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三十六章 缘(番外完)
    <script>app2();</script>

    大皇女在书房里待了一天,谁都没有见,第二天才召见了自己的几个心腹在书房里谈话。

    几个人都隐隐察觉大殿下似乎神色有些不妥,眼神很沉,很幽深,很黑,暗藏着什么涌流一样,乌沉沉的有点逼人。

    “现在母皇已经决定将白朗月立为皇太女了,对于此事,你们有什么看法,有什么法子扭转这个局面?”大皇女声音有些暗哑的问道,像是长时间没喝水,喉咙太干涩了的感觉。

    坐在书房里的人都是她的心腹,像是汤大人,墨紫棠,还有两名同样是朝廷上的官员,在朝廷上的官职都不低。

    大皇女这么一问,几个人顿时一静,一时间谁都说不出什么可用的法子来。因为她们根本就想不出还有什么好的法子可以解决眼前困境的。女皇已经决定了的事,而且又对外公布了,只等着拟好圣旨就正式立二皇女为皇太女了。谁还有法子改变女皇的决定呢?

    至于二皇女成了皇太女之后,不用多说她们都知道她们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局面。二皇女现在就已经开始针对她们了,若不是因为她现在身体不适,放缓了脚步,她们都不知道她手里还能拿出多少不利于她们的证据。

    其实有时候她们想想也觉得非常的不解和疑惑,二皇女明明已经离开西羌国多年了,为什么她才回来没有多久就能将她们逼到如此地步了呢?是因为女皇的支持?还是因为她背后有西唐摄政王和凤歧国太子支持?

    大皇女问完几个人迟迟没有说话,她面色一沉,冷声道:“怎么?难道一个个都没有一点法子吗?难道你们一个个都没有一点想法吗?还是想现在就认输,或者是站着挨打算了?”

    左边的两个人相视了一眼,然后望向了汤大人,似乎将希望寄托在了她身上。毕竟她和大殿下关系更为密切一些,汤大人的嫡子可是大殿下的正夫呢。

    汤大人眉心动了动,并没有立刻开口。

    她心里是有想法,但是说出来却未必是她们愿意听的。

    墨紫棠心里也是没有了主意。

    白朗月要被立为皇太女了,她们要和她硬碰硬吗?还是按捺住慢慢来,慢慢的对付她,等女皇过几年……她们再收拾白朗月?大殿下在朝中行走了这么多年,势力不可能比白朗月差,现在只不过是一时看起来处于下风而已。她就不信了,白朗月不在西羌国这么多年,还能这么轻易的就把大殿下给打败了!

    这么想她就这么说了,因为她实在是担心,如果大殿下一个想不开要认输了,那她们这些曾经追随过她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听了墨紫棠的话大皇女似乎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在笑她的天真还是在笑自己。毕竟在进宫之前她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进宫之后,母皇却给了她一个巨大的打击。

    其实她们的反应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她收敛起了脸上所有的表情,沉声问道:“如果我起事的话你们有几分把握?”

    起事?那就是……

    几个人面色顿时一变,身子也不由得绷直,眼睛微微睁大,震惊中又有些难以压抑的激动和害怕。然后种种情绪很快又湮没在了瞳孔之中,沉寂了下来。

    “本殿下要听实话!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汤大人这个时候才叹息着道:“大殿下心里早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又何必再问下官等呢?”

    大皇女的身子似乎微微震了震,“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大殿下手里虽然也掌握着一定的兵权,可是这点兵权根本就没有办法支撑大殿下你起事。更不用说皇宫内城,梁城的守卫都牢牢的被女皇捏在手里。一旦大殿下起兵,不说梁城西羌国国内的军队,就是西唐和凤歧国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到时候这两国若是加进来,西羌国只怕就不会再是西羌国,而是西唐或者是凤歧国的附属国了!”汤大人说着实话。

    原本她还想着大殿下还有几分胜算的,可是眼下女皇陛下已经决定将二殿下立为皇太女。女皇陛下既然敢这样做自然就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应对可能发生的任何事。二殿下是不是皇太女会更加直接影响到西唐和凤歧国的态度。这已经不仅仅是大殿下和二殿下之间的较量了,已经是牵涉到了西羌国,西唐和凤歧国三国之间的关系。

