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不过是谋局(二)(1 / 3)

城之掬水月在手 沙漏 3982 字 2021-01-07

胡耀听完,一愣,心里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但很快这厮便扬眉眼露出阴险的光芒,很快掩饰了下来。“我前几天也看了新闻了,你现在发达了,攀上了睿骋。怕我把你妈妈的丑事抖出去,让你丢脸吗?”

这家伙,想着借此要挟我,扳回一局吗?

我拿起包,又起身,胡耀扬面露不解,我一字一句地说“胡耀扬,你听清楚了,新闻是真的,我现在是陆家的人,你觉得凭他们陆家,结婚前没把我查个透彻,会娶我吗?别想拿我妈妈的事要挟我,早些日子说不定还有用,现在?哪怕陆家在意,但是他们好面子,离婚对他们更加不好听,像你这样人的话,我想没人会听的。”

胡耀扬的眼底蒙上了一丝丧气,看起来,他听懂了。

“如果还想藏我妈妈的事当把柄,也行,先说说你和赵正明那块地怎么回事吧?”我不紧不慢地说。

胡耀扬对我的态度恭敬了很多,或许他想着我毕竟是睿骋陆家的人了,他这个厂子,我还是有实力买下的。

“我那厂区在闹市,市里一直有想法想重新规划拆迁,我嫌价格太低,一直没松口。赵正明却看上了,他说幕后有老板愿意出高价买我的厂子,以后建综合体。”胡耀扬说他便收了赵正明的定金,这地绝不易主。但是赵正明现在不买了,胡耀扬却不归还定金,赵正明就反咬胡耀扬明知地不能转让,却骗了他。

“你的钱都哪儿去了?”我故意问,豪赌给输得精光,本来想着余款收来收拾好去美国的他,这下真的栽了。

胡耀扬张了嘴马上闭了起来,看了看别处,突然问“赵正明不买,你买不买?”

“胡总太看得起我了,你这块地连他都不要,我哪里敢要!”我想了想说“你的设备我按照市场价收购,不过,你把我妈妈的事情告诉我。”

李明把合同摊在胡耀扬面前,里面明明白白罗列他的设备和技术的价值,等于说这个厂除了他的厂房我都给买下了。虽然跟他的地相比不够值钱,我想足以让他度过赵正明那一关。胡耀扬显然愣了一下,有一种被我设计的恼怒,但最后的数字很快让他隐忍下来。

我喝了一口水,调整了坐姿,因为紧张我有些微微颤抖,但我努力克制,不让别人看出。

我要把今天的对话内容都录下来,那隐藏的摄像头似乎是沈从军的眼睛,在看着我们。

“你和赵正明不合,你想听的事我不说,说不定赵正明高兴就不要我的定金了。”胡耀扬的脑子确实转的很快,但从另外一方面却也让我更加明白,20多年前的事确实跟赵正明有关。

我笑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说“胡总,你不妨试试。我想赵正明会同意,毕竟那些定金你早就被他设计还到地下赌场了。”

“什么?!”胡耀扬忽的一下站起来,说“不可能,我查过赵正明没这个胆子开赌场。”

“他当然没胆子,我们沈氏好歹是做正经生意的。但是他有多坏,你不知道吗?他早就跟那赌场老板说好了,分成多少我真没打听出来,反正大家都有钱赚吧。”

胡耀扬一下把前面的杯子都打落在地,老蔡怕他对我不利,忙站到了我身前,胡耀扬却反而像焉了的气球一样憋回了座位上。

“我说!”他看了一眼我,我却觉得他幽深的眼神有那么一刹那不是看我,看的是苏晓月。那年,苏晓月生我没多久,厂子就出现了财务问题,直接原因是沈从军盲目购买新型设备,资金链出现了断链,唯一的希望是川市这几个大客户的新单子。也应该是现在这样的冬天,苏晓月亲自拖着羸弱的身体来到了川市。

“陪她来的就是赵正明,可能因为赵正明的老婆是川市人,他对我们这里熟悉。”胡耀扬说“当时我们已经答应了别家,那女人便也放弃准备回去了。谁知赵正明背地里就找我,说