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好官人 > 第三百四十一章:下猛料
    在张家庄只呆了一天的张正书,又回到了汴梁城。

    阔别了一个多月的汴梁城,除了秋风萧瑟,落叶飘零之外,好像一切都与往常一样。

    但不知道为何,张正书总是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再仔细瞧瞧,好像破天荒的,城墙上终于有禁军在巡逻了,而且入城的搜查也变得严厉了很多。这个状态,就好像换了一个风格一样。

    “看着模样,莫非是又要打仗了?”

    这时候,一个汴梁城的百姓看着城门口“守卫森严”,实则只是装装样子的禁军,禁不住摇着头说道。

    张正书被这百姓一提醒,才惊觉冬日就要来临,看看着天气,好像阴沉沉的,要开始下雪的样子。

    “冬天?冬天!”

    张正书心中猛然一颤,是了,他在李家村待得太久,都差点忘了西夏人正在磨刀霍霍,准备夺回平夏城了。这时候,张正书把身后的皇城司亲事官拉到一旁没人的地方,低声问道:“西夏的暗探捉拿住了没?”

    “小官人,你又不是不知晓,我等才回到这汴京城,哪里能得知这等事?”这两个皇城司亲事官也是无奈。

    张正书点了点头,也不为难他们了。根据张正书的判断,既然辽国不再遣使过来,也没有递来国书,那说明此事应该是不了了之的。毕竟辽国这时候也不算好过,因为辽国的军队也出现了朽化现象,渐渐压制不在各个部族了。如今,白山黑水一带女真人正跳得欢,辽国也不敢轻易挑起宋辽战争,这是两败俱伤的做法。

    用色厉内荏来形容辽国,再合适不过了。要是大宋能有魄力的话,现在攻打幽云十六州,说不定能一战而下。只可惜,大宋的军队更加不堪,别说攻城了,能守得住自己的地盘都不错了。

    摇了摇头,叹了一声的张正书,不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了,这些头疼的事就让那些朝中诸公去扯皮吧,他还是好好做自己的商贾,继续“发明”东西,建立工厂,用实际行动给大宋冗兵难题。

    如果赵煦眼光足够的话,他现在应来找自己了。现在还没有消息,估计是赵煦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这不,好久之前张正书就想见见赵煦了,可惜赵煦一直没出宫。“没辙了,需要来点猛料。”

    张正书继续低声说道:“你们回去,把李家村的事情,半点不漏地告诉王公事,让他再禀告给官家。”

    “啊?”

    这两个皇城司亲事官有点意外,本来他们就打算这么做的,只不过不想让张正书知道罢了。没想到,张正书居然自己亲自提出了这个要求。这是故意说反话吗?没必要啊,就算张正书知道他们的意图,作为皇城司的亲事官,他们还是要把情报给报上去的。

    “啊什么,难道我做出了成绩,还不准向官家炫耀一番?”张正书表面上非常自恋地说道,但实际上他却知道,能不能解决冗兵问题,就看这一次了。

    “……”

    这两个皇城司亲事官一阵无语,这是在邀功吗?这个张小官人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啊?官家日理万机,哪里有兴趣去管一个商贾的事?这张小官人的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就好像整个大宋围绕着他在转一样?什么毛病啊这是……

    装作不认识张小官人,这两个皇城司亲事官默默地落后着张正书几步远。来财在一旁看了,觉得奇怪:“小官人,他们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避嫌呢……”

    张正书心知肚明,有时候就得玩一玩花样才行,不然他的消息根本传不到赵煦的耳朵里。皇城司里山头不少,王庆只是其中之一。要是有人故意打压,张正书不论做什么,都传不到赵煦耳朵里的。赵煦以为自己掌控了皇城司,汴梁城中大小事无所不知。殊不知,人家是想让他知道罢了。当然了,现在情况好多了。因为这官家时不时会看《京华报》,而《京华报》上的新闻又太及时。如果皇城司比《京华报》还慢,赵煦会怎么想?甚至,赵煦只能通过《京华报》知道汴梁城中发生的事,赵煦会怎么看皇城司?

    不过,张正书知道《京华报》上的消息,赵煦可能不太相信,毕竟不是自己报上来的。可若是皇城司写了报告上去,那就不一样了,自己人的消息,赵煦肯定会重视起来。

    这里面的弯弯绕绕,跟来财说了他也理解不了。

    “小官人,我们现在是回报社么?”

    来财有点迫不及待地问道,他一个月没回繁华的汴梁城,已经很是想念了。农家子出身的他,对繁华的城市有着痴迷一样的向往。

    “先去‘兰蔻’香水行看看!”

    张正书也是前不久才知道的,因为香水的售价昂贵,虽然出了好几种香味,但销售量却日益下降。以至于,香水作坊不用开足马力,都可以供应得上了。稳定下来的香水行当,也“劝退”了不少黄牛。甚至有些黄牛为了囤货,居然买下了百多瓶香水,想着黑市里的价钱再升一点就抛出去。结果呢,自然而然的是砸在手里了。

    现在正规渠道都有货了,为什么要买你的“二手货”呢?

    于是,这些黄牛不得不挥泪大甩卖。当然,这也怪不得谁,只能怪他们自己太贪心。

    当然,张正书知道的,如果他们肯把香水卖到杭州、福州、洛阳、京兆府等地,说不定也会赚上一笔。可惜,很多人都想不到这一点。张正书也不会好心到去提醒黄牛还有这一条路可以走的。要知道这些黄牛对香水的打击是巨大的,甚至差点坐实了张正书在搞饥饿营销。对啊,凭什么黄牛手中就有货,“兰蔻”香水行却每日都售罄了呢?好在张正书是穿越者,知道怎么规避这个风险,才没有让“兰蔻”香水的声名毁在黄牛手中。

    正因为这样,张正书才对黄牛没什么好脸色。

    座落在繁华地段的“兰蔻”香水行,虽然没有了往日排长龙的现象,但店中还是有顾客在询问价格的。看模样,多是达官贵人带着一个女子在挑选香水。至于这个女子是他妻子,还是妾侍,抑或者是美妓就不知晓了。

    “小官人,你怎么不进去看看啊?”

    来财有点奇怪,为什么张正书只在门外远远地看着,却不进店里?

    张正书说道:“我要是出面了,店里的人还能表现出最自然的一面吗?给点脑子想想啊!”伸手在来财头上轻轻弹了一下,来财捂着脑袋,想了想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小官人就是小官人,比我想得周到多了!”来财憨厚地笑道,由衷地说出了这句马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