    对上这两个庞然大物,西羌国根本就不堪一击。以往西羌国靠的不过是特殊的地理环境,易守难攻,可若是西唐和凤歧国两国联合起来要攻陷西羌国,这只是时间问题。再易守难攻的地方也能被人攻下来的,只要有足够多的兵力和时间。

    光是论兵力,西羌国和西唐还有凤歧国是无法抗衡和比较的。更别说其他方面的因素了,若是真的打起来,西羌国迟早灭国,即便有二殿下在,西唐和凤歧国暂时不会吞并西羌国。可是再过几十年呢?二殿下能活多久?

    墨紫棠听了汤大人的话显然有些不能认同,皱眉道:“西唐和凤歧国不会对西羌国出手的,不是还有二殿下在。”

    汤大人微微笑了笑,“是啊,因为有二殿下在,所以他们不会对西羌国动手。这个前提就是二殿下,如果没有了这个前提,那方才你说的可能就不存在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和利益并非这么简单,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有所改变。若是西唐和凤歧国真的想吞并西羌国,光是二殿下一个人是不够的。”

    所以这也是女皇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决定将二殿下立为皇太女的原因之一吧。毕竟听说摄政王很快就要动身回西唐了,若是在这之前不能将事情确定下来,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多的变故。

    墨紫棠一噎,有心想要反驳,但是却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理由,最后只能是难看着一张脸,不得不承认她说的话都是对的。可就是因为她说的话都是对的,才更加让人难以接受,因为这样就只能说明她们似乎真的没有路可走了。

    汤大人的话和女皇说的话同时在大皇女脑海里回响着,最后融合在了一起,让她的心更加的往下沉了沉。

    汤大人觉得既然提起了这个话题,那就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了。

    “大殿下,现在最好的法子就是认输,或许还能保住府里人的性命。可如果真的要像大殿下说的那样,到时候不只是大殿下,只怕大皇女府上上下下的人都难逃厄运。说句不敬的话,大殿下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也不为府上几十口人考虑吗?”汤大人叹着气。

    汤大人的话才说完墨紫棠就面色一变,有些激动的反驳道:“不行!我们绝对不能就这么认输了!而且汤大人你觉得我们认输了,二殿下就会放过我们吗?她不会的,她一样会赶尽杀绝的!”

    汤大人似乎有些讥讽的看了她一眼,一眼就看穿她的心虚了,“会不会对墨王爷赶尽杀绝我不敢说,但是二殿下以前的性子就宽厚仁慈,绝非赶尽杀绝之人。实话说吧,我已经打算过段时间就辞官离开梁城到外面去养老了,也会劝府上在官场上的人以后要低调,最好也跟着我一起辞官,这样或许还能保得住下面那些小辈,不至于被牵连。”

    说完汤大人转眸深深的看着大皇女,似有深意的道:“下官相信女皇陛下也绝对不会允许二殿下赶尽杀绝的。”

    大皇女放在府上的手一紧。

    墨紫棠和另外两个人都不由得瞪大了眼。

    辞、辞官?还要劝家中现在已经在官场上的人跟着一起辞官?这怎么可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她们谁也不容易,怎么可能会将已经捉在手里的权势扔了呢!

    “看在同僚一场的份上,该说的我都说了,最后到底怎么做都随你们。总之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汤氏一族毁在我手里,能挽救一点是一点。大殿下也请原谅下官做出的这个决定,下官能誓死追随大殿下,却不能不顾族中后辈,不能让汤氏一族毁于下官之手啊!”汤大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大皇女跟前跪了下来,行了个大礼。

    大皇女看着她似哭似笑,“汤大人起来吧,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也都明白。技不如人,命不如人啊!”

