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854章 洪荒宇宙!容轻:妹妹的醋也要吃【2更】
    <script>app2();</script>

    听到这句话,东皇太一的眼神震了又震,微微不可思议:“兄长!”

    “不必多言。”慕影挥手,淡淡道,“我意已决,趁着你嫂嫂还不在,快点行动!”

    他便是提早预料到了此事,才会支开泠音

    东皇太一欲言又止:“兄长,此事……”

    慕影打断,眉眼骤而凌厉:“婆婆妈妈,还叫我兄长?!”

    东皇太一怔怔:“兄长……”

    一句话,让他恍惚之中穿梭数十万年的时间长河,重新回到了洪荒之中。

    那时,他们兄弟二人执掌天庭,何等威风。

    可是量劫将至,妖族将灭。

    十二祖巫不日将带领洪荒大巫杀上天庭,他们避无可避,只能迎战!

    那时,帝俊又是如何说的?

    “阿弟,时间不多了,十二祖巫手握不少盘古传承,圣人不出,天道欲灭吾族,唯有一战而已!”

    夸父逐日,后羿射日!

    巫妖大战,由此爆发!

    然道祖鸿钧坐视不理,遁于虚空之中,闭关不出。

    万灵之宗女娲与土之祖巫后土、雨之祖巫玄冥交好,故未插手。

    准提、接引、三清等圣人不可逆了天数,亦不曾援助。

    天道不仁,天道无情。

    只因洪荒万族信仰他们兄弟二人,天道记恨,算计妖族!

    他们兄弟二人没能成为天道圣人,纵然是圣人之下第一人,又能如何?

    “保护好羲和!”

    东皇太一还记得,这是帝俊在迎战之前,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可是他没能做到,辜负了承诺。

    现在,他也不曾料到,哪怕没了记忆,哪怕身为凡人……

    他兄长对他说的,还是这么一句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慕影偏头看他,声音淡淡,“你的元神既然在我的身体中养魂,我定然是不会死去的。”

    “纵然万灵大陆崩毁了,我也会活下来。”

    东皇太一再度沉默了:“……”

    不错。

    他依旧是洪荒魔神,不会因为灵玄世界的崩毁而死亡。

    帝俊当然也不会。

    可羲和是凡人,她会死,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死。

    而且,这一死,就再也没用轮回了。

    “快点。”慕影神情一如既往的散漫,仍是那个玩世不恭的世家少爷,他慢慢站起来,“来吧,随你怎么折腾。”

    左右舍他一个,可以救更多人,又为何不舍?

    东皇太一紫眸深沉,他凝着眼前的年轻人许久,终是叹了一口气:“兄长,你这又是何苦来哉?”

    “不苦。”慕影淡淡,“和她在一起这么多世,够了。”

    他指着那团虚幻光影,又问:“那是什么?”

    东皇太一转眸去看,眼神微冷:“那是洪荒宇宙。”

    慕影愣住。

    “兄长,洪荒宇宙要吞噬这片大陆了,无人能够存活下来。”东皇太一低声,“如你所想,你有我在,你是可以活下来的,那些有着女娲血脉的神族,也许也可以活下来那么一两个,但是其他人却是不行,因为他们根本承受不了之后的能量暴动。”

    “我不知晓在洪荒吞噬这片大陆之后,死去的人会不会进入六道轮回之中,巫妖大战之后,又历经那么多年,想来也不是地藏王他掌控了。”

    “六道轮回……”慕影轻喃,“现在应该是十殿阎王了。”

    万灵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洪荒史,不但是事实,而且就在眼前。

    “十殿阎王?”东皇太一深邃的眉一拧,他忽然也问,“那兄长和我故去之后,天庭也……”

    他一直沉睡在帝俊的身体之中,对于外界的事情也并非全都知晓。

    慕影颔首:“是道祖鸿钧坐下童子童女。”

    “哼!”闻言,东皇太一冷冷地笑了,“我便知晓如此,好一个天道!”

