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漠花神的今世来生 > 第229章 示爱遭拒
    米莉浑身的热血仿佛瞬间凝固,颓然垂下手臂,冷冷道“你别多想,我只是一个人有点害怕。”

    萧洋道“没事的,这家酒店很安。那我走了。”

    米莉安静地躺着,接着听到开门声,随后是关门的声音,顿时感到一阵寒意袭来,蜷起身子,用双臂抱住了自己。

    萧洋出了酒店,打车回到自己家。

    次日米莉酒醒,只觉得内心冰凉,知道自己和萧洋,已彻底没了可能。

    她起身去卫生间洗漱,暗笑自己的蠢,被同一个人伤了三次。

    “我不会再给他,伤害我的机会。”她暗下决心。

    收拾好自己,吃过早饭,米莉按原定计划,回家看望父母,然后直接飞往法国。

    萧洋一早来到办公室,想着要不要给米莉打个电话,转念,既要断绝她的念头,还是狠心一点好,遂作罢。

    之后,米莉果然不再给萧洋打电话,工作有什么事,只跟苏沫联系,当然,偶尔也会忍不住,打听几句有关萧洋的消息。

    当一切尘埃落定,萧洋想,该去将雨墨追回来了。

    是日下午下班后,他去花店买了一捧火红的玫瑰花,回到车上给雨墨打电话。

    张敏下班刚走,雨墨正独坐沙发上,想着晚上该吃点什么,这时听到手机铃响,拿起一看,见是萧洋打来的,不知他有什么事,犹豫着要不要接,最后,还是点了“接听”键,说道“喂?”

    萧洋听电话接通,忙问“你在哪里?”

    雨墨道“在家啊!”

    “就你一个人吗?”萧洋又问。

    雨墨带着挑衅的口吻道“对啊!不然呢?”

    “那我过去找你!”萧洋说完,不等雨墨回答,便挂断了电话。

    雨墨见来不及拒绝,电话已断,心里嘀咕道“总是这么霸道!凭什么你说来找我,我就得见你!”

    因她早对萧洋断了念想,所以,此时也不抱任何期望,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两颗鸡蛋和一个西红柿,打算煮碗面吃。

    刚吃完饭,便听到有人敲门,她走过去开了门,入眼,却是一捧娇艳的玫瑰花,目光上移,见萧洋西装领带、头型齐整,潇洒帅气地站在门口。

    这一幕,她做梦也没想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忙“砰”一下关上了门。

    她背依着门,心跳加速。

    她的心里始终都有萧洋,甚至还主动向他表白过,可他无情地拒绝了她,此刻,他却手捧鲜花站在门外,她竟感到既感动又委屈,莫名其妙地流下了泪水。

    她待情绪稍平,擦干泪水,方转身,又将门打开,而门外,却已空无一人。

    她忙又出去,在楼道里四处张望,哪里还有萧洋的影子。

    她失望地回转,重又关上了门。

    她有点懊悔——萧洋一定误会了她意思,转念,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就退缩?他可以再敲门啊!或者,多等几分。

    接着,又觉得自己不够矜持——这一年多来,他拒绝她、迎娶徐慧、与米莉订婚,她却又轻而易举地被他的一捧鲜花攻陷。

    算了,他走掉就走掉吧——虽说现在自己心里唯一放不下的人是他,但也不是没有他就不能活。

    想到这里,她将这件事暂且抛开,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话说萧洋,被雨墨关在门外,自尊心确实受到了严重挑战——他从没吃过女孩的闭门羹!

    他下楼坐进车里,将花放在副驾驶座上,左臂支在方向盘上,苦恼地蹙起了眉头,接着发动车子,只想快速逃离这个让他难堪的地方。

    回到小区,他将车泊好,又瞅到了在座上静卧的玫瑰花,一朵朵娇艳绽放,此刻在他看来,却像醒目的嘲讽,遂一把抓起来,丢进垃圾箱里。

    进屋后,方觉肚子很饿,遂从冰箱里拿出昨日的剩饭热了热,胡乱吃了几口,又将碗刷了,方脱下身上昂贵的西装,换上家居服。

    “雨墨为什么会这么决绝地拒绝我?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啊!”他斜倚在沙发上,想道。

    彼时,雨墨脸朝门外,楼道里光线昏暗,萧洋没有看到她眸子里两团惊喜的火焰,倘若他看到了,就会明白,她是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才关得门。

    “她会不会是怪我娶过徐慧,又和米莉订过婚?”萧洋想道,“可是,娶徐慧,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啊!订婚,又不能说明什么,她还差点和宁雅结婚了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遂决定先将此事放一放,也挫挫雨墨的傲气。

    雨墨也知道,受了伤的萧洋,近期是不会再联系她了,便把部心思放在工作上,不让自己有闲暇想他。

    没过几天,雨墨收到了一张结婚请柬。

    她内心忐忑,暗忖,该不会是萧洋要结婚吧?他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报复她吗?