    她不只是输给了母皇对白朗月的偏爱,更是输给了西唐和凤歧国两股支持白朗月的势力。

    就如同母皇说的,她难道还能亲手将西羌国推入火坑不成?她还没有自私暴虐到这种地步,她想当女皇,是想当西羌国的女皇,而不是想当什么附属国的女皇。她更加不想成为西羌国的千古罪人,西羌国在诸国中处于什么地位她很清楚。

    汤大人看到大皇女这副模样不禁有些悲从中来,眼眶慢慢的红了起来,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大殿下,你放宽心,以后……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或许试着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会有不同的风景。你依然是西羌国的大殿下!”荣誉也一样在的。

    “或许吧!”大皇女有些心灰意冷的回道。

    墨紫棠听到她们两人的对话是胆战心惊。

    “大殿下,你不会是真的要听汤大人的话就这样认输吧?这如何能行,大殿下这是要将自己逼到思路上吗?”墨紫棠尖声道。

    大皇女摆了摆手,“我自有打算。汤大人的话你们回去好好想想吧,不管你们要做什么我都不会拦着的。”

    她说完就站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大家眼前。

    墨紫棠将怒气撒在了汤大人身上,“汤大人,你为什么要跟大殿下说这样的话!你是想害死我们吗?你自己贪生怕死,你为什么还要拦着大殿下!”

    汤大人拍了拍自己的衣裳,淡声道:“贪生怕死,谁不贪生怕死。你不贪生怕死你会想要大殿下起事?不就是因为你自知二殿下不会饶了你,所以才想要拉着大殿下搏一搏吗?你想死就去死,不要拉着我们!你墨王府后继无人,可是我们有!道不同不相为谋,言尽于此,就此别过!”

    汤大人说完立刻就拂袖而去。

    她还要回去好好安排一下接下来的事,没工夫在这里和她吵些没用的事,浪费时间!

    墨紫棠气得脸都歪了。

    墨紫棠离开大皇女府之后又试图联络过其他人,但是试探了一番之后却发现大家的想法似乎都和汤大人差不多,根本就没有人要想过造反,毕竟这个后果太严重了。如果说胜算大的话她们还是愿意赌一把的,可是眼下有点脑子的人知道,造反成功的几率几乎等于无。

    明知道不可能成功,为什么还要拿身家性命去赌?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家族拖下地狱?她们之所以会选择追随大殿下不就是为了让家族更上一层楼吗?只可惜她们都看走了眼,不知道二殿下还能再回来,更加没有想过她会带着多重身份回来,让人想动也动不了。

    女皇很快便正式将白朗月册立为皇太女了,而且也一道宣布了她怀孕的消息。西羌国并没有说要满三个月才好往外说的习俗,大皇女听到这个消息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之前她还想着要找机会除掉白朗月,现在她怀孕了,这可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可是母皇却将她立为皇太女了,这个机会眨眼就消失了,母皇可真是考虑周全啊!知道一旦白朗月怀孕的消息传出去肯定会有人在私底下动作的,所以母皇就干脆直接立她为皇太女了。

    毕竟刺杀皇太女和刺杀皇女可是两种不同的罪名,后果更是截然不同。在西羌国,刺杀皇储和刺杀女皇是一样的罪名。

    白朗月成了皇太女之后不只是她,身边的人也跟着忙了起来。

    凤明阳领着严知君几个在和女皇商讨着两国建交的事,不只是朝廷上,民间商业贸易往来也是要商讨的重点。因为白朗月怀孕了,很多事就只能让宇文雍帮忙,甚至是代替她去做。关于这一点一开始西羌国朝廷上确实是有不少人有意见的,觉得这样是让外人干涉插手西羌国朝廷内务,但是后来女皇召集了几个朝中重臣,不知道说了什么,在那之后议论声就少了,最后没有了。

    宇文雍暂代白朗月处理一些事务之后手段自然是要比白朗月狠辣凌厉得多的。

    大皇女一派的人接二连三的出事,若不是汤大人当机立断在册立皇太女之后立刻就提出了辞官,更是逼得家中两个长辈跟着一起辞官,女皇又准了,否则的话这汤家怕是要倒大霉了。

    墨紫棠还想着要找白朗月说说旧情的,再不然也可以说说墨王府抚养墨镜城多年的情谊,只是白朗月根本就不想见她,更加不想听她提起自己儿子在墨王府的事,那样只会让她更加的生气愤怒。宇文雍对墨王府当然是非常了解的,所以接手没多久就对墨王府下手了。