    “什么时候童子童女也能执掌天庭了?!当是欺我妖族无人!”

    慕影沉默。

    终究还是没有那段记忆,无法感同身受。

    但即便如此,他也能明白东皇的怒火所在了。

    为混沌孕育而出,天生为帝。

    如今,却被一对后天魔神取代了。

    “没什么可言的了,速速行动。”慕影瞧着那虚幻光影又进了一步,神色一凛。

    他踏上前去,就要握住东皇太一的元神。

    但就在这时!

    “慕影!”

    “嘭!”

    一道声音从背后突然响起,带着空气炸裂开来的声音,急速爆响。

    慕影一惊,还未转身,就被扑倒在地。

    东皇太一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女,微微一愣:“嫂嫂……”

    “慕影!”泠音压着地上的人,并未去看东皇太一,“你想干什么?”

    “没想做什么啊。”慕影咳嗽了一声,“阿泠,先下来,你把我压疼了。”

    “做梦!”泠音的手指死死地攥住那片衣襟,那好听的空灵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慕影,别以为我没听见刚才你们的对话!”

    她指着边界,语气极寒:“你要是敢死,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

    她不知道什么帝俊羲和,更不知道什么太古天庭。

    她只知道,她不能够让他死。

    肉躯被占,结果还能如何?

    “阿泠,要乖。”慕影无奈一笑,低声道,“我不会死的,我一直都在。”

    她果然还是太聪明了,不……应该说,他向来是瞒不过她的。

    “说谎……”泠音抬起头来,声调猛地拔高了,“说谎!”

    她咬牙切齿,清弱的身体中爆发出来的力量,竟是直接将慕影提了起来:“要死,一起死!”

    “阿泠,你这……”慕影看着自己离地的双脚,有些哭笑不得,还不忘打趣了一声,“你的力气可真大,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是这么拽着我走的”

    泠音愣了愣,手无意识地松开了。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慕影重新按住了。

    这一次,她挣脱不得。

    慕影望着她,眉眼柔和下来,叹了一口气,道:“但听话,你已经救了我一次了,这一次让我来救你好不好?”

    泠音气怒交加:“不好!”

    什么已经救了他一次,她统统不记得!

    “罢了,你总是不会听我话的。”慕影无声地笑笑,“我们之间,总是我听你的话,但这一次,你必须要听我的话。”

    “嘭嘭!”

    在泠音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慕影的手指在她的身上快速一点,封住了经脉和丹田。

    慕影偏头,看着俊美的紫衣青年:“既然你叫我一声兄长,会照顾好你嫂子吧?”

    东皇太一的喉咙紧了紧,半晌,才艰难地道出一个字:“会。”

    “好。”慕影点头,“记住了,不许食言,食言的话,你这一辈子也打不赢天道。”

    东皇太一微微苦笑。

    这句话,可还真是狠。

    泠音被制止在地,她看不见,但是她的表情极为凶狠。

    “记住,如果以后没有我了,也不要害怕。”慕影最后转身,将她的头狠狠地揽尽了自己的怀中,声音几近叹息,他低笑,“我会一直在,陪你走下去。”

    手中有剑,他无法抱紧她。

    手中无剑,他无法保护她。

    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了。

    听到这句话,泠音的面容陡然狰狞了起来。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将要忽而暴起。

    然慕影眼疾手快,直接将她劈晕了。

    他将少女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地面上,又凝视她许久,才站了起来。

    慕影转身,面朝混沌星河,看着那不断接近的虚无光影,神色淡然。

    就像是曾经站在那浩大天庭之上,等着十二祖巫的到来。

    明知要败,亦从容不迫。

    生来为帝,当泽被苍生。

    良久,一声落下。

    “阿弟,开始吧……”

    **

    虚幻大千,中域。

    将战场收拾完毕,正准备离开的君慕浅的心猛地一跳,脚下竟是一个不稳,差点栽倒。

    “慕慕!”容轻神色一变,眼疾手快地圈住了她的腰,将她带到了怀中,“慕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轻美人。”君慕浅桃花眸眨了眨,有些茫然,“我就是有些……难过。”

    她按了按自己的心脏,感受到了几分难以忍受的疼痛。

    那如同海潮席卷而来的悲伤几乎要将她淹没,呼吸都喘不过气来。

    怎么回事?

