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吾之道(1 / 4)

长夜行 北獠 289 字 6个月前

只见骨生衣微微一笑,捏诀的手指轻轻挥动,镇压在百里安周身的重压并未就此消失。

但他的身体却被一股力量牵引而起,四肢身体之间隐现出数道透明绳索的痕迹,将他身体固定在半空之中不得动弹,一身气机血气被尽数镇压凝滞难行。

妖皇傲疆也忙出口说道:“这小子虽说是尸魔之子,可此番正是他收集的神源投入帝骨之中,他与那些邪魔大不相同,他……”

骨生衣目光远远凝望过来,妖皇傲疆神情一滞,声音顿时变得微弱起来。

骨生衣缓步来到百里安面前,淡声说道:“尸魔王族有十六位,王族行事素来张狂无惧,可即便如此,从古至今,还从未有过哪位尸魔王族,敢如此肆无忌惮地闯入昆仑神山中来。”

百里安浑身气机被锁死,他能够清楚地感知到父帝的强大与威压更甚于仙尊祝斩之上。

若他此刻有杀意,他怕是万法无用。

“父帝大人说笑了,昆仑净墟乃六道不守之地,我虽为尸魔,却也有凡尘敬畏神远之心,可无心闯入贵宝地,若非仙尊祝斩执意禁我之身,囚我之脉,我又怎会入此昆仑,与父帝大人结下如此机缘。”

骨生衣深深凝视百里安许久,面上不动如山,一双返璞归真的黑眸乍一看清正无双,可细看却见那双眼瞳静水深流,竟是深不可测的。

“是个好苗子,倒也难怪将臣那家伙破格收你为血裔了,你做了世人都不敢、不想且做不到的事。”

骨生衣捏诀的手指松开,百里安周身一轻,重落地面,他定定地看向父帝,平静说道:“若想破局,总得用些非常手段。”

骨生衣道:“你很自信,便笃定复活吾,吾不会镇杀于你。”

百里安轻笑一声,抬起手指点了点自己的眉心,道:“我有许多人质,父帝大人不会杀我的。”

骨生衣道:“有时候太过于聪明,并非是一件好事。”

他走进两步,抬起一只手指在百里安眉心轻轻敲击了一下,一抹神韵没入他的眉心之中,宛若判笔点朱砂,百里安眉心多出一缕鲜红灼灼的彼岸花印记。

骨生衣一丝不苟的神情竟也难得露出一抹微笑,道:“至少你太过聪明,做的一些好事太过隐蔽,会叫许多人察觉不到,如此以来,你大约会吃许多苦头。”

百里安茫然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道:“这是……”

如此手势,倒像是那些真仙教的叩灵台,可本质上似乎……又有些不同。

父帝敛去了面上的笑容,只是抬手摸了摸百里安的头发,道:“日后你会知道的。”

百里安本预测到了父帝今日不会动手杀他,可却也没有想到竟是就点到为止到了这种程度。

这就结束了?

“死局已破,你且回你该回的地方去吧。”甚至都没有浪费太多的口舌,父帝竟当真没有过多的为难百里安。

百里安神情怔愣地看了看鲛女古月。

父帝亦是转过目光,看向她。

鲛女古月神情凛然,正待要行礼,拖合弯下去的双手下一瞬却被一股柔风徐徐托起。

反倒是骨生衣认认真真的敛衣整袖,神情肃穆地朝着鲛女古月深深一礼,道:

“仙魔大战,蓝鲛一族舍身取义,助吾成就千秋大业,牺牲巨甚,是吾一朝失察,累得蓝鲛一族沦落于此,此情此义,仙族永世难以偿还。”

鲛女古月被他这一拜拜得手足无措:“父帝言重了,古月愧不敢当。”

骨生衣一拜再拜,没有丝毫犹豫:“蓝鲛一族远远当得起此拜。”

鲛女古月怔愣了一下,她忽然好似想起什么一般,她生生受了此拜,面容苦涩道:“今夕父帝得以神归而来,是蓝鲛一族之幸,事实证明,这百万年来,并未苦守,当年仙魔大战已时逾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