    墨紫棠做了这么多年的王爷手里自然是不干净的,以往只是没有查,一查,什么都兜不住了。墨王府一朝轰然倒塌,全府下狱,罪名太多。最令人震惊的便是有人翻出了当年墨紫棠勾结外敌害死了墨王府嫡女的事,然后就是和大皇女勾结屡屡刺杀二皇女,幸亏二皇女命大,不然这会儿哪里来的皇太女。

    墨岚郡主在梁城中本来就天怒人怨,人人得而诛之,现在墨王府倒了,梁城百姓为此欢呼不已。墨岚郡主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辉煌的一生还没有正式开始就要结束了,直到被砍头那天还在叫嚷着。

    不过在墨王府众人被砍头的那天,梁城外的寺庙里却多了一位刚落发的僧人,长得和墨王府那位王夫很是相似。只是墨王府的人都死了,大家见到他也只是奇怪了一下而已,并没有多想。

    该处理的都处理得差不多了,白朗月最近可谓是心情舒畅,又因为怀孕了,就更加的高兴了,觉得身心都轻松了不少。以往得罪过她,陷害过她的人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就剩下一个大皇女了。

    但是对于大皇女,她是有些头疼的。

    她当然不可能这么大慈大悲,以德报怨的想要放过大皇女。但是女皇却暗示过她,让她见好就收,不要赶尽杀绝,意思就是希望她绕过大皇女一命。

    她是她大姐,可是当初她又何尝想过饶她一命?如果不是她命大,今天她根本就不可能再回来,更加不可能和自己的儿女相聚,肚子还有一个孩子。所以凭什么要她放过她?但是她又不能明着和女皇反着来,所以为此很是苦恼。

    这天她照例在府里安胎,其实胎像已经稳了许多,她的精神和面色也好了很多。不过宇文雍和宇文伽南都坚决不让她在这个时候操劳太多,能让宇文雍做的就都交给他去做,不能的就在府里处理。所以现在她就是在府里处理一些文书之类的工作。

    “太女殿下,有人送了一封信过来,说是务必要呈给太女殿下查看。”

    白朗月闻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正要说话,一旁的宇文伽南却开口了,“信?什么信?谁送来的?”

    送信的人回道:“是一名身穿着粗布衣裳的小贩子,只是说这是有人给了她银子让她将信送来太女府。信已经检查过了,并没有什么不妥,似乎就是一封普通的信。”

    “哦?拿来我看看。”宇文伽南道。

    下人没有迟疑就直接将信递给了宇文伽南。府上的人都知道太女怀着孩子,很多事现在都是交给凤歧国太子妃和西唐摄政王做,眼下的事自然也一样了。

    “伽南,小心有诈。”白朗月蹙眉提醒道。

    “娘,放心吧,既然说没有什么不妥,那应该就是普通的信笺了。我倒是要看看是谁偷偷的给娘写信,不会是什么爱慕——”她一边拆着信,一边说着,但是在打开信,看到上面的内容时却话语一顿,咦了一声,然后是越看就越惊讶,而且面色有些古怪。

    “怎么了?”白朗月奇怪她的反应。

    宇文伽南看了一半就抬眸望着她,“这,好像是大皇女写的信……”而且内容看起来似乎有些怪怪的?

    白朗月也意外的挑高了眉,“大姐写的信?”

    宇文伽南点着头然后将信递了过去。

    白朗月狐疑的接过了信,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渐渐的她的眉头也紧皱了起来。

    “坏了!”突然的,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娘,怎么了?你慢点,小心身子!”

    “快,让人准轿子去大皇女府!”白朗月大声吩咐道,然后捉住了宇文伽南的手,“伽南,你先骑马去,大姐这信根本就是绝笔信,遗书!她在信上承认了所有的事都是她做的,是她屡次派人要杀了我,她都承认了,她知道自己输了,没有了退路,所以就想要用自己的命换大皇女府无关人员的性命!快,你先赶过去,看能不能拦住她!”

