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霸刀天行 > 第四十六章 亲事终成
    君臣上下一心,场面好不和睦。

    天行也算做了件好事,他被身后侧立的王开推了几把,才反应过来酒后失言,真元运使排汗出体,却是不敢再豪饮了。

    “你要生在我齐国该多好。”蚀日如同审视绝世瑰宝,不禁感叹道。

    这话让天行打了个寒颤,此时齐君那股威严霸道消弭无影,仿若长辈知己一般谈论着,他莫不是喝醉了吧?

    “晚辈不过先天二重,何得齐君这般看重?”天行一时嘴边无话,只能场面敷衍道。

    “哧……宗师神境人族不缺。”

    “缺的是你霸刀这种弄潮儿……”蚀日干了杯酒。

    “惭愧,此话倒是新鲜。”天行连道不敢。

    “百家争鸣我族才有出路,你以后会懂的。”几句真心话后,蚀日谈兴渐消,酒意却更浓了。

    适时一曲歌舞开场,半夏深雪携手起舞翩翩,她们跳的是如梦令·海棠的改编曲目,知否知否浅唱低吟道尽无边风月。

    “再次谢过先生赠诗,和亲好事一桩,陛下何苦为难人家,莫不是嫌弃嫁妆少了?”胡氏眸光闪亮,仿佛看到自己那首诗也登上了舞台。

    莫非,她要流传千古?

    世事无常,上一刻这个女人还在为难天行,这一刻倒是替他说起好话来了。

    蚀日扫了眼旁边女人并未答话,侧手搂紧和美人碰了一杯,真是郎情妾意。

    天行才细细打量胡氏,说真话此女是他见过最美之人,就是有那么点傻气,不难看出蚀日对她的宠幸,也算傻人有傻福吧。

    至于嫁妆言论,倒让天行想起一个遗忘许久的物事。

    “某这有驻颜丹一颗,可能求得亲事呐?”天行笑言道。

    “呀!是!是……!”胡氏激动的语无伦次,这等绝密消息她怎么知道的?

    “妾身吃过哩!陛下……!”

    其中怕是有许多故事呢,只见蚀日面色纠结,倒不是驻颜丹有多珍贵,忘忧面子才是他考虑的。

    “哎……既有那位插手,和亲一言而定。”

    “结盟再谈,到时我齐国礼汉,待霸刀归后即会前往。”蚀日转口应下了婚事,虽麻烦了些总算有个好结果。

    天行一句戏言不料有这么大收获,早知道前几日就提了,何苦等到现在……

    忘忧,他现在对这个名字有了新的了解,大汉都没这位面子大啊!

    这样也省了抢亲的麻烦,天行侧眼和王开对视点头,后者匆匆退席而去,不知能不能赶上呢。

    “多谢齐君恩准,某敬你!”

    “陛下圣恩……!”

    齐臣有敬蚀日的,有敬天行的。在他们眼中这位实乃大恩人一个,往日国家哪有现在这气象。

    子夜更响,黄金台的最后一宴央央散场,群星明珠璀璨耀眼,波浪把众人推入凡间。

    天行和众相识道过离别,和王开上了车架,马车骨碌碌往驿馆行去,诸事顺利再住些时日无妨。

    “明日把陈让召回,没出差错吧?”天行和王开对坐后,他问道。

    “吓死我也!去时已经掳了那位,好说歹说才安抚好……”王开窃窃私语道。

    天行一拍脑门儿,这算偷鸡不成蚀把米,小辫子被人抓住了。城门口郭襄和李俊早等多时,两人上车后又是一轮埋怨。

    “晦气……”

    “晦气极了!”

    “说道说道?”

    “天行你是不知,那位妃婷说啊,堂堂大汉也就会些偷鸡摸狗的把式,她还威胁要把此事告诉蚀日呢!”郭襄脸色灰暗道。

    “告又如何?今夜若不成事真要掳她走哩!你俩平白丢咱的排面。”天行递上茶水,接着说道“最后怎么劝住的?”

    李俊黑着脸道“还是王开嘴甜,姐姐叫嚷着那位美了,某才把她又送了回去。”

    “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此事迟早会被人所知,无甚大不了的,总算使命完成,我敬几位!”天行深深叹了口气,不难想象回家后被教育的场面。

    “哎……也只能这样了。”

    “听天由命……”

    “干!”

    大老爷们敢作敢当,天行劝过后心情都好了许多,和亲事成都松了口气,他们各自暗下决心,往后要还有这破事定不再来,以后安稳待在国内多好。

    第二日,皇城内几道旨意通传天下,黄金台夜宴的交谈也在坊间流传开来。

    天行会客结束后,慵懒靠在塌边遥望皇城,那位齐君到此时他还是摸不透彻,齐国一行算得上虎头蛇尾。

    原他以为会上演一些刀光剑影之类的龌龊,不料只是稍微磕磕绊绊了些,也就蚀日态度坚决是个大问题。

    昨夜一颗丹药一个人名就改了想法,只能说碰巧,那位是不是年轻时也被考察过呢?

    “将军,妃婷公主拜访。”陈让脸色红里透白,喊醒了走神的某人。

    “请!”

    天行在此代表大汉,除非齐君亲来,不然谁都没那个面子让他亲自请送。

    没一会儿,一个娉婷少女款款行入正厅,她和蚀日一样丹凤眼,面色上看着带了些娇气。

    “拜见霸刀。”她说道。

    “免礼,不知公主来访有何要事?”

    女孩听到此话翻了个白眼,也不客气几步坐于天行身旁,素手摊开伸出,这是?

    “嫁妆!不然我告诉爹爹你的丑事!”女孩娇憨道。

    “你母亲是胡氏?”天行扶额说道。

    “才不是那个狐狸精,我乃皇后三女!”

    天行倒觉得两女像极了,一样傻傻的可爱,他道“公主要明白,未来某会是你皇叔,出嫁随夫荣辱与共,我丢人你同样丢人。”

    “人家知道了啦,皇叔……”

    少女渴望看着天行,容颜不老的诱惑没哪个女人受得住,她知道消息后立刻就跑来了,进了肚子里的丹药才是好药。

    “哈……”

    “那药怎能贴身携带?在某家中宝库躺着呢,待婚礼那日送你当贺礼。”娇憨少女把天行逗得哈哈大笑。

    “小气……”

    “我问你,那个承启怎么样?”少女嘟着嘴不满的很。

    “也是个淘气孩子,和你般配极了!”

    “是嘛……?”

    欢笑声不时从会客厅内传出,门口偷听的几个大汉互相对视,默默比划了个大拇指。

    王开眼角隐有泪光,几人中就他牺牲最大,喊一个岁数小的叫姐姐,实没什么面子。

    何况他的小辫子被少女抓在手里,以后只能退避三舍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