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唐破晓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手可摘星辰(四十三)
    太初宫,双曜城,东宫,春坊。

    “拜见太孙殿下”武三思和李尚隐一同躬身行礼。

    李重俊高踞上座,迟迟没有开口叫起。

    眼前的一幕超出他的理解。

    李尚隐是上官婉儿手底下,为数不多的紫袍高官,怎会与武三思搅和到一起?

    他是个较真认死理的性子,沉吟良久,始终不得其解,便紧锁着眉头,反复苦思,还是身旁宫女轻咳一声,唤醒了他,“啊,咳咳,太师、李尚书,二位免礼,二位相携而来,可是有甚要事?”

    李重俊话中的探究之意,深深刺痛了李尚隐,他几乎一跃而起,勉力维持着声线平稳,“殿下,臣才在宫中拜会了狄相,在明德门,偶遇梁王殿下,一同来拜见太子殿下”

    李尚隐将偶遇两个字咬得非常清晰,努力撇清他与武三思的干系。

    殊不知,他这句话一出,却令在场两人齐齐色变。

    李重俊脸色阴沉,双目盯着李尚隐,腮帮子微微鼓起,一言不发。

    武三思却是得意地笑了,李尚隐是上官婉儿的看家犬,与他保持距离不足为奇,他主动提出拜见太子李显的话头,真是再好不过了,赶忙接上话茬,将此事敲死,“正是如此,太孙殿下,臣与李尚书只是偶遇,李尚书回京,要拜见太子殿下请安,臣要入宫公干,恰巧同行”

    李尚隐听得武三思如此善解人意为他解围,不免又是一阵心惊肉跳,奈何他两眼一抹黑,完不知如何应对,面上尴尬一笑,默认下来,心中哀嚎惨叫不已。

    两人衔接得如此娴熟,相互背书,令李重俊疑心病又犯了,目光在两人面上来回逡巡,淡漠地拒绝道,“却是不巧,太子殿下偶感风寒,身子不适,不便见客,李尚书的恭谨之心,我会代为转达”

    “既如此,多谢太孙殿下,臣告退”李尚隐有一阵莫名的轻松,行云流水一般,将礼节做完,转身欲走。

    却不料,武三思仍是不放过他,跨过一步,正好拦在他面前,一本正经地关心道,“太孙殿下,太子殿下既是抱病,可曾传了御医前来看诊?病情如何?”

    李重俊用手指敲打着座椅扶手,发出清脆的响声,玩味地看着武三思,他虽年轻,少有跟人过招,比不得积年的老鸟,一眼能望穿心肝脾肺肾,但生在王府,长在宫中,他不可能是傻的,武三思的小动作,显然暴露了什么。

    呆头呆脑,一时半刻不愿多停留的李尚隐,只是个幌子,真正想要见太子李显的,是武三思,目的嘛,便是他已经成功问出口的话。

    “病情并无大碍,太子殿下兴致仍旧颇高,李尚书有事忙,先去便是,太师方才说,入宫公干,所指为何?”李重俊简单一句敷衍了过去,径直打发了李尚隐,留下了武三思。

    李尚隐如蒙大赦,乐不颠的转身便走。

    殊不知,李重俊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森寒如冰,即便他知道主使者是武三思,李尚隐只是适逢其会,但两人的分量不可同日而语,武三思不是他能对付的,只有用李尚隐这个可耻的倒霉蛋,来泄火撒气了。

    “呃……臣此来,是为阎则先入职卫率之事”武三思心念电转,在李重俊走神儿的片刻,想出了个借口,“殿下,武崇敏为左卫率,总掌东宫武库和兵马,不久前,武延晖也已避嫌之名,调任前卫率,要是阎则先再来占据要职,则愈发不可制,东宫命脉危矣”

    李重俊耐着性子听完,抬了抬手,“关于此事,太师曾屡次反对,我也都依了你,然而,我另有见解,愿与太师商榷,信阳王武崇敏和武延晖,都是李武皇族中人,虽不至于可信,也绝不至于悖逆……”

    说到这里,意味深长地看了武三思一眼,笑了笑,“至少,有皇祖母在,他们不敢”

    武三思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得志猖狂的小兔崽子,不过是得了个太孙名位,就张狂成这样,待他日我正位了东宫,须让你尝尝苦头。

    “阎则先出身世代簪缨之家,先祖累世在朝,卓有功勋,可称与国同休,入东宫卫率,再合适不过”

    “太孙殿下,臣不以为然,阎则先与武崇敏过从甚密,同属一党……”武三思本是随口扯了个话头,怎料竟惹出了翻盘的危机,赶忙坚持反对。

    “打住吧”李重俊轻叱了一声,站起身来,“谁与谁过从甚密,何必看得太重?裴光庭以往也与信阳王过从甚密,眼下与太师长子崇训同为太子宾客,两人时常去永丰里冶游?照太师方才所言,崇训这便是在私结党羽?”

    武三思愣住了,被他咄咄逼问,哑口无言,瞧着俯身虎视,一身精明强干的李重俊,深觉过往,小看了此人。

    “臣坚持此见,请太孙殿下三思”讲道理讲不赢,那边摆立场好了。

    “我知道了,太师若无他事,好走不送”李重俊露出个诚意缺缺的笑脸,摆了摆手。

    武三思的身影才消失,李重俊的笑脸就垮了下来,冒着冷气。

    “将那几个民间医生,还有管领他们的太监都拘了,带到我面前来”

    “是”宫女听命,转身便走。

    “等等,鱼铉说他崴了脚是么?”李重俊越想,越发觉事情并不简单,冷笑连连,“却是崴得精巧,将他也逮来”

    没过多久,两个太监,还有他们的随身内侍,一群老中青俱的民间医生,瑟瑟缩缩,五花大绑,跪在了李重俊的面前。

    李重俊冲他们怪异地笑了一下,“太子殿下的脉案呢?给我瞧瞧?”

    医生们众口一词,都道是已经交给了两个管领太监。

    新近当值的太监自怀中掏出一沓纸张,对应他当值的日期,分毫不差。

    李重俊缓缓转过头,看向鱼铉,笑容渗人,“瘸子,你的呢?”

    鱼铉脑门子上冷汗一层一层,连连叩头,“殿下,奴婢办差不力,脉案掉了一些,仅剩下两份,在奴婢的干儿子小签子身上……快,小签子,拿出来交予殿下”

    鱼铉冲着个年轻的小内侍,使劲儿摆手,这可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可惜,小签子只要满面迷惘,焦急的一会儿看看李重俊,一会儿看看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抽噎着道,“干,干爹,您,您什么时候给了我脉案?”

    鱼铉五雷轰顶,双目呆滞,万念俱灰。

    李重俊狞笑一声,双目喷火,“嘿嘿嘿,我却不晓得,眼皮底下,竟还有这等能人”

    他身旁的贴身宫女招了招手,外头有两个壮硕的大汉,拿着水火棍上前来,将鱼铉叉倒在地,呸呸吐了两口唾沫,拉开架势就待行刑。

    “等等,我亲自来”

    李重俊解开披风系带,活动了下手腕,接过水火棍。

    “我最信任的人,死,也该死在我手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