    宇文伽南被她急切的话砸得有点头晕晕的。什么,大皇女这是要以死谢罪的意思吗?哈,她这算盘打得倒是响,用自己的命换大皇女府众人的性命,这买卖未免太划算了一些。

    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很快就骑着马朝着大皇女府奔了去。

    只是她到了大皇女府就听到了一阵哭声,心里顿时一沉,忙下马冲了进去,一路朝着哭声的方向而去。冲到主院就看到了不想看的东西,大皇女府的人扑在正屋内室的床上嚎啕大哭着,床上躺着无声无息的人正是大皇女,嘴唇发黑,看样子是服毒自尽了。

    她还有些不敢相信,大皇女真的服毒自尽了?她下意识的怀疑这是大皇女耍的阴谋诡计,但是府医的话让她打消了这种怀疑。

    大皇女是死了,真的死了。

    她知道凭着自己以前做过的事白朗月是不会放过她的,若是她负隅顽抗,最后只会连累得整个大皇女府的人跟着她一起死。她是自私,却还没有自私到要拉着全府的人陪葬,这些人是她的正夫,侍君,是她的子女,甚至还有孙子女,几十口人。

    思来想去,虽然母皇说只要她幡然醒悟就能保住她的性命,但是她不信母皇。白朗月是不会放过她的。最后她才想出了这么个法子,如果她死了,那白朗月即便是恨她也不好再对大皇女府下手了,她再下手别人只会觉得她心狠手辣,不顾念手足之情,要赶尽杀绝。

    人死如灯灭,只要她死了,外人对她便会多几分包容心和怜悯心。这几分包容心和怜悯心可以救大皇女府那么多条人命。即便有人还是要死,但是那些年幼的到底还是能活下来的。

    她不甘不忿,可是又能如何呢?都是命,自己选择的路,不管结果是什么都要走完。

    果然是人死如灯灭,白朗月知道大皇女真真是死了之后心里也是翻腾不已,总觉得有股气下不去。她都还没有做什么呢,她就死了,能不叫人生气吗?可是心里又有些惆怅感叹,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对大皇女府赶尽杀绝,给大皇女留下了血脉。

    大皇女一死,朝廷上的格局就彻底的定了下来,再无变化的可能了。

    等处理完梁城的事,一切都恢复到正轨之上后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了。

    严知君一行人没办法在西羌国逗留太长时间,该商议的事商议好就要启程回燕京了。

    不过他们倒是没有收获的。

    宇文伽南在某次进宫陪女皇说话的时候不经意的透露出了严知君几人来西羌国是想要找对象的,但是眼下对象还没有找到就要回去了,有些可惜。她也就是那么随便一说,哪知道女皇就上心了,在为他们半的送宴上,女皇竟然要为他们赐婚!

    吓得严知君,褚卫和梅戈惊怕不已。

    他们是想找对象不错,但没想要女皇的赐婚啊!他们要的是两情相悦,不是迫于权势的赐婚!

    女皇大概也意识到西羌国和凤歧国的不同,所以并没有强硬的赐婚,反而是当众问了众位大臣贵族的家眷,问她们当中可有人看上了凤歧国使臣,愿意随他们回凤歧国的。这么一问,严知君几人松了一口气,觉得肯定是没人愿意的,可是谁知道竟然真的有人愿意!

    有好几位小姐站了出来,说自己愿意的,而且点名自己看上的是谁,搞得严知君几人尴尬不已。女皇让他们年轻人自己选择,喜欢的就定下来,不喜欢就算,西羌国的女子向来大胆爽朗,不会像凤歧国的女子那般羞涩扭捏,即便被拒绝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最后严知君和梅戈还真瞧上了人,褚卫就冷淡得多了,婉拒了女皇的好意。

    不过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却有一名小姐追了上去,不是为了别人,正是为了褚卫。而这小姐还是奚家的嫡次女,奚青语的嫡亲妹妹!听到她的话之后褚卫整张脸都黑了,想要将人赶回去,她却说自己是得到了家中长辈和女皇允许的,他没权赶她回去,她就是瞧上他了,要和他一起回凤歧国,要嫁给他!

    因为她,褚卫一路上头都大了,几乎全部心思都放在应付她这件事上面了,为严知君和梅戈两人增添了不少笑料。

    他们走了,太女府就安静多了,他们在的时候时常来太女府玩,现在走了,自然就安静了许多。

    宇文伽南站在院子中抬头望着头顶上的天空,很蓝,阳光明媚。这让她不由得想起了燕京春假交替时节的天空,也是一样的蓝,阳光也一样的明媚。

    “看什么?”凤明阳抱着又长大了不少的天佑走了出来。

    还没有走近,天佑就迫不及待的朝着自己的娘伸出了手,“娘,娘,抱抱!”

