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霍少的闪婚暖妻 > 第2414章 一看就是很厉害的人
    霍昀轻声道“你已经让我记住了。”

    “我还希望您能早点拥有您的幸福和爱情,应该会像偶像剧里的那样吧?”

    “我不知道你想象的是什么样。”

    楚憾咯咯直笑,“就是所有的美好的画面都属于您的感觉。”

    “我跟你只是见过几次面,你未免把我想得太好了。”

    “大概我是颜值至上的人,看到您过于惊艳的长相,总是忍不住幻想了很多。我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对。”楚憾说着,将已经晾好的粥端到碗里,放到他面前的小桌子上,“您先吃这个垫垫肚子,我在给您做点我擅长的饭菜。”

    “有劳。”

    “您客气了。为您下厨的这两天,我拥有的也很多。不只是拥有不错的收益,还能跟您一起聊天,更能拥有很好的心情。我觉得我挺幸运的。”

    “我很好奇帮你发自内心的觉得你很幸运的时候是不是有很多好事发生?”

    “我不知道我所认为的好事跟您所认为的好事是不是一样的,当我发自内心的觉得我很幸运的时候,我的心情就很好。我其实比很多人已经幸运很多了,我长得不算难看,还有一技傍身,还有一个挺温暖的家庭,家里也没有遇到大的危机,我们平时的资金储备也不算少。在遇到大的危机时,也还能撑个几年,在这几年里只要勤勤恳恳的工作,陷入困境也不会太难熬。”楚憾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是普通人的一点想法,跟先生您不一样。您给我的感觉是无论多少钱在您的眼里都不值得一提,您几乎是目下无尘,很多繁杂的琐事都不会落到您的眼里。您所思考的事我们普通人也根本没有办法体会。这就应了那句俗语,夏虫不可语冰。”

    霍昀没有说话,室内陷入了一阵沉默。

    楚憾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抿了抿嘴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霍昀才发觉室内已经安静下来了,说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以为您会觉得吵。”

    “如果我觉得你吵,我会直接跟你说的。你刚才的那些话挺有意思的。”

    楚憾暗自松了口气,说道“您跟很多人都不太一样。”

    “你的观察力很好还是你比较善于发散思维?”

    “也许是我的观察力比较好,当然更可能只是活的臆想。您是我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过的最好看的人。看到您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感觉,拥有颜值的人实在是太幸运了。拥有跟他的原则一样的气质的人,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这辈子才这么幸运?”

    “我的长相并没有你说的这么好。”

    “不是。您的长相确实很好,是那种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好。”楚憾说着还配了个很肯定的表情,“您最大的价值并不是您的脸,您应该有其他可以让人过目不忘的成就。只是您不说,我也不会知道。”

    霍昀听着她的话也并没有什么想倾诉的念头。

    他依旧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在默默地观察着别人,却从未把自己的心思坦露出来。

    他习惯了做一个局外人,同时也习惯了看着别人纠结,看着别人挣扎。

    哪怕此时此刻他有走不出的困境,说不出的压抑,他也依旧没有升起向谁倾诉的念头。

    霍昀对她露出了个淡淡的笑容,说道“你先继续忙,我到外面走走。”

    “好的,您请便。”

    霍昀走出院门,便看到了一个坐在车内的男人。

    那个男人有些警惕的看着他。

    他的目光只是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淡淡的扫了一眼,目光掠过之后便移开了。

    霍昀走到海边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做困兽之斗,他所纠结的东西依旧还在。

    他依旧是在旁观别人的事,从未有过真实的感觉。

    他时常忘了他本人也是个活生生的人。

    他不是死物,更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

    他的人生也并不比其他人轻松,他所遇到的困难并不比别人少。

    这种纠结一而在再而三的出现,他依旧没有找到妥善的处理方式。

    如果是别人遇到这样的事,他们很可能找两三好友,把事情聊开了,就能找到新的出路。

    他还是习惯一个人面对,习惯于一个人挣扎。

    他大概是在与人沟通这方面出了问题,哪怕现在正式面对问题的时候,他也还是如此的困惑。

    霍昀看着面前隐隐涌动的海面,都有种想一头扎进海水里的冲动。

    这种看似无能为力的挣扎,他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每天睡觉之前都有种似乎要豁然开朗的感觉,仿佛明天一觉醒来就可以满血复活的面对世界,面对人生。

