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霸刀天行 > 第四十七章 回归无畏
    往后几日,正赶上阐棍长孙大婚,天行自去走动了一番。适时郭襄拿到齐君婚书,诸事皆毕。

    汉使到齐国第十日,大军开拔返程,十来日的接触,百姓对他们映像大变,出发之时万人空巷。

    “咚!咚!”

    皇城方向三十六道钟声送行,汉卒鼓号齐鸣终是踏上官道,百姓们送了一山又一山,午时烈日才回。

    中军,天行握着手中方印遥望齐都,自那日宴会后他再没见过蚀日,不想离开还有个礼物相赠。

    手中方印是和婚书一起拿来的,上刻霸刀天行四字,玉石外形猛虎下山,虎头正中有个小篆,写的一个“英”字。

    这份礼物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按说挺平常的方印,怎么感觉大有深意似的。

    莫不是那事让蚀日知道了?

    有这个可能,天行只能字面意思理解。英乃英雄,蚀日希望他做英雄,而不是枭雄……

    臆想脑补到此为止,天行把任务分派完毕,端坐猛虎视察全军,士兵们和他一样归家心切,走路都带着小风。

    乐队方阵还有一队娘子军,是半夏深雪领头的歌女,她们大部分都有了归宿,还有小半只是想去汉国游览,以后看情况再说。

    这可把众大汉兴的不轻,一个个嗓门扯开了喊,要是能领个齐女归家那绝对倍儿有面子。

    归途又经过三城,并不是来时的路线,汉使队伍早已传遍齐地,百姓们和齐都时一样热情,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呐。

    三昼夜猛赶终于穿越国境,天行他们到了花城,士卒们疲惫不堪急需修养,新一轮的祭天大典也开始了。

    “今!汉齐和亲!”

    “请天鉴之!”

    小型天台上礼仪繁琐,这些需要郭襄和当地沟通,天行这些当兵的大多都在呼呼大睡。他也是无聊,才带齐女们参观一二,尽尽地主之宜。

    祭天,祭天……

    天行其实一直有个疑惑,祭的到底是天书还是苍天,反正每到这时他心里想的都是天书,苍天之遥貌似和大家没什么关系。

    第一代天书,又是一个让人仰望的名号,他的功绩万古难磨,人族不灭他也会永存。

    “祭典都完了,天行想什么呢?”王开拉着天行说道。

    “哦,没什么。”

    天行向身边齐女们抱歉施礼,随后和大家返回军营。他想的多着呢,要是告诉王开自己也想和天书一样名流千古,怕会吓坏他吧。

    就现在霸刀这个名号还差那么一丢丢,他想要的是绝代霸刀,后世人谈论霸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天行!

    第二日国礼队伍继续出发,兜兜转转走了九城,有一城还是天行上次赌战赢来的,算是加重了些归属感。

    那座城池叫宽城,听闻原是雨国的,百姓们不冷不热,有的还在身穿他国衣裳,应该是归汉时日尚短的缘故。

    此行他也算阅遍祖国山河,各地风俗多有了解,一圈转下来身心皆疲,总算离横断不远。

    鸣钟阵阵,天行又回到这座生养他的古城,队伍长驱直入皇宫,沿途百姓最是热烈,欢迎声把云彩都震散了。

    “迎国使!”

    “迎……国使!”

    百官相迎承平殿,天行黑甲带头,身后李俊郭襄小德子并列,陈让王开抬着齐书在第三列。场中众多熟面孔一一闪过,他们才有了回家的感觉。

    “参见陛下,天行不辱使命!”天行躬身一礼。

    “爱卿辛苦了,小德子传书说了个大概,诸卿不容易啊!”承平痛心疾首,模样比他们可怜多了。

    不料还有这个告密的反骨仔,皇帝如此作态大家更是别扭,说好的天知地知呢?

    “咳……此行郭侍郎劳苦功高,若无他我等怕是难了!”将军们只看重军功,况且这是提前商量好的。

    “朕都知道。”

    “着……郭襄殚精竭虑扬我国威,加封礼部尚书!”承平正色拟旨道。

    “……并肩王赏万金,绫罗千匹,贡酒百坛。”

    “……”

    其他几人赏赐大同小异,只是钱财物事没天行的多。王开那小子加了个虚职,从五品直接蹦到正四品,三级连跳美人在怀堪称人生赢家。

    陈让算是功过相抵,他要再加官青云老头绝对骂娘弹劾。李俊官路到头啥都不缺,也没给他升。

    文官这边青云挺满意,武官这边李克黑着脸使劲踹了脚自家小子,李俊没啥倒是把陈让吓了一跳。

    王洪老怀欣慰和天行抱拳一礼,听说自家小子拐来齐国花魁那得意劲啊,就差学着螃蟹走路了。

    熙熙攘攘朝会散去,在一众恭喜声天行唤醒瞌睡的云澜,猛虎几个纵跃极速朝王府奔去。

    “娘!孩儿回来啦!”

    “琉璃!霓裳……”

    天行冲进正厅,才发现气氛诡异莫名,久别重逢的高兴凉了半截,这是怎么了?

    四女外加个小宋薇愁眉苦脸,好像在商议着什么,见着天行都闭上了嘴。

    “出了什么大事?孩子出事了?”看她们好好的,天行还以为奉礼有意外,急像被火烤熟的蚂蚁。

    “孩子没事,我们就是担心……”三娘吞吞吐吐道。

    “担心什么?”

    琉璃接话说道“听说你作了首诗,倾人城人国什么的,莫不是想要发兵攻齐?”

    这几个女人把天行气乐半晌,事事顺利不料后院起了邪风。

    “谁说的!瞎讲!”面对降智的孕妇和老娘,天行只能唬起脸嚷道。

    “人家听酒馆说书人讲的,想来是那么个道理……”海棠举起小手说道。

    “你个祸事精!道听途说也能信?!”

    找到惹事正主,天行使劲拧了下小娘鼻梁,才把怀中礼物掏出来一一奉上。

    “那女人是忘忧楼时胡绍的亲姐,给我使了几次绊子呢!”玉石礼物她们都喜欢,天行还给老娘备了条玉石珠串。

    “噢……那就好,害咱们担心半天。”霓裳拍着胸口细声细语。

    大妇琉璃眸光一转,问道“胡氏真那么美?”

    “实乃某生平仅见,连忘忧都不及她……”

    “哼!”

    “哼!”

    “哼!”

    “哼……!”

    三女冷哼连连,拿着礼物扭身走了。小宋薇也抽风似的学大人模样,屋内只留下看笑话的老娘。

    得……后院真起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