    宇文伽南回头看到他们立刻就笑了,伸出手接过了天佑,“哎呀,你这个小胖墩,又胖了不少啊!娘就快要抱不动你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在他小脸蛋上狂亲了好几口,逗得天佑咯咯咯直笑,享受又羞涩的蒙往她颈窝钻,还不忘为自己正名,“不胖,不胖。”

    宇文伽南颠了颠他,“还说不胖,娘都快要抱不动你。”

    凤明阳无奈的看着她,“哪有人像你这样的,一直说自己的儿子胖。”

    别人做娘的都嫌自己的儿子不够胖,她倒好,一直说天佑胖。也亏得天佑脾气好,怎么说都不生气。

    宇文伽南嘻嘻的笑着,“胖,咱们儿子也是最可爱的,咱们小天佑啊,就是最可爱的小胖墩!”

    天佑听得心里直高兴,嘟起粉嫩嫩的嘴巴想要亲一口她的脸的,结果她头一转,就亲到嘴巴上了。他第一次这样亲自己的娘亲,很是好奇和惊讶。胖乎乎的小手还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瞪得老大老大的。宇文伽南被他这模样逗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凤明阳则是黑了脸,一把将他抱了过来,严肃的看着他,教诲道:“以后不准亲娘的嘴巴,知道吗?你娘的嘴巴只有父王能亲!”

    天佑眨巴着黑溜溜的眼睛,一脸的天真无邪,呆萌,“父王亲,天佑亲!亲亲!”

    凤明阳:“……”

    宇文伽南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凤明阳眼睛一眯,“那你亲一口父王。”他说着点了点自己的嘴巴。

    天佑睁着眼睛看着他,半响眨了眨眼,然后在他怀里有些艰难的屁股一扭,转了个方向。抗拒嫌弃意味十足。

    凤明阳的脸顿时更黑了。

    宇文伽南看着他们两父子的互动笑个不停。

    最后凤明阳一手抱着天佑,一手搂着宇文伽南,一家三口站在院子里,望着湛蓝的天空,静静相依偎。

    “我们可能要动身回凤歧国了。”凤明阳突然说道。

    宇文伽南站直了身子,“怎么突然决定要回去了?”

    凤明阳无语的看了她一眼,“我是凤歧国的太子,总不能离开太久了。而且我收到燕京的来信,父皇的身子似乎有些不好,所以于公于私我们都应该要回去了。”

    宇文伽南怔了一下,回过神来便有些惆怅了起来。不过她很快就收起了这抹惆怅,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也是,我们离开燕京也有不短的一段时间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了。娘现在的情况也挺好,有父王在,我也能放心。我们也有自己该做的事。”

    凤明阳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你放心,以后有机会我会再带你来西羌国的。”

    她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心知这种机会微乎其微。这里是古代,交通方式落后,不像现代,坐个飞机顶多十几个小时就能从地球的这边飞到那边了。从燕京到梁城,一路骑马也要个把月,坐马车就更不用说了。将来他登基做皇帝了,哪里还有这么多时间。

    “就是有些可惜了,我娘肚子里的孩子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呢。”做姐姐的,连自己的弟弟或者是妹妹都没见过,实在是有些令人啼笑皆非。

    “还有啊,镜城一把年纪了,婚事却始终没有着落,他难道是准备一辈子打光棍不成?”要忧心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凤明阳听到她的话眸色不由得闪了闪,被抬眸的宇文伽南看了个正着。

    她眼睛一眯,“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难道在我不知道的时候镜城和哪个贵族女子有了关系?”

    凤明阳想了想才道:“这倒不是。都是我自己的猜测,我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我这猜测是对的。”所以就没有跟她说了。

    她一听眼睛顿时一亮,扒拉着他的手臂催促道:“到底是什么,你赶紧说啊!”

    为了他的婚事,她可是着急得很呢!他年纪也不小了,总不能一直不成亲,这里可是古代啊!他这个年纪还不成亲的真是很少数了。他长得俊美,人品也是过得去的,怎么就没有一个姑娘看得上他的呢?

