自封喃喃自语,他旁边是杨明,后者也是连连点头“之前林老师帮我修补经脉,他行针之准世所罕见,且可多针同步实施,却是比一般的内针法要强得多。”

    言外之意,就是其他人的内针法一次只能操纵一根针来缝补。

    “还有,所用针线也有独到之处,之前有内针名典所讲,要用内针法,所需缝线要求极高,需要特制,而林尽所讲,可凝血为线,这必有配合的术法,单独拿出来,怕是不亚于内针法了。”

    钟自封见多识广,一听就能知道什么地方是关键。

    杨明也是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