    然而,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又像前一天那样,还是在原地挣扎,依旧找不到出路。

    霍昀第一次体验这样的感觉,这算是他走到现在最困难的一段时期。

    哪怕身边有很多关心他的人,他在面对困境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自己往前走。

    霍昀脱下鞋子,光着脚,在沙滩上静静地站立着。

    直到感觉有点头晕之后,他才有些发飘的盘腿坐在了沙滩上,眯着眼睛看着海面。

    不知道看了多久,他索性闭上眼睛。

    听到海水慢慢流淌的声音,也听到隐约传来的人们在沙滩上玩闹的声音。

    感受到海风吹拂发丝的温柔,也感觉到太阳晒在皮肤上,微微发烫的感觉。

    霍昀就这么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任由着那些声音,那些感受在心里滋生、流淌。

    很多画面上流水一样流过脑海里,他却并不想去抓住,让它们自在的溜走。

    这样的状态在之前是没有过的。

    他习惯抓住出现过的任何信息,哪怕是对他而言完没有用处的,他的脑海里也自动记取了。

    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这个习惯让他引以为傲,可当他脱离工作状态之后,他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所有曾经认为有意义的事,此时此刻都不再具有价值。

    不知怎么的,他的心情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像是一直在涌动的岩浆,随时都可能从火山口爆发而出,现在却慢慢的平复,停留在处于安范围内的挣扎。

    霍昀仍旧没有睁开眼睛,依旧任由着越来越炽热的阳光晒在他的身上。

    得到听到一阵朝他走来的脚步声,他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楚憾跟坐在车里的那个男人朝他走过来。

    楚憾廊道“先生,饭菜已经做好了,请您用餐。”

    “谢谢你。”

    “您客气了。”

    霍昀起身穿上鞋子,步履缓慢的往别墅走去。

    楚憾身边的男人看着霍昀的背影,说道“这样的男人看着真让人自卑,一看就是很厉害的人。”

    “在我眼里你也很厉害。”

    “跟他比起来我就是弱渣。”年轻男人虽然这么说,脸上并没有自卑的神色。

    “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好的。”

    “谢谢老婆。我感觉他这个时候应该是人生中相对艰难的时期,你没有开导他吗?”

    “他话不多,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听我说话,其他时候并不开口。”

    “这样也很正常,他看起来也不是话多的人。”

    “我以为他就说话不多才不说话的,你却看出来他现在应该处于比较艰难的时期。”

    “如果不是处于困难的时期,像他这样的人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发呆独处。你不是说家里还有几个孩子吗?今天都没有看到那些孩子啊。”

    “都已经出去了。之前院子里还有一辆车,现在车子不见了,应该上三个孩子出去玩了。”

    “那我们也回去吧。两个宝宝也要饿了。”

    “我等下还得收拾碗筷,你先回去吧。”

    “我倒忘了这一点。那就再等等。”

    “好。”

    楚憾跟他看了一会海,才返身走进别墅。

    她进入别墅的时候,霍昀已经吃完了。

    餐桌上的碗筷和饭菜也都收拾了。

    “先生,您怎么不等我回来收拾?”

    “我自己能解决。你回去吧。”

    “好的。晚上你想吃什么菜,我过来的时候带过来。”

    “按照你平时给客人准备的菜准备就行,这两次你都做的很好,我很喜欢。”

    “那我就根据我平时的习惯帮您做。”

    “嗯。”

    楚憾走进厨房,把自己过来的时候带来的购物袋收拾了一下就告辞离开。

    走出院门的时候,她转头看了一眼别墅。

    霍昀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这个男人哪怕是静静发呆的时候,也好看的让人无法直视。

    她很想去看看他在想些什么,只是这样简单的萍水相逢,又怎么能走进人家的世界里,未免想的太过简单了。

    楚憾将院门关好,坐上了丈夫的车。

    ……

    霍昀发现自己现在最舒适的状态就是见那位年轻的厨师和跟鹤鹤聊天。

    这两个人都具有丰富的语言表达能力,哪怕是看着他们说话都会觉得很有意思。

    只是跟他们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能清晰地发现自己与他们的距离有多遥远。

    他与他们的处事方式差距有多大。

    这些差距都像是鸿沟一样摆在他面前,让他哪怕只是看看,都会觉得有点头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