    凤明阳蹙了蹙眉头似乎有些犹豫。

    “说嘛说嘛,快说,你难道连我都要瞒?”

    她一撒娇,他立刻就没辙。

    “好好好,我跟你说。但是我事先说明啊,这真的只是我的猜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

    “行行行,我知道了,你快说!”再不说她可就要生气了!

    凤明阳压低了声音,道:“我觉得奚家那个小姐和镜城之间似乎有些火花。”

    宇文伽南一愣,眨了眨眼,“你说的是奚青语?可是镜城说这是他的好朋友,看他那样子不像是在说假话啊。你为什么会觉得他们之间有火花?”

    “你想想看啊,他离开西羌国多年,以前认识的人几乎都没有联系了,可偏偏一直和奚青语有联系。从墨王府逃出来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奚青语,这起码证明了在他心里,奚青语的位置是很特殊的。至于奚青语,我猜之前她或许是以为镜城不会在梁城停留,迟早都是要离开的,所以就压抑了自己的感情。因为她肩上有自己要承担的责任,不容她任性。”

    “可是现在镜城成了皇太女的儿子,嫡子,那以后铁定是要留在梁城的,不可能再离开。那她之前担心的问题就不存在了。送宴席上陛下说要赐婚的时候,不是连带也提到了镜城,我就注意到奚青语当时的表情有些不对,直到镜城拒绝了赐婚她脸上的表情才又松缓了下来。你说是不是有意思?”凤明阳将自己偶然发现的事说了一遍。

    宇文伽南听了整张脸都亮起来了,双目兴奋,“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奚青语她见过,也认识了,她很喜欢她呢。如果她能成为她大嫂,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两人知根知底的,又有多年的感情。想了想就觉得兴奋了。

    但是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要回燕京了,她的情绪一下子又低了下来。

    “就算是真的,我也是没有办法参加他们婚礼了。说不定以后都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她很是失落。

    他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宇文伽南听了眉头直皱,斜睨着他,“你现在就开始算计你儿子了,这不太好吧?”

    瞧瞧他说的都是什么话,等天佑十五岁就传位给天佑,然后带着她游山玩水,到时候再来西羌国?他这做爹的能狠得下心,她这个做娘的还未必能狠得下心呢。十五岁啊!还是个初中生呢!

    天佑听到她的话似乎知道是在说自己,忙扭过头目光澄澈的看着自己的娘亲,似乎在问娘亲在说他什么。

    看到天佑,宇文伽南心里就一片柔软,不禁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蛋,爱怜不已。她还真舍不得。最起码要二十吧?二十年之后她好像也还很年轻,不怕!

    小小的天佑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才刚会学说话没多久,一句话还说不完整呢,自己的爹娘就算计着要抛下自己去风流快活,让他当要操劳的皇帝了。

    凤明阳的话让宇文伽南立刻满血复活了,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那你确定回去的时间了吗?”她问。

    “等这边的事都处理好了,咱们就动身吧。”这边的事应该也快了。

    宇文伽南点了点头,心里已经开始在盘算了。

    原本她是想着等娘生了之后再回燕京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她不能自己留下来而让凤明阳一个人回去,她就在回去之前为自己的弟弟或者是妹妹准备点礼物吧!还有镜城的事,她得想办法确认一下。

    “娘知道我们要回去了一定会难过的。”她说道。

    凤明阳道:“聚与散,都是缘,有缘日后我们定还有机会再相见的。”

    宇文伽南听了他的话心头一动,抬眸凝视着他,想到了自己的来历,不由得一笑。

    是啊,聚与散都是缘,有缘自会相见,不管相隔多远,也不管是不是在同一个时空。

    她笑得莫名其妙,凤明阳默默瞧着她。她却伸出手牢牢的抱住了他,也抱住了天佑。

    他们才是她今生的缘。

    ------题外话------

    好啦,番外完了,一百个人心里有一百个结局,这就是云吞的结局了。咱们也是有缘再见啦,新文会先挖坑,虽然没有这么快就填坑,但是到时候还是希望大家可以收藏一下哟,么么哒!

    <script>app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