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蛮妃,有种上榻 > 第398章,番外之明珠X君棠镜
    夜冥,天色黑压压的,雪花像鹅毛一般从天空飘落,更添几分清冷。北风疏狂,卷起层层雪沫,打着窗柩。

    明珠有些睡不着,裹着被子在床上呆坐了一会。

    安静的夜里,似乎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音,她心下一慌,急急忙忙的穿了衣服和鞋子出门一看。

    庭院中的树叶稀疏狼狈,大约五十米长的九曲长廊上血迹入目即是,远远便看见两道身影颤抖在一起。

    她脸色一白,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立刻跑向了君棠镜所在的房间。

    风从耳边吹过,雪从衣服上滑落。

    明珠加快了步伐,深一脚浅一脚,也不知道心里为什么紧张,甚至带着一丝害怕的意味。

    “君大哥”

    门被猛力一撞,在夜里咯吱咯吱的响着。屋子了很黑,明珠突然进来,那微弱的灯光照亮了房间的一隅。

    君棠镜坐在榻前,只穿了一条亵裤光着上半身,一手捂住肩膀对于明珠的闯入表示有些惊讶。

    “你来做什么?”他锐利的目光在看向来人的一刻渐渐变得温和,面上冷肃的蹙眉:她怎么穿得如此单薄?

    “你受伤了!”明珠没有回答他,真想拿过油灯仔细看看他的伤口,却被君棠镜一下子掐灭了烛光。

    顿时,房间里一片漆黑寂静。

    屋子外面,脚步声还在不停的来来回回。

    明珠这才明白他刚才的动作是怎么回事了,等脚步声走了,她才松了一口气“对...对不起,我...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

    “你要是内疚的话,过来帮我上药。”少年的声音清冷,却带着一丝笑意。

    烛光重新燃起,点亮了屋子。也让明珠看见了他肩膀上的血迹,沾湿了他宝蓝色的衣服,触目惊心。

    接过药瓶,两人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彼此。明珠红着脸立刻缩了回来,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冷静了几分,小心翼翼的给他上药“到底是什么人要杀我?我明明没有得罪谁啊!”

    听着她愤懑的声音,君棠镜可以想到得到那张娇俏的脸此刻是怎样一副可爱的表情。

    她身为晋国皇帝的掌上明珠,又是雪族圣女的血脉。且不说弘帝用十座城池做嫁妆,就说她这倾城倾国的容貌,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你是没有得罪谁,只是他们想要得罪你罢了。”

    “神经病”

    明珠的话还没有说完,君棠镜单手抱着她突然滚到了地上,同时蜡烛被羽箭带过的气流吹灭,身后响起了金属落地的声音。

    就差一点,她的脚要废了。

    明珠被吓到冷汗淋漓,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他。

    “别出声”君棠镜低声道,抱紧了她躲在门后。

    他深沉的目光似乎有着让人放心的魔力,明珠点点头,乖巧的呆着一动不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感觉到外面的气息不再,他这才低首看向怀中的少女。明珠竟然抓着他的衣领睡着了,顿时有些让人感到哭笑不得。也不得不佩服这位小公主的心大。

    君棠镜轻扬唇角,将她打横抱起。放到了床榻上,捻好被角。

    看到她睡得如此香甜,忍不住在那秀美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你及笄”

    怅然惆怅

    留下了玉佩,关门而去。

    又是一年春色浓,盛京城桃花灼灼,少女一袭白色的羽纱裙躺在树上浅眠,白色的裙摆被微风吹拂着,她的墨色长发倾斜而下,那一张绝美的姿容令人一眼难忘。

    她轻闭上的睫毛曲长如羽扇,眉心一点鸢尾花点缀娇艳的面容。

    梦儿站在树下,仰起头看着少你,胖嘟嘟的手抓住那一袭白裙子赫然留下了几个黑色的手印。

    “姑姑!外面来了个怪叔叔找你喔,他长得真好看。”

    明珠听到着熟悉的声音就知道是家里面的小公主来了,起身跳下树梢,蹲着身子捏了捏梦儿肥嘟嘟的脸“你这个小鬼,那么小就知道人家好看不好看了?”