    “难过?”容轻微微一怔,他抬手拍着她的背,安抚着,“慕慕,你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君慕浅还是摇头,依旧茫然,迟疑了一下:“我方才脑子是空的。”

    就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一样,给了她一个警醒。

    她想起嬴子衿说的话,神色微凛:“轻美人,我怀疑灵玄世界已经出事了。”

    可是到现在,灵玄世界应该还没到五天的时间。

    嬴子衿也说过,倘若灵玄世界出现了彻底崩毁之势,会用灵符给她传音。

    她并没有收到。

    君慕浅眸中掠过一抹困惑,难道是她近来太紧张,多心了?

    但是,她心中的不好之感却愈来愈盛:“轻美人,我想快点回到灵玄世界。”

    “慕慕,你先别急。”容轻抱着她,沉吟了一下,“灵玄世界不属于虚幻大千,我们不能用正常的方法过去。”

    “灵玄世界不属于虚幻大千……”君慕浅喃喃,忽而灵光一闪,脱口,“灵玄世界属于洪荒?!”

    容轻还未应答,一道好奇的声音插话了:“诶,嫂嫂,你说什么洪荒?”

    “嗯?”

    听到这个称谓,君慕浅转头,循着声音看去之后,稍稍一愣。

    那是一个外表只有十六岁左右的少女,亭亭玉立,白裙柔软。

    眼眸如空谷山泉,清澈纯稚。

    唇若粉樱,长发如瀑,松松绾起。

    天然去雕饰,秀色空绝世。

    但唯一不和谐的,便是她的细腻如瓷的手上,提着一个烤乳猪。

    只是一眼,君慕浅就已经猜出了少女的身份。

    她家小姑子。

    虽然还未长开,但已经是一个稀世美人了。

    “嫂嫂,哎,嫂嫂!”容惜甚是欢喜,提着猪就跑了过来,“嫂嫂,我可算是见着你了,二哥说得果然没错,你和娘亲一样美哎。”

    容轻捏了捏眉心,有些头疼:“惜儿,不要胡闹。”

    他早该知道的,天域一开,这个小姑娘绝对坐不住。

    “我哪里胡闹了?”容惜微哼了一声,“大哥,难道你敢说,嫂嫂不美么?”

    感受到了自家夫人有些不善的目光后——

    容轻:“……”

    这亲妹妹!

    小时候就应该吊起来打!

    君慕浅没忍住笑了:“惜儿说得对。”

    “嫂嫂,大哥不给你说,你找我哇。”得到大嫂撑腰,容惜哪能放弃这种欺负自家大哥的好机会,她眨了眨眼,“嫂嫂,我和你说,你若问洪荒,我可很清楚,洪荒是……”

    说着说着,声音突然就断掉了。

    君慕浅看着容惜的唇一张一合,但愣是一个字音也没有听到。

    她伸出手来摸了摸少女的额头,微诧道:“惜儿,你是不是生病了?”

    容惜:“!!!”

    她看了自家大哥一眼,悲愤了。

    用眼神在说——嫂嫂,你看这个男人太阴险了,你不要被他骗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成功地让亲妹妹闭嘴之后,容轻没什么表情地收回了手。

    他瞟了委屈的容惜一眼,悠悠开口了:“慕慕,洪荒不是一个时代,它是一个宇宙。”

    ------题外话------

    容轻:(淡定)还跟你哥斗呢?

    容惜:%¥%##!!!

    突然想到要是写容惜的故事,这本书会不会皮上天(?

    <script>app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