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诡异修仙世界 > 第1975章 豪赌
    难道就从来没有输过?

    周凡这问话同样是一种试探,周凉笑道“这当然不可能,但在猜、赌上,面对你们这些登船者,我总是赢多输少。”

    “不怕实话告诉你,以前只要有登船者能来到我这里,我都会与他们猜或赌,他们想获得我的帮助,也只能按照我的规矩来。”

    “到最后输得倾家荡产的有,输了一两次坚决不赌的也有,但无法获得我的帮助,他们终归无法走得太远。”

    周凉转动手中的酒杯,他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如果我后面还有引导者,那个引导者应该很少见过登船者,因为在我成为引导者后,那些能到我面前的登船者都是在我沉眠前就死去了。”

    他用手指了指天上的血球,“成为了那天上的一部分。”

    周凡眼角剧烈跳了跳,没有登船者能在周凉手中活下来?

    当然不是说登船者是周凉害死的,要是周凉能熬死这些登船者,周凉真的可能是最后一位引导者。

    “其实我有些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履行引导者的职责帮我?”周凡想了想道“你与其他引导者确实不同,你似乎知道船的目的,那应该知道登船者对船有着重要的意义。”

    “但你知道船很看重我的事实吗?”

    周凡又拿出了那套经常说的说辞。

    出乎他意料的是,周凉道“我当然知道。”

    “你知道?”周凡怔住了,这可是他的杀手锏,对方居然说他知道。

    周凉脸上挂着笑意,“船虽然没有怎么理会我这个厚脸皮的家伙,但有些事不会隐瞒我,我一苏醒,就知道你很受船重视的事实,你要是不信,可以给我说说,你是如何受船重视的?我听听也无妨。”

    你都知道了,我还说来干什么……周凡心里默默腹诽了一句,“所以就算你知道我受船重视,也不会帮我吗?”

    “是的。”周凉坦然道“船重视你是船的事情,我不会特别优待你,至于理由吗……”

    周凉停顿了一下有些伤感道“因为失败的次数实在太多了,我不认为你能成功,在没有确认前,我更愿意似那些引导者那样做一个旁观者,你想我帮你,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

    “你真知道船想做什么吗?”周凡忍不住问。

    “说我知道也行,说不知道也行。”周凉说着含糊不定的话。

    周凡挑了挑眉道“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

    “这事说起来很复杂。”周凉叹气道“大概的意思是我知道船要做什么,但我不知道它准备怎么做,没有知情者知道它怎么达成目的,靠你们这些登船者吗?”

    “就算真有登船者成长起来,又有什么用?”

    周凉的话里隐含一丝颓然。

    周凡安静听着,他不确认周凉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但无论真假,听一听没有所谓,“所以你认为船在做无用功吗?培养登船者的意义何在?”

    周凉沉默了一下,“它不会做无用功,培养登船者的意义我也不清楚,甚至是不是培养也不一定,船给了我们引导者的身份,却从来没有干涉引导者去做什么,所以你觉得这是培养吗?”

    周凡知道这同样是所有引导者心里的疑惑,无论引导者怎样折腾登船者,船都不会干扰,就算他有些特殊,船也不会出言要求引导者全力辅助他。

    船的态度始终有些含糊不清,船只在暗地里帮他几次。

    所以船想要什么?

    “看来你知道的没有我想象的多。”周凡说。

    周凉笑了笑,“收起你这拙劣的小计,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多,我不想告诉你太多,你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免费的帮助,想我帮你,唯有在我的游戏中赢我才有可能。”

    “好了,今夜我跟你说的已经很多了,你要是不想继续陪我玩猜与赌,那就去做自己的事,我今夜刚醒来,让我静静喝一会酒。”

    周凡见周凉不肯再说,他也不可能继续玩猜与赌的游戏,就转身修炼去了。

    没有多久,时间到了,周凡与小白三兄弟消失在船上。

    灰雾缓缓飘荡着,周凉慢慢饮酒,过了好一会他双眉蹙起,“船,这是你挑选出来的人吗?”

    “看着有些特殊,无命之人看不清……基础很扎实,但最后再厉害能比我厉害多少?”

    “终究是一个个体,你这么多年在准备什么?”

    “这样的人真的能承载我们的希望吗?”

    他在自言自语,但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船向来如此,即使他比那些引导者知道得更多,但也不过是因为他的实力足够强,有资格知道,并不代表着他在船那里地位特殊。

    甚至船也没有干扰他的想法,他想帮周凡可以,不想帮周凡也可以,他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船要是真的开口,他不可能似对其他登船者那样对周凡。

    他把杯中的酒喝下去,眉头舒展笑道“反正我没有办法,那我就再看看,这毕竟是我一生中最大一场豪赌,要是输,那就一起输。”

    ……

    ……

    清晨周凡醒来,他在回想昨夜发生的事情,周凉这个新引导者并不介意与他交谈,但想获得帮助并不容易,两场猜的交锋之中,他都败了,败得一塌糊涂,最后一次他的出题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败的。

    “这周凉可能是掌握了什么厉害的法则,所以才能看到答案。”周凡心里默默地想,这种法则是存在的,但这种法则是什么就难说了。

    “以后要是与他猜题,那只能让对方出题,我来猜,要是我出题,就会被立刻破解,不过他出的第一道题,我也解不开,这样猜题这游戏就无法玩下去了。”

    “难道他这是想逼我与他赌大小吗?”

    “……”

    周凡心里想了一会后没有继续多想,他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先进入通玄境,然后回蛮星界去,要是蛮星界出什么事,他可能赶不上帮忙,而且……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天音浮尸,夏主星界似乎也不是什么适合久留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