    小丫头不满的嘟着唇,小手捧住明珠的脸落下自己的手印,随后做了个鬼脸跑开了。

    “慢点,别摔倒了。”

    “笨蛋姑姑!”

    梦儿一口气跑回了屋子里,三个人六只眼睛看着她。

    铃铛问道“任务完成了?”

    梦儿点点头,举起自己的手“我第一个见到的人是小姑姑,唉,宝宝也不想的。”

    风一沉唇角一个抽出,你这个小狐狸骗谁呢?

    铁蓝心哈哈大笑着,重新洗牌“好了,我们继续。着一次的赌注是各自家里最值钱的东西,胆小鬼就可以不用来。”

    风小公子惊讶的起身“本公子要参加!”

    “哼,说的就是你,胆小鬼。”

    眼看两人要吵架了,梦儿只好拉住了一沉哥哥劝导“我母后说了,男子要有风度喔,一沉哥哥要沉住气”

    风一沉看着软萌的小梦,乖巧的点点头。

    游戏继续。

    而明珠还不知道自己原来是被骗了,真的跑道了前面去,不远处的花园里。皇兄正在教轩儿射箭,皇嫂毫无形象的在软榻上看话本。

    看到是明珠来了,顾蔓蔓抬首看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皇嫂,你怎么这样看我?额,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

    夜君放开手,弦上的箭飞速的射出去,正中红心。

    他赞赏的给了轩儿一个眼神,才五岁便能拉开二石的弓箭,这小子还算不错。

    “皇兄,梦儿说有人找我?”

    夜君澜闻言回首,看到妹妹的脸上两个黑黑的小手印,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颇为无奈的道“没有,你被那个小狐狸骗了。你的脸,擦一擦!”

    将轩儿怀中的手帕抽出来,递给了明珠。

    后者这才反应了过来,伸手抹了一把,果然是黑黑的墨水。

    “那小丫头和你皇嫂一样皮,你别往心里去。对了明珠,十月份你就及笄了有什么打算吗?”

    父皇带着母妃去了雪族,已经一年多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但是想来明珠的及笄礼他们会到场吧。

    “不会的,我还没有想好。但是,听说江南荷花很美,我想去看看。”

    “我...带上我啊,我也想去嘤嘤嘤!”顾蔓蔓咕噜的一下子爬了起来,蹭到了明珠的身边“我还会一点功夫,皇嫂带着你,我们可以行走天下。做个江湖姐妹杀如何?”

    轩儿“母后你那点功夫,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家待产吧!”

    “臭小子,你看不起老娘?”

    “额......儿臣不敢。”

    “轩儿说的没错,你一个孕妇掺合什么!乖乖的给朕呆着,还有少看点那些无厘头的话本子,别教坏了我的孩子。”夜君澜笑咪咪道,大手摸着蔓蔓尚且平坦的小腹。

    后者委屈吧唧的向明珠看去“明珠,你快劝劝你哥,太无良了。”

    “蔓蔓,皇宫太大太冷清了,你舍得看我一个人在这吗?就当是陪我好不好?”

    顾蔓蔓张口无言,又心软了。

    “嗯”

    “我先走了,再看下去我要起鸡皮疙瘩了!”明珠叹息了一声,对于这两个天天秀恩爱的哥嫂她快要免疫了。

    “我也是,母后真幼稚。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还总想做!

    “君澜你看看,你儿子竟然说我幼稚!!!”顾蔓蔓转而向某人告状起来,撒娇道。

    夜君澜“......”

    正是江南好风景,淅淅沥沥的雨打在荷叶上,果然验证了那一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俊秀的小公子一袭白衣如仙,淡然出尘。执着一把油纸伞站在桥头,任由微风吹过他的脸颊,发丝。

    茫茫的天地,唯有那一抹白色点亮了陈旧古老的小镇,令人见之忘俗。

    路过的少女们也纷纷驻足观看,这小地方何时竟然出现了这样一个俊俏的小公子,看衣着如此华贵,想来出身不凡。

    明珠还不知道自己女扮男装也引来如此多的目光,她正看着江心的一艘小船,船头坐着一位公子,他不悲不喜的坐在那,盘膝而坐。

    手指不断的抚弄着那把琴,专心致志,连风雨打湿长发也丝毫没有察觉。

    袅袅的琴音带着无限的哀愁与烦闷,明珠细眉轻蹙,随后从腰间取出了一把笛子凑到了唇边。

    琴音伴随着笛声,双重的韵律猝然变换了另一种风格。

    男子微微诧异的侧首,余光看到桥头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呆愣了一秒。他不过是信手拈来的随便弹一下罢了,这人竟然能跟上他的节奏,却是截然不同的情绪。

