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一章 帝王野心(1 / 3)

天唐锦绣 公子許 21 字 3天前

总而言之,现在对于大唐来说最好的态势就是吐蕃不胜而胜、噶尔部落不败而败。  李勣还有一些担忧:“论钦陵其人我也多有了解,毫不夸张的说可以赞一句‘惊才绝艳’,尤其善于谋略、绸缪,其麾下有勃论赞刃这样的猛将,有噶尔部落的

精锐战士,现在又得到大唐在军械装备粮秣辎重等等各方面的资助扶持,若有再有一点运气,那么攻陷逻些城并不是不可能。”

谁都知道吐蕃看似强大实则内部倾轧极其严重。一旦论钦陵兵临城下极有可能导致不可测之变故,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房俊对此早有预见:“英公放心关键时刻我会叫停。”

李勣看他一眼,淡然道:“熬出来的鹰也会噬主,走狗也会狂吠,不要妄自尊大,更不要小觑任何人。”

房俊沉吟少顷,颔首道:“受教了。”  李勣微微一愣,虽然房俊比他晚了一辈,他有资格教诲几句,可房俊今时今日之地位早已超越了辈分的限制,是足以与他并肩且分庭抗礼的人物,此刻说出

一句“受教”,足见其心胸之宽广、城府之深沉。

分明是一个前几年还溜鹰斗狗、率诞无学的纨绔,一转眼便成长得如此成熟,这种进步速度绝非教诲可以为之,只能感叹一句或许这就是天生的人才……

故而他微微一笑:“不过是老年人唠叨几句罢了,愿意听就听一听,当不得教诲二字。”  郑仁泰、裴怀节、刘仁轨等人见这二位毫无隔阂、惺惺相惜的模样,不禁纷纷摇头,上次开会的时候还唇枪舌剑不依不饶,既没见李勣“爱幼”更不见房俊“

敬老”,彼此都恨不能向对方饱以老拳、一拳砸倒……  军制改革所涉及的领域太多、太深,兵源的征集、调整,后勤的完善、改进等等,早已不是军队一家之事,财政的协调、法律的支持,乃至于军械、战马、

装备、战术、甚至伙食,是一个极其浩大而缜密的系统工程,草拟之后还要交付全军讨论、改进,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所以每一次开会都会由各位“委员”提出一个议题,而后所有人据此进行论证、填补意见,一点一点予以完善。  如此导致的情况便是在这间设立于兵部衙门之内的“会议室”争执不断,一旦涉及各自的利益便寸步不退、争吵不休,动辄唇枪舌剑、面红耳赤,所幸每次开

会都大门紧闭,否则被外人见到实在是有失体统……

……  兵部如今大权在握、经费充足,晌午饭堂的伙食很好,这几位“委员”虽然都是朝堂、军中的大佬,但还是贪恋兵部的饭菜,所以每一次开会之后都会留在兵

部吃一顿,而后才会陆陆续续告辞离去。

房俊与李勣一起吃了饭正欲分别打道回府,宫里的内侍便前来传旨,说是陛下召见……

两人忙出了兵部衙门,也不坐车,策马在两人亲兵部曲的簇拥之下出了皇城直抵承天门下,无需通禀便由内侍引领着入宫来到武德殿御书房。君臣叙礼之后两人落座。  李承乾大抵也刚刚用过午膳,正捧着茶杯喝水,让内侍给两人上茶,然而问道:“吐蕃那边战况激烈,论钦陵虽然攻陷那录驿取得战略主动,但毕竟噶尔部落

势单力薄,未必能够经受得住吐蕃的反扑之势,咱们是否要加大一些支持?”

他这么一说,李、房二人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房俊试探着问道:“陛下所谓的支持,是何种程度的支持?”

李承乾略一沉吟,想着在这两天面前也无需隐晦,遂直言不讳:“不如直接让裴行俭率军抵达那录驿,帮助论钦陵守卫鄂拉山口,二位意下如何?”  论钦陵奇兵突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陷前往逻些城的第一座战略重地那录驿,给他一种“吐蕃不堪一击”的感觉,以噶尔部落那些乌合之众都能势如破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