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老子断你修仙路 > 第二九三章,形势严峻
    洛他们见状,也走出来,同样,笑眯眯地拿出衣袖纹饰。

    这是洛用灵法化成的。

    一进到山洞,洛他们一脸真诚地接受检阅,然后立誓浩浩灵墟,以我肉躯、誓破禁灵、还我乾坤……

    手续办通之后,他们原本可以成为“新弟子”了

    可谁知?他们被告知,还不行,还要等他们队长回来做最后的同意。

    容易张心里暗暗吐槽,没想到,他们身为中天教的开创者,如今想成为中天教的弟子,却如此繁琐。

    “队长回来了!”那几个弟子惊呼。

    洛转过身去,只看到江晨目光炯炯地走进来。

    三人一打照面,江晨彻底愣住了。

    “队长,今儿有好几个兄弟等着加入咱们中天教。”后面的几个小子,还在一脸得意得通报。

    洛则笑眯眯地看着江晨。

    多年不见,这小子变黑了一点,也变得壮硕了。

    “教,教主……”

    他扑通一下,跪下来,眼泪忍不住啪啦啪啦地掉!

    “你快起来!”

    洛赶紧躬身去扶,可已经迟了,后面的弟子听到他们队长喊教主,在零点一个呼吸间反应过来,纷纷伏地,高呼教主。

    “你受苦了!我们之间不必行此虚礼。”

    洛拍着他厚实的肩膀,把他扶起来。

    可他一起来,利剑呼出,直接刺向容易张。

    “教主小心这混蛋,他是魔鬼!”

    江晨急急呼喊,招招杀去,这完全不是在开玩笑。

    就连身边的弟子,都连连拔出长剑,准备对容易张围攻。

    幸亏容易张已经是仙脂五环的高手,而江晨,只不过仙脂期三环。

    论修为、速度,是完全赶不上容易张的。

    所以容易张面对猝不及防反应,直接一手抓住江晨的剑。

    “住手!”

    洛大喝一声,身上的仙骨期霸气泄露。

    无论是江晨、还是容易张,感觉到一座高山坠压,连呼吸都困难。

    其余的弟子更是被压得匍匐在地,动弹不得!

    “洛,洛哥,你悠着点。”

    容易张冷汗直冒,他听洛说过,他已经突破到仙骨期,可这 一路上,两人都地调行事,洛根本没有暴露过仙骨期的实力。

    没想到,这一次,切身感受,自己仿佛蝼蚁一般,那种弹指挥间,便被掐住喉咙,随时都被灭杀的恐惧,悠然而生。

    仙骨期与仙脂期之间的距离,真如一个仙脂期高手与凡人之间的鸿沟。

    洛使了个眼色,江晨马上就明白,其余弟子也很识趣,到洞口去守着,剩下他们三人。

    “教主,如今中天教分为南北两派,南派已被称为魔教,为灵墟界正邪两派所不容,我们被逼无奈,屈辱北上,以谋发展,而这一次,都是拜这个魔头所赐!”

    江晨义愤填膺,指着容易张的鼻子骂道,要不是洛在这儿,他根本就不需要说,早就跟容易张拼个你死我活了。

    “兄弟,对不住。”

    容易张低垂着头,完全没有以往的巧舌能辩。

    “他之所以如此,皆因是种了魔种……”

    洛一顿解释,江晨发怒的红脸,才有所缓和。

    不过,他忍不住打断了洛的话。

    “教主,纵使他有千般缘由,万般无奈,但中天教的弟子都看见他,嗜血如麻,屠杀凡人,甚至连小孩和老人都不放过,最可恶的是,他竟然,竟然对我们都出手!”

    江晨的气再次暴涌。

    想当初,他们一群人被七大宗的混蛋包了饺子,而最关键的时候,容易张暴走了,敌友不分,疯狂杀戮,以罕见的 战斗力,席卷整个战场。

    而此时,一阵龙卷狂风扑来,少部分弟子,以及他们,才能侥幸逃脱……

    站在山巅上的容易张,呆呆地眺望远方,他想起很多事情,小时候的母亲,房间的老爸,还有琼嫣,以及和洛一起闯荡灵墟界的点点滴滴。

    “怎么样?这样深沉,可不像你啊?”

    洛走过来,轻拍着他的肩膀。

    “洛哥,你说,如果我死了,能否给灵墟界所有人一个交代。”

    “不!你连一个都交代不了!只会让真正的幕后凶手得逞。”

    洛斩钉截铁打断容易张的悲戚。

    “那我决定了,我不会死的,我的命要用到有价值的地方。”

    容易张此时,眼光一扫之前阴翳,反而更坚定地答道。

    “这才是我的好兄弟。”

    山风吹拂,两人相笑不语。

    交代完一些事,洛和容易张就打算返回菊花岛。

    既然南方中天教的“魔头”已经被铲除,现在,江晨可以带领他的弟子,重新入驻南方。

    据江晨说,爱曳和初洱他们都没事,在北方,江晨也曾经听到过他们的消息,只不过彼此很少碰面,可能一些往事的伤感,让他们自我产生隔阂。

    不过,洛此次回来了,让他们的隔阂瞬间消融。

    坐在容易张背脊上,洛连续祭出几个符鸟,告诉爱曳和初洱他们。

    自己闭关归来,已经突破仙骨期,邀他们共同回到菊花岛,商量下一步的打算。

    礼帽蓝焰之足开足马力,一日愈万里,一路上,斩杀了不少自诩中天教的魔修。

    而且,还是由容易张亲自出手。

    “洛哥,你有没有发现,灵墟界的魔修多起来了。”

    容易张好像发现了什么。

    “看来,灵墟界的胎膜已经达到破碎边缘,那些走投无路的散修,就会选择魔修之路,以图末日到来之后,能苟活下去。”

    一念至此,洛叫停礼帽,同时,笑眯眯地对容易张说“你看,你能不能先回菊花岛,我去办点急事,爱曳、和初洱她们也不会那么快回去的。”

    “洛哥,你叫我一个人回菊花岛,她们不把我手撕了才怪。”

    容易张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洛这混蛋又想甩掉他?

    “这是铸魂丹,至于功用,我就不必说了,你想要吗?”

    洛从灵螺中掏出一颗丹药。

    这颗是太古三千方原始配方的丹药,相当于上品法器,以灵法祭出,能催动山石草木杀敌,所谓十分强悍。

    容易张眼睛瞪大,伸手就抓过来,谁知道洛手一缩,“给你可以,你必须马上回菊花岛,放心,我会用符鸟通知爱曳她们,就算他们恨你,也不会要你性命的,你躲着点就是了。”

    “给我!”

    容易张趁洛说话之际,强行夺了去。

    这铸魂丹,他早就想要了。

    能驱动山石草木作战,那可是自然之力啊,可谓强大非凡。

    更何况,他早年在灵墟界,便擅长操控影布娃娃,拥有此丹之后,操纵起来岂不是得心应手。

    “嘿嘿,这嘛,让我好好考虑考虑。”

    容易张坏笑地把铸魂丹放入自己的灵螺。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容易张还是那么会耍赖。

    洛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

    把他扔下礼帽的背上,然后转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