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极品小村民 > 第769章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出现
    “酒吧,是木子风买下来的?”张浩一番询问,完确定下来,那肌肉男和正点女在房间里的谈话,都是真的。

    “是……是木少买下来的,我……我只是负责帮木少打理。”楚天问看张浩的眼神,那叫一个惊恐。

    张浩似乎什么都知道了,这让他心里凉飕飕的一片。

    “告诉我,怎么联系木子风,他在省城,一般会去什么地方?”张浩眉头紧皱道。

    李小糖的死,真凶是木子风,至此已经毫无悬念。

    那肌肉男和正点女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接下来,该轮到木子风了。

    但在去找木子风之前,张浩需要掌握木子风更多的信息,保证出手就成功。

    他从李亦菲的脸上看出了一些信息,他可能马上就要回小林子村了,待在云江省的时间不会太多了。

    “我……我不知道……”涉及到木子风,楚天问的回答,明显变得迟疑起来。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张浩微微摇头道“楚天问会将一家酒吧,随便交给一个不熟的人吗?”

    “我……我不能说,我说了,木家不会放过我的……”楚天问话一出口,马上便意识到,他的话,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既然知道,就说出来吧,否则,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张浩玩味道。

    “我……我……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能说,我家里还有父母,我说出来,我父母都会没命的。”楚天问颤声道。

    他说着就要站起来,似是想跪下来,跟张浩求饶。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孝子啊!”张浩玩味道“那我问你,你知道你父亲的生日是哪天吗?”

    “我……我想想啊,好像是三月三,不对,是三月四,也不对,应该是四月三……”楚天问努力的回想着,但楞就是想不起来。

    至于随便说一个日期搪塞张浩,他是真不敢啊。

    在楚天问看来,张浩很可能是警方的人,已经将他的底细给查的一清二楚。

    “说不出来,你也好意思叫孝子?”张浩摇摇头,似猜到了楚天问的想法,冷冷将透视之下,看到楚天问身份证的日期说出来道。

    “你父母对你的生日,那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九月四日,是你母亲承受痛苦的日子,是你父亲喜得贵子的日子,也是你的生日!”

    “我再问你,你知道你母亲的生日是哪天吗?”

    “我……我不记得了,我忙着工作,忙着赚钱,就……就忘了……”楚天问更加确定张浩的身份是警察,不敢再胡乱猜测。

    这一刻,他心里还真就有几分愧疚。

    每到生日,父母几乎都会打他的电话,问他生日过的怎么样,工作怎么样。

    即便是偶尔忘了,事后想起,没几天之后,也会马上打电话过来道歉,补上生日的祝福。

    而他父母过生日,他却从没有想起过,从没有主动打过电话,以致时间一长,连父母的生日是哪一天,他都给彻底的忘了。

    “你真觉得你是孝子吗?”张浩冷冷道。

    楚天问彻底哑然,完没有任何一句反驳的话。

    “我的耐心有限,要不要说出来,我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张浩再次冷冷一句“你可以选择不说,但我可以选择打断你的四肢!”

    “我说,我说……”楚天问连忙一五一十,将他知道所有关于楚天问的信息,都给说了出来。

    “恭喜你,可以逃掉被打断四肢的结果了!”张浩轻轻拍了拍楚天问的腹部,一缕肉眼不可见的气息,被导入到了楚天问体内。

    张浩送了楚天问一掌以后,淡然的转身,迅速离开了酒吧。

    楚天问惊恐的看着张浩的背影,感觉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也不疼,不由长松了一口气。

    跑路!

    盛江市不能再待下去了!

    这是楚天问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只是,当看到睡在沙发上,随时等他扑上去的女人,他是怎么也舍不得马上跑路。

    爽一下再跑,楚天问马上便做出了决定。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

    只是,他看着沙发上不省人事的女人,明明很想扑上去,可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

    药!

    他马上想到了嗑药,几颗药下去,几分钟过去,楚天问的身体迟迟没有任何反应。

    一刻钟过去,他的身体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是药效不够,吃得药太少了?

    楚天问咬咬牙,又一次打开瓶子,将几颗药给吃了下去。

    又是一刻钟过去,但他的身体,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楚天问不由开始慌了,他发现他再看躺在沙发上的女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

    明明,就在一个小时以前,他还觉得这女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货色。

    楚天问不禁急了,他咬咬牙,拿出药品,这一次,将一瓶药都给吃了下去。

    几分钟很快过去,楚天问感觉身体热了起来,但下身楞就是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

    他难道变成太监了吗?

    楚天问惊恐起来,下一秒惊讶的发现,他竟然流鼻血了。

    紧接着,他的眼睛开始流血了,他的身体,逐渐变得无力起来。

    不好,这是服药过量了,彻底损伤了身体的内脏!

    楚天问无力的坐在地上,想伸手去拿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但却悲剧的发现,他的手,已经使不出任何力气了。

    他惊恐的想起,他在酒吧场子里的一个红毛手上买到这药时,红毛提醒过他。

    这药的效果虽好,可以让女人飘飘欲仙,但绝对不能够多吃。

    一次三颗刚刚好,一次五颗虚好些天,一次十颗要人命。

    意识到他刚刚将一瓶都给喝掉了,足足有几十颗,楚天问的心里,那叫一个凉飕飕。

    楚天问竭力朝门外呼喊,试图能发出声音,让人听到过来救他。

    但却悲剧的发现,他实在是太虚弱了,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门外的人,因为知道他这个时候在干什么,绝对不可能随意过来打搅,这让他心里凉飕飕的一片。

    最终,楚天问将视线落在了沙发上的女人身上。

    要是女人能够突然醒来,报警救他一命,那该有多好啊。

    要是没有这个女人,那他一定不会磕那么多的药,那就不会有事啊。

    为什么,这个女人要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