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他笑时光芒万丈 > 第六十章
    眼前的香燃着一点猩红,丝丝香火味钻入鼻尖。

    陆淮接过宋扬手里的香,抬眼看向大殿。

    大殿两侧红木廊柱有些斑驳的划痕,供台上奉着瓜果,旁边还有一个透明的装香油钱的箱子,里面纸币成百上千不止。

    蒲团上跪着一波一波的人,他们虔诚祷告,嘴里念念有词,仿佛眼前的菩萨一定能带给他们希望。

    宋扬说,这是一种信仰。

    陆淮从不信鬼神,只信人定胜天。

    然而,当他看见芸芸众生均前赴后继而来。

    他跪在蒲团上仰头看着慈眉善目的菩萨心中祈求“若您真的有灵,请您保佑她,免她忧,免她苦,免她一世长安。”

    从不信佛的男人,也如同每一个善男信女诚心祈祷着。

    “……”

    春夜的寒风吹不散南笙心头阵阵暖意,她上前轻轻抱了抱,在他耳际道“菩萨听到了,我过得很好。”

    陆淮看向她身后无边黑夜,眸底都是笑意。

    是的,菩萨听到了。

    陆淮没告诉南笙的是,他用了一个月工资换来功德簿上一个印迹。

    宋扬直骂他疯了,人家一百来块钱也能写个名字,他花那么多钱是不是傻。

    陆淮毫不理会后头气的跳脚的人,在功德薄上写下了她的名字。

    “若是真的有灵,请让我找到她。”

    “……”

    两人进门甩都没甩一眼客厅,直往厨房走。

    南笙眼里更是只有陆淮一人似的,走哪儿跟哪儿。

    南山河原地闷了半晌,实在是心烦憋闷,拖着南笙把她按到了沙发上。

    他戳着南笙的头颇有些怒其不争“我让他做饭,你瞎忙活什么呀?”

    南笙不明所以老实交代“帮忙呀,你不是饿了嘛,两个人速度快一点。”

    南山河嗤笑一声“你心疼了?”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南笙撇了撇嘴嘟嚷“有的吃还那么多话。”

    声音不大却足够南山河听在耳里,他低眸看着南笙指了指自己低声怒吼“我这么用心良苦还不都是为了你,你倒好胳膊肘往外拐。”

    精致的娃娃脸上皆是怒意,南山河肺都要气炸了。

    不知道陆淮灌了什么汤,把南笙迷的五荤八素的。

    陆淮在厨房里忙的汗流浃背,却不知南山河心里对他的印象跌倒了谷底。

    陆淮的厨艺南笙是知道的,从陆妈妈那里耳濡目染加上自己的摸索,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馋的她直流口水。

    有些迫不及待的上手捏一片肉放进嘴里,陆淮笑着拿筷子尖拍了一下她的手背板着脸吐出两个字“洗手。”

    南笙咽下嘴里的食物舔了舔唇,转身往厨房去了。

    目睹全程的南山河眼里闪过无奈,摇了摇头。

    一顿饭在南山河的嫌弃里结束,这个肉太老,那个汤太淡……

    结果,到最后,反而是他吃得最多。

    南笙看着他碗前堆成小山的骨头额角抽了抽。

    “……”

    接下来几天,南山河都赖在南笙这儿蹭吃蹭喝,还点名要让陆淮做。

    陆淮好不容易休次假,南笙都没跟他在一起待多久就让南山河搅和了。

    为此,在某天南笙临上班之前,义正言辞告诉南山河在她回来要是还看到他在这儿,就等着大伯来吧。

    南山河虽是做出了一些事业,到底还是收不住心,要不是南笙的大伯在后头赶车似的鞭笞着他,他那点资产怕是早玩完了。

    眼睁睁看着门被关上,南山河哀其不幸“不识好人心啊。”

    一转眼看见陆淮坐在一旁不动如山,坐的笔直挑了挑眉“去喝一杯怎么样?”

    “……”

    小区有个篮球场,两人提着一袋子啤酒坐在了台阶上。

    春天的阳光温暖明媚,篮球场上不少人在东奔西跑。

    南山河猛灌一口啤酒打了个嗝看着场上轻声道“在美国时,南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去看篮球。”

    陆淮喝酒的动作顿了顿,极缓的放下了手里的啤酒罐。

    余光瞟了旁边的人一眼,南山河继续道“不管她开心还是难过,她总会去篮球场坐一坐,一坐就是一整天。”

    “有时候,我找不到她就会去篮球场,她一定在那里呆呆的坐着好像在看球又好像不是。”

    说到这里南山河侧头望向陆淮,神色平和“你知道我是怎么找到她的吗?”

    南山河得知南越明出事的消息时刚从一处热带从林探险出来,里面搜不到信号,他也晚了两个月才得知消息。

    接到父亲的电话他匆匆往美国赶,去找了她之前的住址和学校均不见人影。

    南山河想着她也许落下了东西会回来拿也不一定,干脆在那附近住了下来。

    之后,南山河也没放弃去找她,他想没有了经济来源南笙现在估计是生活紧张,不然她不会退掉之前的房子。

    他专挑美国租金便宜的地方找,就在快把大大小小地方找完的时候他在一家蛋糕店找到了在打工的南笙。

    南山河记得当时她穿着店里的制度,神色疲惫,整个人瘦的没有丝毫血色,仿佛风吹就倒。

    一向冷淡惯了的她看见来人笑脸相迎,努力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存下去。

    看见南山河时她愣在原地半晌,没一会儿眼眶就红了。

    “……”

    南山河跟着南笙到了她住的地方,那是一个只有十来平方的小房间,摆设简单,一床一桌一些洗漱用品,桌上摆着她没看完的资料书。

    没有钱交学费,南笙被迫休了学,她不想荒废学业于是自己自学。

    小房间是一间地下室不透风,潮湿发霉的气味充斥在鼻尖。

    那时候,他看见从小生活优渥的南笙住在地下室不见天日的房间,第一次对这个堂妹产生了心疼的情绪。

    也许是血脉相连,即使没什么感情南山河也不忍心放任她在那里吃苦。

    “……”

    后来,南山河干脆就留了下来。

    接触的久了,多多少少知道了一点她和陆淮的事。

    南山河记得,当时是美国的新年前夕,学校举办了一场晚会。

    南笙应邀参加,带着南山河作为她的男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