    她知道,凭萧洋的条件,只要他肯结婚,愿意嫁给他的小姑娘一抓一大把。

    她不安地将请柬打开,先看落款,只见上面写着“宁雅、米兰”,悬着的心落了地,长吁一口气。

    旋即,她感到了一丝淡淡的失落,与隐隐的心痛。

    她想到了与宁雅的过往——他将她从火海中救出、给了她一场婚礼、陪她去医院看望重伤的萧洋、请求她继续和他在一起……

    如今,这个男人再也不属于她了,从此路归路、桥归桥,再不会有任何瓜葛。

    “愿他幸福;愿所有相爱过的人,都能彼此安好。”雨墨想道。

    她又想到了萧洋——终有一天,他也会有自己的新生活,他的生活里,再也没有她,她的影子,从他的心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是,那个开启自己新生活的人会是谁呢?他在哪里?

    她又想起了那个算命先生的话——“你的真命天子,是一个左手腕有刀疤样胎记的男子”。

    她自嘲地笑了笑——如今看来,这就是随口而出的一个谎言,自己却一直奉若真理。

    宁雅婚礼当天,雨墨衣着得体,略施粉黛,准时出席。

    让她没想到的是,在这里碰上了萧洋。

    她略一思忖,萧洋是米兰单位的领导,又是她的前男友,来参加她的婚礼,再正常不过。

    萧洋也看到了她,还走来坐在了她的身边,在她耳边低声道“怎么,来参加前男友的婚礼?”

    雨墨觉得,才几天不见,他的神情里多了几分玩世不恭,遂回道“许你来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就不许我来参加前男友的婚礼?”

    萧洋听了,恍然大悟般笑了,露出一口白灿灿的牙齿,雨墨发现,他的笑容,仍对她有致命的吸引力,遂扭过头,不去看他。

    却听萧洋又问“那你呢?你什么时候结婚?”

    雨墨回过头,皮笑肉不笑地对他道“放心,到时候一定会给你发请柬。”

    此时,台上正进行到精彩环节,台下爆发出阵阵哄笑和掌声,二人遂不再说话,目光望向新人。

    婚礼仪式结束后,新郎新娘开始依次给来宾敬酒,走到雨墨所在的这一桌,米兰特地绕过众人,来到她身边,替她斟满酒,举杯挑衅地看着她,说道“来,雨墨,我们夫妻二人敬你一杯。”

    “夫妻”两字,米兰咬得特别重,以致宁雅有了尴尬的神色,目光躲闪,不敢直视雨墨。

    此时的雨墨,没有男友、没有爱情,身旁还有一个对她冷嘲热讽、大约等着看笑话的萧洋。

    宁雅是她的过去,如今他们之间虽已没了爱,但情分犹存,所以此时,犹如两个孩子争夺同一个玩具,得手的那一个,用胜利者的姿态,傲视着两手空空那一个,败者无论如何,都无法装出“我无所谓”的样子。

    此时的雨墨,内心就有这种虚空与不平,她脸上的笑容,也显得牵强而坚硬。

    一旁的萧洋,将雨墨的尴尬尽收眼底,情知她已彻底落了下锋,遂端着酒杯站起来,说道“能加我一个吗?”

    说着,一只手自然地环在了雨墨腰上。

    米兰的目光,果然被萧洋的手吸引过去,脸上的得意瞬间消失。

    雨墨暗恨萧洋趁机揩油,不过见米兰已没有了先前的嚣张跋扈,便顺水推舟,脸上的笑容变得灿烂起来,仿佛萧洋就是她的男朋友。

    四个人对饮了一杯,米兰丢下一句“慢用”,携宁雅匆匆离开。

    见他俩离去,雨墨冷冷道“拿开!”

    “什么?”萧洋惊诧问。

    雨墨用受屈的眼神看着他道“你的手。”

    萧洋忙恍然大悟般将手拿开,坐下后笑道“卸磨杀驴!”

    雨墨听了,故意将脸冲着他,说道“是啊,磨都走了,驴还有什么用!”

    萧洋浅笑着,无奈地看她——自己一句话,竟让她占了便宜。

    见他无言以对的样子,雨墨抿嘴笑了。

    饭后人们渐渐散去,雨墨也步出了酒店大厅,萧洋跟在她身后道“用不用我送你一程?”

    雨墨果断道“不用!你酒驾,怕送了性命!”

    说完,马上想起萧洋曾出过车祸,在他开车时说这样的话,似乎有些不吉利,可话已出口,覆水难收。

    却听萧洋不以为然道“什么酒驾!我根本没喝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