    渐渐的,琴音也开始变得缠绵婉转起来,两人隔着荷花朵朵,江心如浪。跨越空间的合奏却是天衣无缝。

    天地间瞬间变得宁静起来,因为下雨而烦躁的心情在这一刻得到了莫大的放松。听着这音乐声伴随着雨声滴滴答答的唱响,似乎回到了童年的快乐时光一般。

    良久,一曲毕。

    雨声还在继续,而桥上的白衣小公子已经收起了笛子准备离开了。

    蓝衣青年心下有些不舍,抬头看去,正好对上那一双明亮的凤眸。白皙精致的脸不足手掌大小,殷红的唇瓣像花一般娇嫩,眉间一点鸢尾花的印记。

    这分明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东方谦陷入了一阵沉思之中,似乎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姑娘。

    而明珠已经转身离开了,那一抹娇小的身影渐行渐远。

    东方谦突然想起了那年青楼里,弄脏了他衣服的小丫头,也是那朵鸢尾花。

    这世界上,能有几个人会拥有那样的胎记?

    明珠公主——夜倾城!!!

    长河旁,时光绚丽。

    他看着少女绯红的脸颊,内心像是被阳光普照一般,笑意显露。

    “就是她?”纤白的手指把玩着一个青瓷的玉盏,男子的桃花美目令人一眼沉沦。

    “嗯”

    手心的碧玉滑腻而冰凉,就像她的肌肤一般让他爱不释手,少女仰头那一刹那,黑发在风中飘舞,偶尔几缕蹭过她的脸颊,手指穿梭发丝间时不由让他看痴了。

    君棠镜剑眉轻蹙,有些不悦。

    看着好友对着自己喜欢的女子露出这样的表情,他的内心也有着一股子压抑的沉闷感。

    总有一天,他要明珠为自己梳起长发,只为他一人放下。

    东方谦还是第一次见对手露出这种吃醋的表情,差点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这冷面狐狸竟然会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啧啧,那个小姑娘长得真是美艳绝色,若是可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也愿意。”

    话刚刚落下,一抹冷羽凌空飘来,他身子微微闪过,却还是不可避免的一缕发丝被割落,散在肩头。

    顿时吓得浑身冷汗,方才要是再慢一点,小爷我就要毁容了,还好他也手下留情了没有真的下了杀心。

    君棠镜警告意味十足的看了一眼东方谦,笃信道“她——你碰不得。因为是我定下的女人。”

    “好好好,是你的。我的天,你也太霸道了。人家认识你吗?就是你的女人了......”

    “认识”

    不就是认识吗?我也认识她啊。

    说起来当年还是君棠镜带走了明珠公主,至于后面两人发生了什么,只有天知地知两人知道了。

    那一年里,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君棠镜从晋国回去之后变得更加的冷涩严肃,生人勿近?

    明珠然不知自己想找的那人竟然就在不远处的酒楼里看着自己,她已经出来半月了,还没有找到雪族的入口。

    沉思间,迎面走来的人影过于快速,她一时没有注意。被人撞到了肩膀,油纸伞倾斜,从手中滑落。

    “啪”

    落在地上。

    雨滴落在她的眉心,发梢,透过并不厚的布料淋湿了一片。

    明珠抬首看去,对面的女子一袭鹅黄色齐胸襦裙,身旁跟着一个小丫鬟。两人似乎没有想到会遇到一个这么俊俏的小公子。

    “对,对不起,公子,你没事吧!”

    那姑娘红了脸,将自己的伞朝着明珠的方向倾斜,靠近了这才发现,原来他真的长得好精致。

    “无妨,下次小心些。”

    明珠拒绝了她的伞,捡起地上的油纸伞准备离开。

    而那黄衣服的姑娘却是叫住了她“公子等等。”

    “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